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酒来(第1/2页)
    “胡兄,你拎着酒去哪儿呀?”

    “去‘酒来’楼。”

    “你凑齐十种酒了吗?”

    “加上我手中的这两种,刚好十种酒,可以换一桌酒席了。”

    “十种酒就可以换一桌酒席,你说会不会是骗人的?”

    “是真的,已经有人得了酒席吃上了。”

    ……

    兆康城类似的对话越来越多,主题都是围绕着“酒来”这座酒楼。

    “酒来”正是凌源二人开的酒楼。

    寒天石在前一座城卖了个好价钱,二人到这里开了酒楼。

    酒楼开业第一天,他们就把要收集酒的消息放出去了。

    选大厨的时候,大厨煮的菜都要经过玄巍品尝,他认可的才能留下,一共请了三位师傅。

    玄巍亲自做起了掌柜,凡是送酒来的人都要找他。

    席面送出去一桌又一桌,三个月后,收集的酒已有五百多种。

    起初的时候,凌源和玄巍还会记着酒名,避免收重复的酒,后来送酒来的人实在太多,他们也记不太清楚原先是否已收过这种酒,就让小幽和大眼帮着记。

    有些人想浑水摸鱼,将别人送过的酒再送来,蹭一桌席面。

    可惜有大眼和小幽在,谁也别想蒙混过关。

    到后来,送酒来的人越来越少,倒不是他们吃腻了席面,而是再也没能送来新品种的酒。

    若是再换一座城开酒楼,又得重新买酒楼、找大厨、收伙计,二人想了想还是继续留在兆康城。

    凌源出了个点子,凡是经过兆康城跑商的,如果能在一个月内送来新品种的酒,每五十种与“酒来”酒楼已有的酒没有重复的,可以得到黄金五两,外加一桌酒席。若是送来的酒有重复的,也会给点往返路费银子。

    兆康城的百姓虽然不太明白“酒来”的老板为何要如此做?但有能力的也纷纷去各地收购酒。

    这日,一支商队途经兆康城,听说了“酒来”的规矩,一位大当家模样的女子兴起了前去看看的兴趣。

    “听说你们酒楼收集了很多酒,可敢与我斗酒?”女当家到了酒楼,直接找掌柜玄巍。

    玄巍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她,只回了三个字:“没兴趣”。

    “我可是从北方带了不下百种好酒,但我不想换金子和席面,若是我输了,酒统统给你们,若是我赢了,你们酒楼输给我一百种酒。”女当家对玄巍说道。

    听到她有一百种酒,玄巍的眼睛亮了亮,却也没有莽撞答应,而是问道:“先说说你要怎么斗酒?”

    “我们各尝一口对方的一百种酒,然后分别说出酒名,看谁说出的酒名对的多。”

    玄巍传音让凌源来酒楼大堂,想听听他的意思,斗还是不斗?

    “好,我们应下了,就由我来尝酒。”凌源走到玄巍身边,冲他点点头。

    女当家见来了个斯文模样的少年,没想到是个能做主的。

    玄巍知道凌源会答应下来定有些把握,自己的酒量不行,只能靠他了。

    其实凌源敢答应下来,是因为他相信大眼以及自己的读心异能。

    斗酒开始了。

    女当家将她的五十种酒分别倒在碗里,让凌源尝。

    另外五十种她没有急着倒出来,在她看来,斯文少年很可能连五十种都认不,且等他都认出了再倒也不迟。

    凌源让玄巍将百种酒倒入碗中摆好,这些酒是留用了一小酒盅后剩下的。

    女当家也不含糊,每干一碗就说出酒名,只有三种不常见的酒说错了名字。

    脸上绽放出笑容,她会来酒楼挑战斗酒,不仅因为她酒量好,还因为她行商各地,喝过很多酒,能够记住这些酒的味道和名字。若是赢了一百种酒,又可以做成好几笔大生意了。

    可是很快她的笑容就再也维持不下去,摆出的五十种酒都被对面的少年说对了酒名,她只好让人又把另外五十种酒摆上了。

    九十七种都对了,最后的三种若也被说对了,她这次要损失大笔银子了。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都对了。

    女当家的身体晃了晃,愿赌服输,一咬牙,让人将一百坛酒搬了进来。

    凌源探知她心里的想法,没想做绝,开口道:“你只需将每坛酒取一小盅给我便可,剩下的你可以带走继续卖。”

    女当家没料到他会这么说,意外之余又充满感激,主动道:“多谢小兄弟的宽容,我这些年也走过不少地方,知道不少好酒,若你需要的量都不多,我可以帮你再弄来些。”

    凌源对这意外之喜微愣后,忙连连称谢,也说了会照价购买。

    女当家是个说话算数的,立即让下边的管事去联系各地有往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