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救你命的人(第1/2页)
    在宋慈航面带着笑容说出了这番话之后,无论是保安还是服务人员,以及那些风尘女子,突然间部都反应了过来。

    宋慈航没有给他们做任何检查,甚至都没有接触到他们的身体,仅仅看了他们几眼,就能够准确无误的判断出他们身患恶疾,这岂不是说明宋慈航他不是普通人物?

    其实在西方人的眼里,我们东方是一个遥远而又神秘的地方,虽然近百年来,相对西方来说东方比较贫穷和落后,西方人的骨子里面是看不起东方人的。

    不过这仅限于当代的西方人,在古代,在几百年以前,西方人对我们东方人却无比的崇拜和羡慕。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当代的西方人虽然有些看不起我们东方人,但我们东方人在西方人的眼中,却依然带着神秘感。

    比如我们东方的功夫,方东的医术,乃至我们东方人讲究的风水玄学,在西方的上流社会之中是很受推崇的。

    而此刻,当宋慈航提出了要求,说只要信仰了他,把他当成了唯一的真神,他就可以让他们重获生命,治好他们身上的恶疾之时,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几乎毫不豫犹的选择了相信宋慈航。

    尤其是那些身患恶疾者,宋慈航就是他们生命之中唯一的一盏明灯,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至于宋慈航所说的信仰于他,把他当成唯一的真神,这根本就不是事儿。

    在生命面前,一切事小,只要能让他们活下来,能继续享受这世间的美好,别说把宋慈航当成唯一的真神了,就算是当成他们的爹,他们也心甘情愿。

    “尊贵的先生,只要您能救了我,能治好我身上这该死的病,我一定信仰您,把您当成唯一的真神。”

    保安头子麦克在第一世间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宋航慈跪了下来。

    而就在麦克跪了下来之后,杰克同样也学着麦克跪了下来。

    “尊贵的先生,我本来是信仰神圣教廷伟大的祖神的,但只要您能救了我,那怕是能让我多活十年,我立马就可以不信仰祖神。”

    “既然祖神不保佑我,让我得了这该死的恶疾,那我为什么要信仰于他?”

    “尊贵的先生,只要您就救我,我一定会信仰你,把你当成唯一的真神!”

    随着杰克的话音一落,那个认为自己也被传染了的服务人员同样也跪了下来,同样也赌咒发誓的要信仰宋慈航,把宋慈航当成唯一的真神。

    当然,这些人也比较精明,他们信仰宋慈航的前提,是宋慈航必须救活他们,清除掉他们身上的恶疾。

    那十多个女人同样也不想死,当这三个男的对着宋慈航跪了下来之后,叫杰西卡的那个女人第一个跪了下来。

    “尊贵的先生,只要您能救我,能让我和麦克在一起,我一定会信仰你,把你当成这世间唯一的真神。”

    紧接着,跟随在杰西卡之后,玛丽和其他的十来个女人,部都跪了下来,口径一致的向宋慈航提出了请求。

    这些女人都不想死,她们此刻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宋慈航的身上。

    至于其他的女人和服务员以及保安,因为并没有身患恶疾,倒是不至于向宋慈航下跪。

    但这些人却无一例外的受到了宋慈航的感染,都静静的站在一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在了宋慈航的身上。

    这些人都想知道,宋慈航他究竟有何手段,竟然敢夸下如此的海口?

    现代医学都治不好的恶疾,他凭什么来治疗?

    难道凭借东方的神奇医术?凭借东方的那些难以下咽的汤汤水水?

    在西方的医学界,现代医学的范畴之中,可是有不少人不承认在东方传承了好几千年的医术的。

    而就在这些人盯着宋慈航,等待着宋慈航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反应之时,一名年龄在五十来岁左右,穿着一身灰色西服,身材高大而威猛的西方男子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在这个西方男子的身边,跟随着一个身材火爆,容貌妖艳,穿着一身红色礼服的西方女子。

    另外,还有四个身穿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一看就力大无比,身手不凡的保镖紧跟在了这个西方男子身后。

    当走了进来之后,却发现我们一帮人坐在沙发上,有十几个风尘女子和两个服务人员,一名保安跪在了地上,可怜巴巴的面对着宋慈航之时,这名西方男子感到很是诧异。

    “麦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从这名西方男子说话的语气来看,他应该十有是这家会所的老板,不过这名西方男子感到很是奇怪,为什么他手下的人会是这副表现呢?

    就算是为了讨好客人,也不至于用跪在地上的这种方式吧?

    作为一名典型的西方人,对于这种跪在地上的东方礼仪,这名西方男子还是比较排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