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0、死亡率百分之百(第1/3页)
    “明夜司第一位司主,浮云剑圣华东风,为灭掉一位投靠了域外天魔、造成人族军队十万人覆灭的大叛逆,追杀百万里,深入天魔疆域,与其同归于尽……”

    “明夜司第二位司主,刀圣李苦男,在东线战场上,为了掩护人族三大游记营撤离,一己之力阻住域外天魔十六位天尊强者,重伤而殁!”

    “明夜司第三位司主,擎天一棍莫如晦,在铲除了域外天魔隐藏极深的一位奸细,彻底摧毁了域外天魔一个潜伏在军部的一个秘密间谍组织之后,被域外天魔派遣天圣级死士伏击,同归于尽。”

    “明夜司第四位司主……”

    “第五位司主……”

    “第六位司主……”

    段骰指着雕像,一个一个向李牧介绍。

    “第十位明夜司司主,也就是大人您之前的一任司主,叫做云中岳,有着四绝剑神之称,剑术无敌,被认为是人族未来有可能冲击大帝的一位绝代天才,年纪轻轻,不到三十岁就成为了司主,在他的带领之下,明夜司有过最辉煌的一段岁月,震慑各方宵小不敢作祟,人族各大军区风气廉洁公正,一片光明,可惜后来,因为办错案子,误杀了一位军中将领,最终……唉,自从那以后,明夜司的司主之位一直空缺,一直到大人您接任。”

    段骰一口气说完。

    李牧的目光落在最后一尊雕像身上。

    这是一个面部线条棱角分明的年轻人,表情严肃凌厉,眼眸凌厉,背负双剑,一看便是一个非常有原则,做事绝对不会妥协屈服之人,胸怀大志。

    但此人竟然因为错杀军中将领,而卸任,听段骰的口气,只怕是也已经死了,却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听起来,颇为可惜。

    前面十任司主,部都死了。

    明夜司司主的位置,还真的是百分之百死亡率的烫手山芋啊。

    李牧面不改色,进入到了明灯殿。

    “这里是历任司主发号施令的议事大殿,在您到来之前,已经空了很长时间。”宋别令人催动大殿之中的阵法,穹顶揭开,光亮照射下来,整个大殿里,顿时充满了光明的气息。

    手握剑盾的武士雕像柱子,支撑着偌大的石殿。

    内部空间极为空旷,几乎可以演武。

    李牧走到大殿深处。

    圆拱形的巨大照壁之下,是一座白色的、象征着权势和地位的白玉石剑椅子和白玉条案,而照壁之上则是一个扇形的琉璃巨窗,明媚的阳光通过琉璃照射进来,反射出五彩的神光,让整个石剑座椅都笼罩在这种神光之中,看起来充满了神秘和威严之感。

    整个明灯殿的设计,别具匠心,细节之处见文章。

    坐在白玉石剑组成的奇特座椅上,李牧整个人都笼罩在五彩神光之中,下面大殿上的众人,因为逆光的关系,看不清楚李牧的面容,反而更容易让人心生敬畏,有种天威难测的忐忑之感。

    “让你盯住的人,调查得怎么样了?”

    李牧问道。

    宋别单膝跪地,道:“武侯军区游龙军中的将军南斗志、蔺志强与任杰,以及三人麾下一共十二名裨将,参与了当日烈焰城白银斥候之死的事件,之后,南斗志和任杰的部队,也都曾调往东星村附近。”

    李牧看着白玉条案上的令箭石筒,道:“明夜司查案,遇到这种情况,按例当如何?”

    “先抓再审。”段骰毫不迟疑地道。

    李牧点点头,直接抽出其中一根令箭,丢出去,道:“那就部都抓回来,一个一个审问。”

    “这?若是对方反抗呢?”宋别略微迟疑地问道。

    李牧看向段骰。

    段骰道:“明夜司问案,一旦确有其事,且查询有证,乃是执行军部律法,不容置疑,若敢反抗,直接拿下,死伤不论。”

    李牧看向宋别,道:“明白了?”

    宋别大声地道:“属下遵命。”

    李牧又看向段骰,道:“你与宋掌剑一起去。”

    段骰眉宇之间有兴奋之色,单膝跪地行礼道:“属下遵命。”

    李牧看向嬴冰,道:“你传讯南雀军林惊心、凌霄峰叶英二人,问他么愿不愿意回来助我,指证当年之事,再去无为军中调肖剑飞前来。作为证人,行事要慎密,不要提前泄露消息,明白吗?”

    “属下遵命。”嬴冰领命。

    李牧起身,对最后一位掌剑使离殇道:“走吧,带我去军部,拜门履职。”

    “遵命。”

    ……

    ……

    出了大殿,宋别和段骰两个人并肩而行。

    “你是故意的吧?”宋别道。

    段骰淡淡地道:“宋兄指的是什么?”

    宋别道:“李大人新官上任,立足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