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瞎了你的狗眼
    分分钟,就有官兵靠近马车检查,无人看到竹颜眸光冷了一下。

    “住手!”哪知,突然又有人来救场。

    “混账东西!你们都在干什么?!”这位救场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刑部尚书刘忠!

    他本来是来查红妆坊地下黑市一案的,却听闻这边的动静儿,这才赶来瞧瞧。

    “刘大人…”这些个官兵,不认识竹颜,还能不认识刑部尚书吗?!

    “刘大人,我们只是在例行检查!”那官爷还煞有其事的说。

    “检查?瞎了你的狗眼,连竹颜公子都不认识!他的出入,也是你能查的吗?!还不快给竹颜公子赔罪!”

    官爷还自我感觉良好的,以为自己是尽忠职守,哪知道反被刘忠训斥了一顿。

    听到竹颜这个名字的时候,直了官爷的狗眼!

    大名鼎鼎的竹颜公子,就算他没见过,那也是听过其名的!

    没想到,他拦的,竟然是竹颜公子!

    传闻竹颜公子富甲天下,说是富可敌国都不为过!

    更是许多达官显贵求都求不来的座上宾。

    就连陛下,都对其青睐有加,特封了个第一皇商的称号。

    竹颜笼络了皇家的一切吃穿用度!

    难怪他刚才说要出城采办进贡给皇室的东西……

    甚至坊间还有传闻,若是竹颜断商,那这京师的钱粮就断了活路!

    可他自己倒好,竟然把竹颜给拦了……

    分分钟,官爷就变成了狗爷,低头给竹颜赔不是,“是卑职有眼无珠,还请竹颜公子见谅!”

    竹颜轻笑一声,“无妨,不知者不怪嘛。”

    他还不至于跟这种小喽啰一般计较。

    随后又看向刘忠,“刘大人,在下可以走了吗?”

    竹颜要走,刘忠哪能阻拦啊,还不得赔着笑脸道,“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然后瞅了一眼拦路的官兵,“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竹颜公子放行!”

    分分钟,就让出了路。

    竹颜的马车,便是畅通无阻的出了城。

    后面的刘忠离开前好没气的瞅一眼拦竹颜的人,“下回拦人,可长点眼再拦,什么人都敢拦啊!”

    ……

    出城之后,确定没人跟踪,竹颜才让芸娘停下了马车。

    同时自己也下了马车,望着一望无际的山野,低声道,“出来吧。”

    马车中,下来了另外一个人。

    正是裴少枫。

    望着竹颜的背影,裴少枫心头的狐疑更重了,低沉了片刻,还是开了口,“你为何要救我?”

    他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传闻中富可敌国的竹颜公子。

    只是他不明白,为何竹颜要对他出手相救?

    他和竹颜,并未有过什么交集,更没有什么交情可言,他为何要救自己?

    但,若非竹颜出手相助,要逃出城,恐怕绝非易事。

    按理说,他该感激竹颜的恩情。

    可他心里的疑惑也不浅。

    “救你,不过是受人所托罢了。”裴少枫疑惑不解,可竹颜却说的不以为意。

    如果你不是裴卿卿的‘大哥’,我又岂会多此一举?

    竹颜心里如此想道。

    只可惜,裴少枫听不见竹颜的心声。

    竹颜说是受人所托,能让竹颜出手相助的,一般人怕是没有这个面子。

    是以裴少枫理所应当的认为,竹颜,难道又是受白子墨所托?毕竟,北宫琉他们,刚从慕玄凌手里把他救出来。

    除了白子墨,他想不到还有谁会帮他?

    “多谢竹颜公子出手相助,也烦请竹颜公子代为转达,多谢侯爷救命之恩,裴少枫定不会忘记。”裴少枫很真诚的跟竹颜道谢。

    包括白子墨。

    并且,他今日还知晓了一个秘密。

    虽然并未看清白子墨的脸,但他敢确定,今日相助他和北宫琉他们的人,定是白子墨!

    也就是说,白子墨的腿,能站起来?

    思及此,裴少枫眼神逐渐变得深沉起来,他晓得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同时也明白,白子墨有意隐瞒腿疾,让天下人认为他是个废人,想必也是为了让陛下对他少些忌惮吧?

    即便不是为了今日的救命之恩,哪怕是为了卿卿,他也会替白子墨保守秘密的。

    哪知,竹颜却对他的话感到不乐意了,“侯爷?他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裴少枫以为他是受白子墨所托?

    在他这儿,白子墨,还没那么大的面子。

    倒是裴少枫,听闻此言,默然了一下,“既不是侯爷,不知竹颜公子是受何人所托?”

    除了白子墨,他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这么费心费力的帮他?

    但听竹颜的言下之意,分明是说,与白子墨无关,他并非是受白子墨所托?

    那又会是谁?

    或许裴少枫怎么也想不到,竹颜出手相助,是因为他的三妹,一个叫裴卿卿的女子。

    而且,裴卿卿也未曾对竹颜有过什么托付,更没有求他帮忙。

    帮裴少枫,纯属是竹颜……自己的心意和决定。

    然而,他也不打算告诉裴少枫这些,“这个你就无需知道了,我也只能送你到这儿了,少将军一路好走。”

    言下之意,便是说,你可以走了!

    别以为出了城,就安了。

    此去南境,可还有千里之遥。

    但,接下来路上的安危,他可就管不着了。

    如果裴少枫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也不值得他出手相助。

    就连白子墨都不管他了不是嘛?

    他又何须多管闲事?

    然而,他帮裴少枫隐藏出城,不就是多管闲事了吗?!

    裴少枫也明白竹颜的言外之意,自己确实该走了。

    没想到回来一趟,竟会惹来这么大的风波。

    “多谢。”最后,裴少枫什么也没说,只道了一句多谢,便打算要走。

    “裴少枫!”

    只是却被人叫停了脚步。

    裴少枫刚转回头,突然就被人结结实实的扑了个满怀。

    使得裴少枫一下子愣住了。

    就连竹颜都惊诧了一眼,公主慕溪凤?

    她竟然追来了?

    竹颜豁然间就明白了什么。

    赶情慕溪凤对裴少枫……

    然后什么也没说,带着芸娘,悄无声息的就走了。

    把时间留给慕溪凤和裴少枫两个人。

    慕溪凤,不惜以身犯险,从慕玄凌手中把裴少枫救下来,倒是比想象中的要有情有义啊。

    “公主……你怎么来了?”不是让她赶紧回宫的吗?怎么又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