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0、早就知道(第1/3页)
    我去。”

    一位已经重伤的天魔族准帝,率领着麾下数十名亲卫,义无反顾地掉头冲去。

    “你们走。”

    这准帝在陷入大阵之前,高声怒吼。

    顾铁衣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是妇人之仁磨叽的时候,也不说话,大声催促着沈甲等年轻天魔,不辨方向,疯了一样朝着远处逃遁。

    这样的追逃,已经持续了足足有数十日的时间。

    仙界先前三十六部之中,最大的三个仙道势力之一的一剑宗,是负责追杀剿灭征服域外天魔族的力量。

    一剑宗的底蕴,丝毫不比东玄仙门差。

    按照暗血魔仙传回去的消息,仙界先前三十六部的分工,极其合理。

    越是强大的混沌世界势力,对面对的仙道实力,就越强。

    以至于号称当世三大种族之一的天魔族,面对一剑宗的时候,几乎没有支撑多久,就被彻底灭亡,族内数大分支的主城,先后陷落,各大分城也被铲平。

    血流成河。

    尸骨如山。

    流血漂橹。

    沈甲、王拜相等人从升仙之地返回到天魔族领域之内时,战争已经接近尾声。

    天魔族的武道皇帝,被重点针对,几乎无一逃出。

    不是战死,就是被俘。

    其下准帝,更是死伤无数。

    唯有顾铁衣,带着约不足十万天魔族精锐,在其他袍泽奋不顾身的掩护之下,才勉强逃了出来。

    一剑宗的追杀,疯狂、凶狠而又残忍。

    与沈甲等人汇合之后的十万天魔,一路奔逃。

    不过五日时间而已,就剩下了不足万。

    一路上,但凡是遇到追兵赶至,便有天魔强者,主动转身迎战,为他人争取时间。

    至今夜,准帝级的强者,就只剩下了顾铁衣和沈甲。

    其他幸存者,都是天魔族中,天族最好,天资最佳,最为年轻,但是实力也不算是臻致顶级的一批真正的就菁英。

    因为真正的顶级强者,都在一剑宗的面单上画了号,被重点针对,逃不出来。

    这些天魔,昔日是当做族中未来中坚来培养。

    而今日,面对大难,也是被优先守护和保存的对象。

    只要这些人活下去,天魔族未来的崛起,就有希望。

    半夜的奔逃,追兵渐少。

    众人才来得及喘一口气。

    但谁知道,才休息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远处天穹之上,便又有那恶魔杀神一般的破天力士身影出现。

    顾铁衣面容坚毅,长身而起。

    “小甲,带着大家,去人族,找李牧。”

    他拍了拍沈甲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身形冲天而起,化作了一道流光,朝着天穹之上的一剑宗破天力士追兵杀去。

    沈甲想要阻拦时,已经来不及。

    他心如刀绞。

    王拜相和顾铁衣,乃是天魔族新生代之中,最为优秀和卓越的惊世天骄,经历了升仙之地圣战的磨砺,本可以在不久的将来,绽放出无尽光辉,成为天魔族最年轻的武道皇帝,显赫主宰一个时代。

    尤其是顾铁衣,在舍去了己身羁绊,将一身衣钵,传授给沈甲之后,反而是不破不立,浴火重生,修为战力,更甚往昔。

    这两个人,不论是才情,修为,智慧,都是武道皇帝之下最顶尖者。

    且沈甲与这两大准帝的私交,也是最深。

    如今,沈甲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样的神族大好男儿,这样的先贤前辈,这样亦师亦友的朋友,为了种族延续,以这种自杀式的悲惨方式,为其他人争取时间。

    每个域外天魔强者,心中都很明白。

    逃亡路上,只要是一转身,返回迎战,那便是十死无生。

    “走。”

    沈甲怒喝。

    其他域外天魔族强者,也都是热泪盈眶。

    悄然潜行,朝着更远的地方远遁。

    而顾铁衣则是在依靠沈甲所赠的一件残破仙器,斩杀了两尊破天力士之后,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逃跑。

    后续一剑宗的追兵,大量的破天力士以及奴仙,都被惊动,朝着顾铁衣的方向,追了下去。

    ……

    “少皇,请您即刻登基即位吧。”

    一位猿族神将,跪在袁吼面前。

    其他猿族将领,也是跪了一地。

    他们终于从猿族领地逃了出来,损失惨重。

    猿猴浑身伤势,金色的鲜血溢出,将身上的甲胄,染得宛如鎏金。

    他手中握着金色长棍,看着眼前约两千人的猿族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