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4、排名的震撼(第1/3页)
    凡人会经历生老病死,修士也会。

    且修士在修炼的路上,还会经历三灾九劫,犹如逆旅,比之凡人,更显得危险重重。

    此时剑神王言一,便仿佛是所有的病灾都降临在了他的身上一样。

    一瞬间,他乎整个身躯,都溃烂腐朽,要化作脓水一样。

    但他的速度依旧快如闪电。

    他手中的剑,璀璨宛若黎明星辰。

    身影交错。

    血光崩飞。

    鬼蛊圣子胸口,出现了一个前后透亮的血洞。

    那是被剑刺穿身躯的伤痕。

    “怎么会?”

    鬼蛊圣子面如见鬼,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样虚弱,苍老状态之下的王言一,为何还会挥出这样可怕的剑式?

    剑神王言一再度出剑。

    鬼蛊圣子疯狂地后退。

    但那剑式剑光,太神秘,太可怕,很快鬼蛊圣子就感觉到了,无所不再的杀机,将他彻底笼罩,任他施展其他何种蛊术,都无法阻拦王言一的剑,反倒是他自己的身上,不断地增添着新的伤痕。

    最终,他直接退下了一号诛仙台。

    “我输了。”

    他浑身伤痕累累,站在诛仙台之外,神色复杂地看着王言一。

    而此时的王言一,就像是一个快要融化的雪人一样,浑身血肉化脓,几乎不成人形,唯有手中剑,稳,亮,准!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并没有修炼势界。”

    鬼蛊圣子身是血,就是想不通。

    在自己的天巫鬼界势界之中,王言一明明被剥夺了生命寿元,也被种下了各种蛊灾病症,完都表征了出来,但为何却依旧具有那样的战斗力,仿佛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剑光流转,氤氲迸发。

    王言一的身形,被剑光笼罩。

    然后他体表模糊的血肉上,有活物蠕动,接着一只只奇形异状的蛊虫,被直接从化脓的血水之中被逼出来,坠在地上,瞬间死去。这些蛊虫,正是造成了王言一苍老,重病的根源。

    鬼蛊圣子并非是掌握了岁月的力量,而是掌握了类似的蛊虫蛊术而已。

    祛除斩灭了蛊虫之后,王言一身上下的所有苍老、疾病状态,瞬间消失。

    他重新变成了那个面容精致的削瘦年轻人。

    护身上下,毫发无伤。

    鬼蛊圣子盯着他,不甘心地再度问道:“为什么?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剑,破万法。”

    王言一的答案很简单。

    说完,他转身离去。

    双剑自动飞舞,回到了身后,飞入剑鞘。

    胜负已分。

    李牧看的如痴如醉。

    鬼蛊圣子的蛊术固然是令人惊叹,但最令李牧震撼的,还是王言一的剑。

    这种剑,已经不是招法, 不是战技,也不是意与势。

    而是,一种信念。

    必胜的信念。

    李牧看得出来,处于天巫鬼界之中的王言一,的确是遭受到了重创,肉身几乎化作脓水,被剥夺了生命的活力,不管鬼蛊圣子如何做到,对于王言一来说,都是极大的危机。

    而他最终之所以能够获胜,就是对于自己手中剑的自信。

    忠诚于剑。

    寄情于剑。

    剑,即一切。

    所以他挥出的剑,才能斩破一切,斩碎势界。

    当然,真实的一切不像是语言上表达的这么简单。

    武道修炼,在于境界,也在心境。

    而心境,则是对于拥有对应境界的人来说的。

    再高明的道之心境,说给不通武道的凡人,说给武道低微的弱者,也如对牛弹琴一样,没有意义。

    但王言一对于剑的炙热,给力李牧很大的启发。

    不管是刀剑,还是其他兵器,万千招式,殊途同归,都是一样的道理。

    王言一的剑,给了李牧的刀很大的启发。

    王言一这个人,也给了李牧很大的启发。

    这时,一号诛仙台的周围,响起了惊天动地山呼海啸一样的欢呼声。

    无数修士在为剑身王言一的胜利而欢呼。

    “剑神!剑神!剑神!”

    有人在大声地欢呼着。

    这个从微末之中走出和崛起的年轻人,用他手中的剑,向前的每一步,获得的每一场胜利,都像是在向每一个出身卑微平常的修士证明,哪怕是没有神功秘法的支撑,没有顶级种族的背景,普通修士也可以掀起属于自己的狂潮。

    贵宾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