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出头(第1/4页)
    ()    铃声响起, 监考老师开始挨个收卷子, 收到盛望的时候特地停了几秒, 可能是想看看这位迟到分子蒙成了什么鬼样。

    “你倒不如选c,至少能保证对几题,这么瞎写一气要是一分没有,那不得哭死了。”监考老师抽走卷子, 忍不住说了一句。

    “老师您教英语?”盛望是个脸盲,其他班的老师一概不认识。

    “不是, 我教地理。”监考老师说。

    “那您看见过这卷子的标准答案么?”

    “没啊。”

    盛望“哦”了一声说:“那就好。”

    监考老师:“……”

    前桌的学生噗嗤笑出声, 又在威压之下绷住了脸。

    监考老师没好气地瞪着盛望说:“不管你什么原因,总之下次考试别再迟到了,对自己的努力负点责,别因为一点小毛小病白瞎了。”

    “不会了, 谢谢老师。”盛望说。

    其他考场卷子很快收完,走廊上的人声像开了闸的水倾泻而出。高天扬周考进步也不小, 窜了五十来名,从3班考场迁移到了1班末尾,和盛望仅一墙之隔,旁边就是楼梯。

    他早早窜出教室, 等在楼梯口,结果江添都等到了,依然不见盛望的影子。

    “人呢?”江添下了台阶,朝2班看过去。

    高天扬摊手说:“不知道,他们班收个卷子慢死了, 到现在门都没开呢。”

    话音刚落,2班教室门被推开,监考老师抱着整理好的试卷走了,一大波学生紧随其后涌出来,交谈和议论嗡嗡不绝,像炸了窝的鹅。

    “我操英语听力都敢翘,20分啊。”

    “牛逼呗。”

    “他上次周考英语是不是接近满分啊?”

    “好像是的,117还是118来着?”

    “那这次完了,直降20分。”

    “也不一定,万一蒙对几个呢。”

    “你没听监考老师吐槽啊,说他还不如填c呢,估计是什么aabcd这样瞎写的。人指不定以前没蒙过英语题,缺乏经验。”

    “别哔哔了,他降个20分也比我英语高,我要自闭了。”

    ……

    高天扬“嘶”地一声,拱了江添一下说:“哎我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啊。”

    那群人聊得热火朝天往楼梯口走,中间有一个江添刚巧认识。他拍了拍对方的肩,问:“谁直降20分?”

    “哎呦我去吓我一跳。”那人摸着心口说,“江神你怎么在这,扬哥!”

    他又跟高天扬打了声招呼。

    “我们等饭友呢。”高天扬问道:“你们刚刚在说谁?”

    “就你们班那个周考直升一百多名的盛望啊。”那人拇指朝后指了指教室说:“这哥们儿考英语迟到,听力整个错过了。”

    “迟到?”高天扬惊讶地叫道,“怎么可能!添哥你们早上迟到了?”

    “没有。”江添说,“7点就到了。”

    那个男生听得一头雾水。他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迟到的是盛望,高天扬却要找江添确认。其他同学催促了一声,男生匆匆打了声招呼,跟几个朋友一起先走了。

    高天扬一脸难以置信:“这可是英语啊,盛哥这门优势最大,他怎么可能冒冒失失迟到呢?”

    江添越过他看向2班。学生走了大半,教室空荡无人遮挡,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盛望小半侧脸,他正把校服外套往书包里塞,眉眼低垂看不出情绪。

    江添按着高天扬的肩膀,把他往2班方向推了一下。

    “干嘛?”高天扬挪了两步。

    “去问。”江添说。

    “……”

    您嘴上长了双面胶么?高天扬想问问这位发小。不过他最终还没敢,老老实实进了教室。

    “盛哥!”高天扬这人是个大喇叭,不知道压嗓门。他这么叫一声,教室啃干粮的留守少年都抬起了头。

    盛望正试图把校服脏的一面卷进里面,免得沾到书包。见高天扬和江添一前一后进来了,便不再折腾,囫囵塞完了事,把拉链拉上了。

    他正想说“走,吃饭去”,就听高天扬用大太监宣旨的口气说:“添哥委托我问你,你早上是碰着什么事了么?”

    江添落后他几步走进教室,正穿过几张桌椅朝这里走。一听这话,他当即刹住了脚步盯住了高天扬的后脑勺。

    如果目光有实质,高天扬已经躺尸了。

    盛望朝他看过去。

    “你听他扯。”江添毫不客气地否认了。

    又过了几秒,他低头捏了一下鼻尖,自暴自弃:“算了。”

    这种反应放在他身上有点逗,盛望没绷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