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9章 舒允文:这个锅,咱背了!~
    “哈?零分?那怎么可能?”

    话说,快斗的卷子可是他大半夜地跑到江古田高中,参照着正确答案辛辛苦苦的改的,怎么可能打零分?

    难道是他抄成其他科目的答案了?

    这也不可能啊!除了英语,哪个科目会有这么多选择题!

    舒允文有点懵逼,黑羽快斗则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儿似的,悲愤道:“怎么不可能了?这种无聊的事情,明明只有你才做的出来,你居然还装傻……”

    快斗觉得自己看穿了一切真相,旁边的冢本数美则眨了眨眼,看向舒允文道:“……允文君,你难道真的又……”

    “呃……我真的没有!”舒允文无辜地眨了眨眼,“你们要相信我!”

    “唔……”

    冢本数美微微歪头,鲁邦三世则回想了一下之前的种种遭遇——

    嗯,老子信你个大头鬼!你个除灵师坏得很哟!~

    还有,除灵师你坑我们怪盗的手段怎么越来越Low逼了,居然连改分数这种低级手段也不放过……

    舒允文在怪盗圈子里面可没什么好名声,鲁邦三世压根不信,不过还是摆出一副“你说的我都信”的架势,连连点头道:“……没错!依我看,以允文大人的身份,是绝对不会骗人的!不过话说起来,咱们现在人既然已经到齐了,是不是可以开始签协议了?”

    话说,他和舒允文这个坑货在一起,简直一点儿安感都没有。

    他现在只想快点签了股份转让协议,然后赶紧闪人。

    继续留在这里,谁知道会不会被坑?

    鲁邦三世话落,舒允文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快斗暴躁地开口道:“你闭嘴!现在卷子的事情不说清楚,签什么协议?嗯?你是哪位?”

    黑羽快斗说着,狐疑地盯着鲁邦三世看了几眼,然后想起舒允文跟他透露过的一些消息,恍然道:“你是鲁邦三世?!”

    “啊?嘘……”

    鲁邦三世连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也就在这时候,只听旁边的一位服务生小姐忽然“啊”了一声后开口道:“天呐!鲁邦三世?!”

    我勒个去!我特么这是被人给认出来了嘛?

    鲁邦三世心头一紧,随后扭头一看,只见一位服务生小姐站在服务区的电视前,看着电视节目。

    节目里面,一位女主持人正“巴拉巴拉”地播报着新闻:“……今天下午五点钟,鸟取县的一家珠宝店发生劫案,三名抢匪头戴著名大盗鲁邦三世的面具进入店内,打晕了安保人员,从店内抢走了市值约三亿六千万的珠宝。除此之外,暂时被珠宝商寄放在珠宝店保险柜里的著名蓝宝石蓝色大海也被抢匪抢走。据宝石主人称,蓝色大海价值一亿日元,是世界少有的绝世珍宝……”

    “……现在,鸟取县警方已经面接受现场,并且锁定抢匪逃亡路线,展开抓捕……”

    听着节目的内容,众人有些惊愕,紧接着只听鲁邦三世“哈”了一声,一脸懵逼——

    好吧,这是个什么鬼情况?

    咱现在在日本,居然敢有人戴着咱的面具抢东西……你们怕不是在挑衅我鲁邦!~

    不行!等这里的事情结束后,他得去一趟鸟取县,稍微调查一下,把那些败坏他名声的家伙送到警局才是……

    鲁邦心里面嘀咕着,黑羽快斗也安静了下来,盯着电视发呆——

    话说,那颗名叫蓝色大海的蓝宝石,也一直是他的目标,只不过他暂时没有查到在什么地方罢了!

    现在既然知道蓝色大海在谁手里,他自然不能放过了……

    快斗脑中正乱想着,与此同时,米花饭店的大门口传来了一道女声:“快斗!终于抓到你了!”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快斗“咦”了一声,哆嗦了一下后扭头一看,只见中森青子、小泉红子、桃井惠子三人正站在大门口,直勾勾地盯着他:“呃……青子?”

    妈蛋!他明明没有和青子说过是在米花饭店,青子她们怎么找来了?

    等等!难道说这一切都是……

    快斗扭头看向舒允文,哆嗦地伸出手道:“除灵师,你还不承认?!青子就是你喊来的,没错吧?你一定是听我说了,我要是拿不上满分的话,青子就会请我吃鱼,所以才故意这么做,想看我出糗的吧?”

    “呃……我都说了没有!”舒允文一脑门儿黑线地辩解,“……我根本没有和青子同学说过这些,倒是小泉……”

    舒允文话没说完,忽然间几道咳嗽声出现在了耳旁。

    舒允文微微一愣,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似乎和小泉红子的一样,不由得扭头看了过去,目光和小泉红子一个对视,紧接着小泉红子的声音传入舒允文耳中:“帮个忙!别说!”

    听到小泉红子的话,舒允文愣了一下,紧接着脑中灵光一闪,都明白了——

    我勒个去!神特么“别说”!

    搞了半天,在整快斗的人居然似李啊,小泉红子!

    舒允文记得,他当初在帮黑羽快斗改了英语卷子以后,就收到了小泉红子那一条“对不起”的短信,现在想想,这就是小泉红子又去改了一遍卷子的“证据”啊!

    所以说,快斗的零分试卷,铁定是红子干的!

    不过话说起来,红子你不是很喜欢快斗的嘛,怎么也开始欺负快斗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因爱生恨?

    算了!不管怎么说,小泉红子难得求到咱身上,这个锅,咱背了!

    舒允文脑中不自觉地上演起了一场八点档的狗血剧,目光又和小泉红子接触了几下后,笑嘻嘻地伸手一拍黑羽快斗的肩膀道:“哎呀!快斗,那么激动干什么嘛,我不就是开个玩笑嘛……”

    “开玩笑?”

    你这玩笑开的是我的命啊!

    因为经常被舒允文坑,快斗根本没有怀疑舒允文的话,一脸悲愤地盯着舒允文,心里面默默地组织着语言,正想着要怎么开骂,青子已经凑到了舒允文跟前,开口问候道:“允文同学,数美学姐,你们好,今天冒昧打扰,请多多关照!”

    “……另外,请问一下,我们可以吃鱼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