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有钱没钱都看不起你
    芊默之前学到的那些,在她身上就没用了。

    芊默深吸一口气,读书须尽苦功夫,她前世跟师傅学的还是太少,只学了个皮毛,遇到这种硬茬之前学的完不够用。

    师傅那学的本领用不到,只能拿出她穿开裆裤时就掌握的真功夫了,也就是俗称的,算命大忽悠。

    “知道我是谁吗?”芊默率先开口。

    兔爷扯扯嘴角冷笑,拒绝回答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问题。

    “是,你猜的没错,你最讨厌的女人,是我生物学母亲。”挖坑。

    正常人听到这句,一定会问,你怎么知道我最讨厌穆菲菲呢?然后芊默再顺着她说就好了。

    结果人家只是懒懒地切了声,然后,没然后了。

    算命的最怕什么?怕来看事儿的是个带着头套看不清表情的哑巴。不顺着她的思路走,根本没办法往下挖掘啊。

    “从你捅她那刀看,你挺讨厌她的啊,刚好我也讨厌她,要不,我们聊聊?”挖坑+2

    依然是没有反应。

    芊默心里的小人摔,明明面对面坐着,自己却跟傻狍子似得唱独角戏!

    遇到这种难啃的骨头,芊默最希望自己有起点爽文女主的技能——把所有对手的智商都屏蔽百分之五十。

    这种想法,自己偷偷爽爽就好,现实就是她还得绞尽脑汁地琢磨如何撬开对方的嘴。

    看来兔爷的心墙很高,芊默想以穆菲菲做切入点是很困难的,人家根本不在乎。

    那就换一个...

    问题是换什么呢,上去就问人家感情经历,感觉会引起对方的注意,必须要铺垫下再砸别的,说点嘛呢...

    “别费力气了小丫头片子,回去玩你的过家家,我对你没有兴趣。”兔爷开口了。

    兔爷的声音很有特点,沙哑低沉,像是砂纸摩擦粗糙的水泥墙,带了点特殊的口音,听起来很特别。

    “穆菲菲你不在乎,那king呢?你不是最在意你在你老大心中的地位吗,你难道不关心你老大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芊默就不信这家伙一点缺点都没有。

    “呵呵,还挺有能耐,king都让你挖出来了。无所谓的,他那种人,死就死了吧,关我屁事?”

    芊默三连发,都让人怼回来了。

    微表情,看不明白人家。

    想要挖坑,人家不在乎。

    就连从蛇男那掌握的消息都是错误的!芊默内心的小人已经开始喷火了。

    蛇男说兔爷跟穆菲菲不合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king器重穆菲菲,所以兔爷争宠。

    但现在看...也不是啊?!

    人家连king都不diao,往那一坐跟个冰山似得,问她什么她都是一副呵呵脸,怪不得审过兔爷的警察都绝望呢,谁稀罕被人鄙视啊。

    兔爷给人的感觉就是,甭管你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有钱没钱她都...瞧不起你。

    芊默一时间被怼的没话可说了,小黑拽着芊默的手起来,他看出乖乖今天的状态不太好,对手太强,一出手干掉乖乖半管血,再不回城加血,继续交手乖乖要吃亏。

    看小黑带着芊默出去,兔爷哈哈大笑。

    “小毛孩子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别过来烦我!”

    被蔑视了!

    芊默堵心,但她不得不承认小黑带她出来是正确的,兔爷的实力太强,她不是对手。

    “打人要是不犯法我先揍她五块钱的。”芊默愤愤。

    边上审过兔爷的那个师兄深有同感连连点头,dei鸭,你的心情大家理解啊!

    “她不是蔑视你一个,她是看不起世界的人,我们坐在她对面,随时都被她以一种‘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啊’的眼神蔑视!”

    “她是人,是人就有弱点,怎么可能一点弱点都没有?”芊默不信邪。

    微表情用不准,算命的那套也不好使了,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我们换一个思路,从她的来历开始查,信息库查不到她的相关资料,国际刑警那边又暂时没回复我们,我看她的长相,有些像混血或是少数民族,口音也很奇怪,小黑你知道她这是哪儿的口音吗?”

    芊默问比百度还灵的小黑。

    把小黑也为难住了,“口音的确很奇怪,但是哪里的真不好说。”

    地大物博种花家,那么多的方言甚至还有那么多的少数民族语,到哪儿猜去。

    如果微表情能用就好办了,她可以把每个地方的方言都放一圈,看她对哪个感兴趣,然,并不好使。

    “她没有孩子,住哪儿知道吗?”

    芊默问审案的警员,对方摇头,一片空白啊。

    遇到这种油盐不进也不怕死的,只能跟她慢慢磕,这才两天时间,大家都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了。

    如果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就算是兔爷死不认罪也不影响定罪,还会加重判刑。

    但加重又如何,人家兔爷...无所谓啊。

    一身傲骨,蔑视所有跟她过招的人,铜墙铁壁一般的心理防线,芊默感到焦躁。

    师傅曾经对她说过,这世上不存在百分百完美的人,只要是人就一定会有心理弱点,只是有些人隐蔽的比较深,她只要能找到兔爷的弱点加以攻之,她就会溃不成军。

    到底是什么呢...

    “平时经常出入的地方?”芊默继续问。

    “她经常去市内一家比较高档的美发沙龙,那边的造型师我们也问过,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芊默摸摸自己的小短发,再看看小黑的小寸头。

    看来,是时候做个造型去了。

    “来了,姐!我是您的专属造型师,我叫tony!”

    芊默和小黑出现在这家高档沙龙里,集技术和才华于一身的tony老师马上就注意到小黑这一身低调奢华的行头,以及手里...大奔的钥匙。

    于是笑靥如花,兰花指都出来了。

    “给我把头发修短一点,不要烫染,做个护理,要最贵的。”

    tony老师大喜,就喜欢这种钱多痛快的人呢。

    不会跟顾客聊天的tony不是合格的推销员,于是tony老师铆劲儿推销自家的会员卡,不过道行太浅,被芊默几句就拐得偏离办卡,直奔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