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连番操作(第1/2页)
    中国的官职制度,主体成形在汉代。汉代的官职制度,形成了以宰相为核心,六部为辅的格局。彼时,宰相可置幕僚,也就是所谓的开府。身兼‘议政之权,决策之权,行政之权’,常常威胁到帝王的权柄。

    因此,君权与相权,时常发生争斗。

    因宰相权柄如此大,所以在敕封宰相的时候,要有一个‘拜相’的仪式。以示意,君主把国家托付给宰相,拜托宰相治理之意。

    此时的宰相,有些类似于后世的经理人。老董事长创业艰辛,好不容易打下偌大的家业。生怕自己的败家子把家业败光,所以要找一个有能力的人,治理自己的产业。宰相就是这个经理人,主弱仆强,自然要冒犯到君主的威严。

    在洞悉了汉朝官制的缺陷之后,后世的历朝历代君主,无不想尽办法,削减宰相的职权。

    先是设立‘三省’,分宰相议政权柄。也就是说,传统意义的宰相分成了三个,即三省的长官,中书省中书令,门下省侍中,尚书省的尚书令。三个宰相以谁为主,那便要看皇帝的心情了。

    分割完了议政权,历朝的皇帝们又重用六部,分宰相行政之权。唯有这决策权,一直都在宰相的手中。为何?人性也。每个当皇帝的人,都会经历一阵的‘励精图强’,然后便是长久的安于享乐。享乐,得需要一个治理国家的人吧?这个人自然只能是宰相,而且,给予宰相决策权,也是一个绝佳的背锅办法。这样哪里出了问题,只需要推到宰相身上,或者再换一个宰相就行了。

    当然,决策权的给予,依然不能解决大权旁落的问题。所以在李世民登基之后,他暗示百官,借口自己担任过相当于宰相的尚书令,废止尚书令之职,变相相当于废除了宰相。房玄龄和杜如晦担任的左右二相,名义上共享了宰相的权柄。但实际上,宰相这个职务,就只能一个人担任,多出一个人来,就免不了协商,再决断的过程。如果二人意见不一,最终还是要由皇帝来决策,这样宰相的决策权,便是形同虚设了。

    然而,房玄龄和杜如晦,此二人都是历史有名的贤臣。二人‘房谋杜断’,相得益彰,配合得十分好。即便有些意见不统一的地方,也能互相达成妥协。而二人都同意的事情,给李世民反驳的余地就相当少了。

    所以在杜如晦活着的这几年,实际上大唐还是有宰相的。而杜如晦一死,李世民又提升李靖做了右仆射。李靖行伍出身,不通行政,这样便导致了,现在的宰相之权,基本上都在房玄龄的手中。

    房玄龄虽然有宰相之才,但是他是出了名的优柔寡断,否则也不好出现‘房谋杜断’的名声了。少了杜如晦这个做决定的人,左右二相等同于是放弃了决策权。这也是为什么,李世民要批阅的奏折越来越多的原因。房玄龄做不了决定,还得他来。

    这时,李世民把长孙无忌找来,共同批阅奏折。形同是把杜如晦的职责,分给了长孙无忌。长孙无忌本就是吏部尚书,掌管百官升迁调任,又兼右仆射之职,自然而然成为了当朝权柄第一人。

    满朝文武,都觉得这样的安排没有什么问题。长孙无忌本就是从龙第一人,李世民早就说过,要让他担任尚书令。是长孙皇后强力反对,此事才没能成行。这种变相的方式,也算是君臣之间的默契了。

    长孙无忌自己也觉得,自己当得起这份殊荣。无论是从私人感情,还是在玄武门之变的事情上出力多少,他长孙无忌敢称第二,谁敢称第一?

    但是,秘书监忽改秘书阁,一字之差,却无形之中把他长孙无忌的宰相权柄给剥夺了。而他,却连句话也没法说。

    从前李世民找他帮忙看奏折,这是一个私人的行为。并非给予其权柄,任命他做这件事。也就是说,李世民只不过是另外找个人,帮他看奏折而已,而且,这个人还只是一个九品的学士。一个区区学士,你长孙无忌也要计较么?

    以什么名义计较啊?

    这才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呢。

    朝议结束之后,李世民又宣布了两道任命,任命尚书左仆射房玄龄为崇文馆大学士兼修国史招纳贤才,任命尚书右仆射李靖为武德殿大学士掌东西二厂军械营造。

    同时,又有一道小任命,迁起居郎褚遂良为秘书阁学士。

    褚遂良此时名声不显,但一直简在帝心。他简在帝心的理由,是因为他的父亲。武德四年,李渊允许李世民在洛阳开府。同年,为了争取士族的支持,李世民成立了自己的文学馆,招纳天下名士十八人为幕僚。褚遂良的父亲褚亮便是其中的一员,主管文学。褚遂良此时便跟随父亲,负责弘文馆的日常事务,经常可以见到李世民。

    李世民登基之后,因褚遂良正直,便任命他为起居郎,负责记录皇帝言行。也就是说,褚遂良虽然官儿不大,但是一直出没在李世民的身边,也接触过很多的国家大事。李世民偶尔也会询问褚遂良,对待某些事情的看法,对他的才能是心中有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