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请求(第1/2页)
    早上最后一节下课的时候,连琴在讲台上说:“玉兰,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

    其他人估计猜到什么事情,看着玉兰的眼神羡慕不已。

    蓝英撇撇嘴:“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张小卉翻了个白眼:“人家有一点成就你都要叽叽歪歪的,还狗屎运,你倒是走个看看啊!玉兰能有今天都是努力换来的,你要说自己眼红她,我还高看你一眼,别动不动就在人家背后嚼舌根,低级!”

    旁边有人听见张小卉的话,好奇地问道:“她是自学的吗?好厉害。”

    张小卉摇摇头,“她有专门的老师教的。”

    蓝英又嗤笑一声,“还不就是家里有几个臭钱呗。还专门的老师,显摆什么呀!”

    张小卉连个眼神都欠奉。

    家里有钱的人那么多,可是真有谁敢说有玉兰这样的成就?

    有钱还得自身资质过硬,否则再多的钱也不过是堆砌出个暴发户来罢了。

    这样的道理蓝英不是不懂,不过喜欢逞一时的口舌之快罢了,张小卉才懒得理她。

    她手脚利落地收拾东西回家去了,有个当班主任的妈就是这点好,什么内部消息都能提前听到。

    年段办公室里,连琴笑眯眯地看着玉兰:“我都不知道咱们班藏了一个设计师呢,你这孩子,有能力是好事,可也不必太藏拙了。”

    玉兰浅笑:“没有啦,只是平时的一个爱好而已。”

    连琴也笑:“能把爱好发展成特长也是一种本事。”

    看见玉兰像要脸红的样子,连琴笑道:“是这样的,之前你不是说帮忙设计班服吗?这个提议现在还有效吗?”

    玉兰点点头:“当然。”

    连琴很高兴,“这方面的东西你肯定比我懂得多,那我就不用指手画脚了。费用方面,单套的价格控制在一百元以内就可以了。”

    现在学校统一发的校服一套是65元,连琴说单套的价格控制在百元以内,其实已经算高预算了。

    不过,每个班级的班费都是有限的,如果要定做班服,那么势必要学生再交钱,家境好一些的学生可能不在乎,可是一些家庭困难的同学,一百块钱就是他们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这样真的好吗?

    这笔钱对玉兰来说是九牛一毛,不用家里掏钱,设计大赛获得的几万块奖金里面随随便便分出个几千块钱就够用了。

    更直接的是,玉兰完全可以让似锦分文不收赞助这批服装的。

    只不过,有些事情不好开这个口子,玉兰也不想让别人把她当冤大头,所以一时就沉默了。

    连琴似乎猜到玉兰的心思,笑着问道:“有困难吗?”

    玉兰摇摇头,老老实实地把顾虑说了,连琴笑道:“这是学校统一要求的,反正都要交,那我当然选好看的买了,钱的事情你不必担心。”

    玉兰想起班级里面家庭条件比较差的那几个学生,成绩在班级的排名都比较靠前,遂想了个折中的办法:“要不,连老师给咱们班设立一个一个奖学金?单科考试前三名,或者年段总排名进前十,或者省级以上的比赛获奖的,都可以获得奖学金,至于金额设立多少,具体怎么施行,您可以考虑一下,给个方案。这笔钱,我来给。”

    连琴谨慎地打量着玉兰,在心里评估玉兰这话的可行性。

    “这事情,容我考虑考虑。你还是跟家里人商量商量吧。”

    连琴以为这事就算说完了,没想到玉兰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还有事要跟我说?”

    玉兰深吸一口气,语气坚定地道:“连老师,我想跳级。”

    连琴一下子没缓过神来,“啊……啊?!”

    玉兰安安稳稳地坐在那儿任由连琴打量她。

    连琴捂着额头,半晌才笑道:“你这孩子啊,还有多少潜力是我们不知道的呢?你打算下半年直接上高三?”

    玉兰点点头,怕连琴不信,玉兰说道:“高二的书我全部看完了,模拟试卷也做过,成绩也很稳定,平均都在90分左右。连老师要是不信,您可以考考我。”

    连琴摆摆手,说道:“我本人是不建议你跳级的。以你的成绩,按部就班地升学,基础打好了,高考的时候考帝都大学或者青大的希望很大。”

    玉兰诚恳地道:“我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我等不及。”

    连琴瞪着眼,这话太实在了,她没办法反驳,主要是,玉兰还真有这个能力。

    学生太糟糕了闹心,学生太优秀了,更闹心。

    连琴现在的感觉就十分复杂,半晌,她才道:“这个问题,我暂时没办法答应你。不过,你想跳级,期末考试的时候就要直接参加高二年级的期末考试,对了,打算选文还是选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