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神秘的咒符(第1/3页)
    “什么?”

    余厦顿时大吃一惊。

    见到余厦面色大变,潘姨感到有些奇怪:“少爷,难道您对禁源师有所了解?”

    余厦苦笑了一声,挠了挠鼻头,憨笑道:“呵呵!何止了解,我以前还中了她的招咧。”

    “我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图案了!”

    陡然间,余厦猛地想起当日去长孙云韶住所拿回她师父留下来的古籍时,他在长孙云韶的木屋里,看到过有一个跟这个符文很相似的图案。

    “哦?”拉蒂兹眼前一亮,满是期待道:“少爷,莫非你知道这个符文有什么特殊的意思?”

    余厦摇了摇头,轻声道:“我只是见过类似的图案,不过,有一个人应该知道!”

    “谁?”拉蒂兹父女俩不约而同的惊呼了一声。

    余厦蹙着眉抿了抿嘴唇,脸上浮现出一丝为难的神色,毕竟把长孙云韶的身份透露给拉蒂兹父女知道,还是要先得到长孙云韶的同意才行:“这事……我还得先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出去一下。”

    瞧见余厦起身打算离开,拉蒂兹父女俩急忙站起身来,潘姨显然猜到了余厦的用意,不由惊诧道:“少爷,莫非您的好友里,也有一名禁源师?”

    余厦脚下顿了一下,转过身来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如果她同意的话,我带她过来帮忙看看这个符文到底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说完,余厦走出阵法,推开房门之后,身形一掠便消失在会客厅的门口……

    然而,此时朴杰正满脸愁容的合上手中的古籍,他手中的这本古籍里并没有记载任何关于合灵禁术的内容,只是一本普普通通的日记而已。

    经过长达一个多时辰的翻阅,满桌子的古籍才看了不到三分之一,而且当中还有不少是用上古神语书写的文字,朴杰看得脑袋有些发胀,皱着眉头瞥了一眼桌上的一大摞书籍和卷轴,苦笑道:“没想到,没有了能管局的灵瞳系统,看书都成了一件苦差了。”

    长孙云韶悻悻地抬起目光,将手中的卷轴小心翼翼的卷起来,轻声道:“朴先生,您不是得到余少亲传的灌输系统吗?”

    “为何还要逐页翻阅?”

    这话把朴杰怼得哑口无言,他呆愣着看向一脸疑惑的长孙云韶,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惊声道:“对啊!我怎么把那玩意给忘了!”

    长孙云韶闻言不由得掩嘴一笑,继续道:“云韶这些年把师父的古籍都看完了,当中好像有一本提到过关于合灵禁术带来的负面效果……”

    长孙云韶的话还没说完,就遭到了朴杰的投诉:“长孙小姐,你不厚道啊!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呢?害我白白浪费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长孙云韶收起脸上的笑靥,神色突然黯淡了下来,柔声道:“都怪云韶方才看到师父留下来的遗物,一时睹物思人,忘了提醒朴先生。”

    朴杰连忙摆了摆手,笑侃道:“我跟你开玩笑呢,其实按年龄来说,您才是我的长辈,我……”

    话到一半,朴杰噶然止住了话音,催促道:“快把这些收起来!”

    长孙云韶怔了一下,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只见余厦的身影已然出现在自己身旁,吓了她一跳:“余少!您……怎么来了!”

    余厦看了一眼满桌的古籍和卷轴,看到朴杰和长孙云韶的脸上都闪过一丝慌乱的神色,他微眯着眼睛看着两人,嘴角处浮现出一抹充满玩味的弧度,笑谑道:“你们两个偷偷摸摸在这里干什么?”

    “什么叫偷偷摸摸,你小子胡说什么呢?”

    余厦的玩笑话让朴杰听得一脸黑线,若是被人听到这话,还以为他跟长孙云韶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不由得撇嘴白了一眼余厦。

    其实,余厦在来寻找长孙云韶的路上,恰好遇上洗漱完毕离开浴场的林惗三人。

    询问之下,朴允熙才道出长孙云韶跟朴杰去了花园外面商谈要事。

    结果当余厦来到花园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们两人,他觉得朴杰应该是打开了敛迹遁形阵,所以才施展出破源瞳找到了两人在凉亭的位置。

    说话间,余厦拿起桌上的一本古籍,翻了几页之后,眼睛亮了一下,惊诧道:“这些不是云韶的师父留下来的古书吗?”

    “你们不等我就开始研究起来啦?”

    朴杰站起身来,一把抢过余厦手里的书籍,放回桌面上,反讥道:“你还好意思说这话?你自己跟潘姨密谋大事也没跟我们说啊。”

    余厦听得这话也是愣了一下,摆了摆手,道:“哪有什么大事,我是被拉去跟她爸喝了点小酒而已。”

    说完,余厦谨慎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确认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他看向长孙云韶,语气变得有些沉重起来:“云韶,有件事我想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