41、荣誉(第1/5页)
    ()    “什么我叫你什么?”盛望装傻充愣。他倒不是故意不想回答, 只是对着别人说得很溜的“我哥”, 对着江添就怎么都叫不出口。

    大概还是出于男生莫名其妙的胜负心吧。盛望心想。

    江添依然半挑着眼看向这边。

    盛望想跟他对峙, 却不到半秒就败下阵来。他从江添指间抽回右手说:“我叫你弟弟。”

    老实孩子邱文斌在对面听得直笑,盛望像是终于占了上风的战将,得意地扬了扬下巴,然后道:“行了不闹了, 看书看书。”

    他玩儿似的捏着右手指关节,低下头认真看起书来。

    余光里, 江添又过了片刻才收回视线塞上耳机, 水性笔在他手指间无声转着,偶尔会被抵停,在本子上落下沙沙的笔触声。

    对面的邱文斌则愁眉苦脸地研究起了错题集,他从笔筒里抽了一把剪刀, 对着纸页比划半天也没下得去手。

    11班的班主任是个老古板,做不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不让带手机进教室就不让带。邱文斌是个守规矩的学生,在班主任的紧逼之下养成了不玩手机的好习惯,这点优于年级里90%的学生,但又稍稍有点过犹不及。

    他兀自折腾了好久, 才想起来手机其实也是个工具。他尴尬地朝两个学霸瞄了一眼,发现那两人眼都没抬过,专注极了。于是匆忙翻出手机查了查高效率做错题集的方法,然后临时下了个扫描app,对着错题拍起照来。

    这方法确实比抄来得省事, 宿舍楼里就有自助打印机,他只要定期把错题打印出来订一下就行。

    以往抄一整晚的错题,他今天只花五分钟就存了档。

    天知道他有多久没体会过这种提前完成任务的感觉了。这是他进附中以来第一次在学习上感觉到爽。

    邱文斌想对提醒他的盛望说句谢谢,但又有点不好意思。

    他瞄了对方几眼,刚要开口,却见这位大佬突然松开手指,抓起闲置半天的笔,在本子上写起字来。

    邱文斌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对啊!大佬不是在练字么?那他刚才认认真真看了半天的是什么?字帖?

    邱文斌头顶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他怀疑大佬走神了,但他没有证据,也不敢说。

    史雨从卫生间出来,他头发只比板寸稍长一点,毛巾呼噜两下就干了七八成。他掏着耳朵里的水,冲其他几人说:“我好了,你们谁去洗?”

    盛望“唔”了一声,写完最后两个字才抬头问他:“附中几点熄灯?”

    “11点20吧。”史雨说。

    “噢,那不急。”盛望练完今天的份,收起本子,却又捞过了另一本书。

    史雨在床边坐下,回了几条微信,又玩了一局小游戏。感觉头发干了,这才站起身。他今晚被激了一下,久违地想试试用功的感觉。

    可是白天发的卷子他都赶在晚自习前做完了,尽管语文是抄的,英语一半是抄的,他也不能掏出来部重做一遍吧?

    他得过且过太久了,除了这些,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史雨转了一圈,在江添身边停下拍了拍他问:“添哥。”

    江添很轻地蹙了一下眉,然后摘掉一只耳机。他不喜欢思路被人打断的感觉,本就不热情的脸色愈发冷淡。

    史雨有点讪讪的,但还是问道:“你这看的是什么呀?”

    江添撩起书皮示意他自己看。

    “哦这本啊。”史雨直起身说:“我们物理老师也推荐了,说你们班拿这个讲竞赛。好用么?好用我也买一本去。”

    江添:“不怎么样。”

    史雨:“……”

    隔着桌子都能感觉到他要被冻死了。

    盛望一边在心里说“我可真是个天使”,一边从做题的间隙里补充道:“那本确实不怎么样,老何只从里面挑了十几道题,做完讲完就该换了。”

    “只做十几道这本书就没用啦?”史雨咋舌,“那你们还用哪些?”

    “挺多的,但每本都只挑一部分。”盛望问:“你要做吗?书都在那边柜子里放着,你可以记一下名字。”

    史雨又摆了摆手说:“我用不来那个功,我就问问。”

    盛望笑笑。

    他本想说a班的竞赛课是可以旁听的,b班最近陆陆续续有人搬凳子过来,你要真想搞竞赛也可以来。

    但他看史雨的反应,又觉得没有说的必要。

    史雨原本一直站在江添旁边,聊了几句终于挪到了盛望后面。

    “你这做的又是什么啊?英语?”史雨跟他说话就随意得多,大概是觉得他脾气好,成绩也没好到吓人的地步。

    盛望:“对。”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