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村霸爸爸(十)(第1/3页)
    ()    现在破四旧, 哪怕是一年一度的冬至村里也没啥活动。

    要是换成几年前各家各户自个儿吃的时候, 还能咬咬牙整顿好吃的出来,包包饺子什么的, 哪怕馅儿是不放肉,弄点白菜鸡蛋馅儿的就很好了。

    可惜只能是想想。

    眼下大槐村上下情况不容乐观, 粮食这边食堂已经是一省再省,眼看着米粮还是越来越少。

    大队上这边老早就将细粮部弄到粮站去换成粗粮回来了, 粮食整整多了几倍, 现在没细粮掺着煮, 割喉咙, 还他娘是稀的。

    可是社员们也明白这样扣扣索索是为了啥, 就为了能让他们撑久一点儿,这年冬至大家伙儿没啥要求, 就是食堂难得煮稠了些,还往里头加了几把野菜,煮菜糊糊的汤水是用几条鱼熬的汤, 鱼是队上几个平日里叫人看不起的混混们去打来的。

    混混也不是坏, 他们知道平时偷懒那都是因为乡里乡亲在包容他们, 投桃报李, 几个大小伙子在秦于礼的带领下, 去了大槐生产队东边那面儿的河里捞鱼。

    趁着天儿还不算太冷, 还没下雪水面也还没结冰,几个大小伙子下河去摸了几条肥鱼。

    熬汤的鱼都熬烂了,刺儿挑出去, 跟着放进去煮糊糊,所以这粗粮菜糊糊看起来是磕碜,但吃起来还挺鲜的,把粗粮那股子最近都快吃吐了的粮味儿压了下去,既有野菜的清香,也有鱼汤的鲜味儿。

    社员们吃得一本满足,嘀咕说几个混子终于干了点人事儿。

    “还别说,老秦家这三儿子最近很少惹事了,自打有了他闺女后,每天不是带娃就是上工,有时候还把娃娃带到地头上去,看着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是当爹的人了,靠谱了不少,我寻思着要不要给我家儿子也尽快找个对象,以后生了娃也踏实稳重些。”

    “就这年景,你还想娶儿媳妇回家?回去多一张嘴可有你好受的,虽说现在吃大锅饭不要紧,但你想过没?万一食堂没了粮食,断顿儿了,你咋办?多领一个人回家,就得饿死。”

    说的也是,那老婶子不再提起这事儿。

    按理说,冬天接近年底向来是爱办喜事儿的,可今年队上一对结婚的都没有,哪怕是生娃娃都少见,兴许是营养不足的缘故。

    说到老秦家的秦老三,社员们想起老秦家的人,还真是稀了奇,食堂伙食越来越差,大家伙儿哪怕最近不在农忙,不大出力气干活儿,也觉得难捱,各个面黄肌瘦的,精气神也不大好。

    可老秦家的人他们瘦归瘦,精神上却是很好的,眼睛清亮有神,说话中气十足,跟他们仿佛是两个世界。

    边上抽着土烟的王老大爷幽幽道:“老早跟你们说了,人要心怀希望,要积极向上才有精神气,老秦家的人不愧是队长家人,思想觉悟就是高,人家那是精神好呢!”

    “任何时刻都不放弃活着的希望啊,咱们得向他们学习。”

    这话儿王大爷不止说过一次了,他惯爱叨叨这些,社员们听习惯了,就绕过这事儿,只当老秦家的人真像王大爷说的这样,精神觉悟好,所以才有奔头,走起路来都风风火火的。

    被社员们羡慕佩服的老秦家这会儿在干什么呢?

    从食堂那里一人打了一大碗糊糊回来,紧接着陈秋花去厨房里取出了陶罐子,将罐子一打开,肉的香气瞬间扑鼻而来。

    几个孩子吸溜了下口水儿,眼睛亮亮看着奶面前的罐子,“奶,肉!”

    陈秋花得意,拿着自制的长木筷在罐子里捞了捞,夹出一块肉片儿出来。

    老秦家众人看着那块油乎乎带酱的肉片儿,眼睛冒着绿光儿,口水不停往下咽。

    没办法,任谁连着吃了两三个月粗粮糊糊见着这样又香又有卖相的肉片儿都会眼里冒出绿光来。

    陈秋花抠门,过日子精打细算,这两月以来,哪怕食堂伙食再差,也只一个月切了一次肉片给大家伙儿加餐,总共就两回,就这两回的肉片才叫老秦家的大小同志们撑了下来,觉得日子有了盼头,那挂在陈秋花房里的腌肉,就像是掉在人眼前的胡萝卜似的,只要撑不下去的时候,想想那肉的滋味儿,就觉得有了力气,再撑撑,下月就能吃肉了呢。

    没等再过完一个月儿,冬至来了,老秦家再一次吃上了肉儿。

    而且这回的肉片儿,是陈秋花特意用酱油和五香八角这两样珍贵大料去做成酱肉的。

    肉切成片片儿,加上仅有的这几样佐料,再把从朱大娘那里骗来的一小碗酱油倒进陶罐里,加上点儿清水,跟着就小火儿慢炖,炖上一天,从早上炖到傍晚,这酱肉成了!

    虽说是简单了些,但是这是肉啊,炖得软烂咸香咸香的,别说几个孩子了,就是几个大人都差点没控制住自己。

    秦国树压下去想吃的**,木愣愣说:“娘,咱们家咋又有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