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开春了(第1/2页)
    明年的事情明年再说,现在咱们还是说说当下。

    听完扎扎的话,右谷蠡王继续道:“好,我再说说我们的第二个办法声东击西。所谓声东击西就是当下我们在东边的千邑一时难以取胜,为何不再西边的犬丘想想办法呢?”

    好孙子,真阴险啊!不管是犬丘的秦人还是千邑的秦人,都是一个祖先,不管是那边受到了伤害,都会使得整个秦人集体的利益受到损伤。

    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了在做所有丰戎贵族的注意。

    大当户立即说道:“谷蠡王,你说的太对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跟秦人在关中纠缠,损兵折将,得不偿失。你这么一说,我们一下子开朗了,既然他们秦人把精力都放在了千邑,那么犬丘的防守肯定虚弱。我们为何不积蓄力量,进攻犬丘呢!”

    东边不亮西边亮。

    既然在东边跟秦人战斗难以取胜,还可以在西边跟他玩啊!

    既然大家都认可这个办法,扎扎于是说道:“就这么定了,现在大家先过年,明年开春发兵攻打犬丘。我就不信嬴开长了三头六臂,顾得了千邑还能顾得了犬丘。”

    说完这话,扎扎紧缩的眉头展开了。

    右谷蠡王拿出三策,两策已得到大家的认可,第三策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我的最后一个办法还要靠散国来完成。”

    要靠散国来完成。

    散国?

    这个名字几乎都快要被大家遗忘了,没想到右谷蠡王还记着他,来开玩笑的吗?

    让散国跟秦人自相残杀?

    扎扎等人一听,当下就笑了,“谷蠡王,秦人实力如此强,靠散国来完成自相残杀的任务,不会是做梦吧!”

    右谷蠡王笑道:“我当然知道散国的实力,但是大王不要忘了,当下秦人所处的陇川本就是散国的地盘,如果年后散国执意向秦人要陇川之地,秦人该怎么办呢?”

    听完右谷蠡王的话,左贤王捋着胡须道:“我看此计可行。关中国家虽然打仗不行,但他们耍阴谋,背后捣鬼的本事可要比秦人强得多。只要散国在背后不断给秦人找事,秦人要想稳稳当当的在关中立足是很困难的。”

    看看,这就是知己知彼。

    自从跟关中国家打交道以来,丰戎早就把这些关中国家摸得清清楚楚了,很清楚这些所谓的畿内诸侯都是些什么玩意。

    就是啊!仗打完了,散国也该向秦人要地了,就算要不到陇川,也能把秦人搞得很难看。

    听完左贤王的话,扎扎和大臣们露出会心的笑容。

    转眼就是第二年的春天了。

    关中的春天要比犬丘来的早的一些,早春二月,千水岸边向阳的地方呈现出时有时无的草色,天气也变得暖和了。

    “伯圉,你随我出城转转。”早上起来无事,嬴开叫上赵伯圉陪他出城转转。

    “好勒--”

    此时的赵伯圉已经是秦人的千夫长了。他很清楚没有嬴开帮忙,没个十年八年他是没法当上千夫长的。

    出于对嬴开的感激,也出于对秦人的忠诚,赵伯圉早就从心里决定跟定嬴开了,只要是他说的一定执行,只要是他安排的一定完成。

    走出千邑城,嬴开顿觉着天地都变宽了,沿着千水的方向,嬴开和赵伯圉一路向前走去。

    “出来的感觉真好啊!”赵伯圉不由得深深舒了一口气,高兴的说道。

    “好啊!”嬴开若有心事的说道。

    “听你这意思好像有话啊!说来听听。”赵伯圉虽不是聪明透顶的人,但也绝对不是特别笨的人,从嬴开的话里他已经听出不同的味道来。

    嬴开看了他一眼,“该怎么跟你说呢?”

    “哈哈哈,我明白了,你想娶媳妇了,早说吗?”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嬴开跟虢国的婚约也该履行了。

    赵伯圉这么一喊,把嬴开弄的不好意思了,脸一下就红了,“小声点,别这么大声。”

    “好好好,回去我就跟三叔说这事,让他赶紧跟虢国说一说,早点把你们的婚事给办了。”赵伯圉的声音虽然小了一些,但是依然很明确的把自己的想法跟嬴开说了。

    嬴开不再说话,赶紧打马向前奔去。不一会儿二人上到了陇川周边的一座小山梁上,从这里可以完全看到陇川的模样。

    已经是春天,百姓也该开始耕种了。

    “司马请看,那边有人耕地。”

    “走,过去看看。”

    二人打马前行,很快来到了山下。

    嬴开一看耕地的人有些眼熟。

    “黑坨大哥,是你啊?”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曾经收留过嬴开和赵伯圉的山民黑坨。

    黑坨抬起头一看,原来是司马来了,赶紧停下手中的农活,对老婆和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