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温柔(第1/3页)
    ()    驰一铭笑着说:“好啊。”

    他伸手要捂住姜穗眼睛:“血腥场面, 别看哦。”

    姜穗格开他的手。

    “驰厌。”姜穗出声喊道。

    驰厌转头看她,姜穗不管抵着自己那把匕首,站了起来。

    驰一铭十分意外,挑了挑眉。

    姜穗偏头看驰厌,问他:“我今天好看吗?”

    她站在四月的春风里,风吹起白色的婚纱,脖子上是世界独一无二的珍珠。离这么远, 他都能看清,美极了。

    真是世上最好看、最让人心软的姑娘。

    驰厌嗓音微涩:“好看。”

    她便笑了, 仿佛得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夸奖。

    “能嫁给你, 我真高兴。你可能不知道, 重新遇见你一次,我觉得多么幸运。”

    姜穗问:“你爱我吗驰厌?”

    驰厌默了默, 他目光余光看见,红色车子已经启动了,缓缓向他开过来。驰厌冷冷吐出两个字:“不爱。”

    姜穗说:“大骗子。”

    驰厌始终沉默着,红色跑车加速了,似乎都能听见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水阳说:“boss!你疯了吗?躲开啊!”

    戴有为甚至想要冲过去拉他。

    驰厌始终没有动。

    “驰厌啊。”姜穗眸光温和, 泛着泪光轻声说,“我能为你做的不多, 但是你原谅我。”

    下一刻, 姜穗一脚踏空,从天台上跳下去。

    驰厌转头,看见这一幕, 肝胆俱裂,他从公路中央疯了似的往这边跑:“穗穗!”

    这简直是在凌虐撕裂他的心。

    姜穗感受到瞬间失重,然后胳膊被人死死拽住。

    驰一铭额角迸出青筋,双手发抖拉住她。因为用力,他面目狰狞,眼里清晰映出姜穗的模样。

    驰厌双眼赤红,几乎是吼道:“驰一铭你别放手,我求求你别放手!我求求你……求你……”

    驰厌冲进小楼,往五楼上跑。

    水阳和戴有为愣了一下,也连忙跟着跑上去救人。

    这样大的重力,驰一铭小半个身子也露在了外面。姜穗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睛,汗水从他脸颊滴下来。

    姜穗说:“再不放手你也会死。”她知道驰厌他们来不及。

    驰一铭死死看着她,眼里带着她从未见过的光。

    驰一铭几乎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那、就、一、起。”

    姜穗笑了一下:“谁要和你一起。”

    她扯开他的手,放任自己坠.落。

    驰一铭目光碎裂,手僵在空中,表情似哭似笑。

    三楼的驰厌猛地顿住步子。

    四月的风安静下来,才上二楼的水阳和戴有为也愣住了。戴有为抹了把脸,发现手指上是泪水。

    2009年夏天。

    风吹动窗帘,窗前白色栀子花浅浅的香气飘进了房间。

    房子外面盛放着大片的玫瑰花,风轻轻吹动床上少女的额发。

    姜雪走进来,怜惜地摸了摸床上姑娘的脸颊。

    她睡得太久,脸色苍白,交叠放在腹部的手指似乎单薄得都能看见浅色的血管。她长睫安静垂下来,像两只毫无生机的蝶。

    “穗穗,驰厌今天会晚些回来,他不放心你,就让我来看看你。”

    姜雪忍不住和她说说话:“你睡太久了,二伯很难过,头发都白了好多。你的同学们今年都毕业了,那个叫陈淑珺的小姑娘,找了很不错的工作呢,还和她男朋友订婚了,大家都希望你早点醒过来。”

    姜雪顿了顿:“当然,最难过的,还是驰厌先生。”

    床上少女安安静静,仿佛听得认真。

    “他又做慈善去了,08年那场地震,他捐了很多物资,帮助灾区重建家园。这几年,他出资建立了很多希望小学,还有条件最好的孤儿院。我们都知道,他做那么多,快要疯魔,只是希望你醒过来。可他平静极了,越来越沉默,大家现在都有些怕他。”

    “一年多了,你要是能睁开眼睛,就能看见窗前盛放的玫瑰。驰厌每天都为你种一株,不知不觉,都成了一片花圃了。”

    “你明明那么喜欢他,为什么都不心疼心疼他呢?”

    姜雪说了许多,可是姜穗依旧安安静静,连睫毛都不曾颤动。

    姜雪叹了口气,又守了她好一会儿,小心给姜穗用棉签润了润唇,这才走下楼。

    门外站着水阳,水阳说:“姜雪小姐。”

    姜雪点点头。

    水阳没问姜穗醒没醒,大家都期待太久,现在甚至觉得那个睡美人再也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