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第1/2页)
    ()    一开始的麻乱,在吕邗姜精心的打理下,总下见到了成果:田穰苴率领齐国水师,打赢了吴王夫差;田恒率领齐国陆兵们,亦成功地拖住吴国胥门巢,让他得知他的恩师伍子胥已然去逝……

    现在,想必胥门巢恼火得很罢?——嗯,就算他想报复吴王夫差,那也是没问题的!

    嘴角微微地扬起,吕邗姜心情愉快极了,决定进行第三步:见越国勾践!

    不过,想见越国勾践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吕邗姜并没有和越国直接联系的方式——以前都交给田穰苴做来着,哪知……摸了摸下巴,吕邗姜决定等到田穰苴返回后。

    哪知,田穰苴是最晚回来的……田恒才是最先回来的。

    当然,吕瑞姜是最高兴的。

    当吴国崛起之时,齐、晋、楚三国都已经相继称过霸了。这三个国家与吴国都有个共同特点,就是都为“边缘国家”。所谓的边缘国家,意味着他们的背后没有能够对其形成威胁的势力。当然,吴国的情况有点特殊,因为吴人自以为已经扫清的后院不久以后就要起火了。

    边缘国家的身份,只是表明他们的地缘实力,有可能支持他们成为霸主,但要想成为中央之国的霸主,还有一个形式是必不可少的,就是到河济相交的中原地带和大小诸侯举行一个仪式,以昭示天下自己的霸主地位,而这个仪式即被称作“会盟”。一般而言,如果要让霸主的地位更加名正言顺,还需要周王室派使者到场,以示认可。现在已经打败了楚、齐两国的吴国,要做的就是这样一个仪式。

    相比于晋、楚、齐三国而言,吴国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以船为马”。同样作为交通工具,船与马的区别在与,前者的运能巨大,成本低,只是必须有合适的水道;而用马在陆地上运输,虽然性价比不及前者,但更加灵活机动。如果与现在的交通工具类比,就是火车与汽车的区别。

    通过开挖邗沟,吴国连通了江、淮二水,并通过泗水,让吴国有能力将它的力量延伸至中央之国的东、南两条边缘地带。问题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中央之国的任督二脉还是在于河济两渎。吴人已经通过泗水在中原的东侧,山东丘陵以西延伸了它的地缘力量,实际已经介入了河、济流域。但如果不想办法让吴国的战舰出现在这两条河流上,那些分布于河、济流域的诸侯们并不会感觉到真正的威胁。试想一下,要是美国的海军只能在夏威夷以东活动,它对中国的压力还会这么大吗?

    吴国新开挖的这条运河叫作“深沟”,起点在现在的山东济宁(曲阜边上),终点则在菏泽。关于“菏泽”,我在齐鲁一节中已经有过解读。这个位于济水南侧的古泽又叫作“雷泽”,在济水为它补充水源的时候,也为它带来了泥沙,特别是黄河夺济出海之后,因此这个古泽后来湮没了。并不十分确定吴国决定开挖“深沟”时,雷泽是否存在,规模又如何(有一种说法,最初并未与济水相连,而是由另两条河流汇聚而成的),但雷泽一带当时的地势肯定是较低的,否则也不可能有机会汇聚成泽。因此吴国选择向这个方向挖掘运河,可以更为节省人力。至于深沟与“菏水”的关系,则有些模糊不清。有认为菏水就是深沟的,也有认为菏水是菏泽的延伸,或者是水量减少后的渮泽。由于上古的水患频繁,河流湖泊迁移的情况较多,实际情况如何已经不可考,但夫差在泗水与济水之间连通了一条新的运河是可以肯定的。至于这条运河究竟有多少是天然河道,有多少是人力所为并不重要。

    吴国挖通深沟,所花的时间大约也是两年,在艾陵之战后第三年(前482年),夫差决定向他的最后一个对手——“晋国”发起挑战了。挑战的地点被选定在一个叫作“黄池”的地方,具体的地点在现在的河南省封丘县。对于我们而言,黄池现在划归哪个省县管辖并不是重点(对于有志于靠旅游拉动gdp的领导来说很重要),我们所要关注的是,黄池是在哪个地理单元。从〈吴.北伐争霸路线图〉中我们可以看到,黄池是位于河济平原的东侧。从地理位置上来看,位于河济相交的这个夹角是最适合会盟的地点了。当年最早搞会盟的郑庄公,也正是在黄池西面的“恶曹”(今天河南延津地)确立他春秋“小霸”的历史地位的。

    如果从整体来看,吴国的最后一个对手——“晋国”的情况还算不错,因为在晋国几大著名家族的共同努力下,晋国在春秋末年已经基本控制了山西高原,并进而将控制范围渗透至河北平原了。但晋国的政治结构并不稳定,公室在春秋后期已经被架空了,那些大家族所做的,正如当年诸侯做大之后,架空王室一样。而这种结果的出现,实际是是跟山西高原的地理结构有关的。这其中的缘由在春秋最后一节“三家分晋”中会有详细解读的。

    无论晋国的内政如果发展,在吴国决定争霸的时候,它还是作为一个整体,出现在中央之国的政治舞台上的。春秋之时的会盟,其实和小说中的江湖之争很象,光靠谈是远远不够的。你必需有很强的实力、军力作后盾。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