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意外的出现(第1/2页)
    郭凡也是一位很特殊的驭鬼者,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可以和手中那灵位相片当中的“人”进行替换。

    与其说是和人替换倒不如说是和鬼替换。

    那老旧而又诡异的灵位当中隐藏着一只真正的鬼,没有人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找到这样一件可怕的东西,也没有人清楚他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成为的驭鬼者,只知道他的这种能力在某种情况之下是非常有价值的。

    捧着灵位往前走的郭凡在化身成为了真正鬼的情况之下几乎可以应对任何一种凶险的情况。

    因为鬼不会死。

    哪怕是面对s级的灵异事件他也有绝对的信心活下来。

    千万不要小看这活下来这三个字。

    就算是最顶尖的驭鬼者在真正和鬼接触的情况之下也是有大概率会被杀死的,所以任何一种能活命的能力都是非常珍贵的。

    一旁的陈义此刻看着已经变成鬼的郭凡往前走去神色格外的凝重。

    只希望期间不需要出什么意外才好,否则接下来将会变的格外的麻烦,一个不好自己死在这里也是很有可能的。

    “只需要保守的将这鬼画中走出的鬼引走就行了,他应该没有问题,虽然他距离身体里的鬼复苏已经不远了,可只要能顺利完成这次的任务总部那边肯定是会保下郭凡的,而且仅仅使用一次鬼的能力他还是顶得住的。”钟山心中暗道。

    郭凡之所以敢这样拼,也是为了争取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他和其他的人不一样,他是驾驭了两只鬼的驭鬼者,并且还接近厉鬼复苏的阶段,所以想要继续活下去的成本和代价远远超过了驾驭了一只鬼的人。

    在没有足够的功劳情况之下,王教授那边是不会把太多的资源花在郭凡身上的。

    寂静的马路上。

    远处走来的五个可怕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近了。

    郭凡依然缓慢的往前走去,他浑身阴冷的可怕,身上充满了尸体的腐臭味,一张和他本人略有不同的脸上破烂而又狰狞,最为诡异的是那双黯淡,死灰的眼睛,看似麻木无神,但却又透露出诡异的目光。

    像是一个早已死去多时的人正在打量着这个世界。

    普通人若是夜晚和这样的一个人对视一样,估计一辈子都要陷入噩梦之中。

    然而使用厉鬼的能力并非没有代价的。

    随着这只鬼继续往前走,身处于灵位相片当中的郭凡此刻脸色越发难看了,之前只是苍白没有血色,但是现在却黯淡发黑,像是要逐渐的腐烂一样。

    而且郭凡的脸上也逐渐出现了一些伤痕,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硬生生的抓出来的一样。

    伤痕在一点点的缓慢变多,但是相反的是捧着灵位继续往前走去的鬼,脸上的伤痕却又是在消失。

    鬼,在逐渐的侵蚀郭凡。

    这种和鬼相互交换的能力同样也是有代价的。

    在以前郭凡状态好的时候,他遇到危险可以把灵位当中的鬼放出来替代自己,可以抵挡其他鬼的袭击,甚至他能将身体一些受到伤害的地方转移到鬼的身上,从而保证自己不会轻易的死去。

    然而时间一长,郭凡发现灵位当中的鬼已经越发的和自己接近了。

    自己每一次替换鬼,鬼也在替换自己。

    到最后,郭凡已经可以预见,自己最后将被困在这诡异的灵位当中,而鬼将取代自己从灵位当中彻底的走出来。

    “如果不是上次在机场的时候因为那个杨间的缘故被鬼袭击了一次,我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没有这么糟糕。”

    此刻,身处于灵位照片当中的郭凡目光冰冷,脑海之中想到了那次被袭击的事情。

    那一次,是致命的袭击。

    脸上被抓出来的伤就是另外一只鬼造成的。

    这种伤看似很小,但是影响却很巨大,郭凡到现在都没有好,连灵位当中的鬼都无法修复。

    若是换做是平时,哪怕是断了一只手,身体被车来回碾压几十遍,只要和鬼替换一次伤势也可能立刻恢复。

    果然。

    能对付鬼的就只有鬼。

    鬼的袭击哪怕伤害再小,也远远超过一些常规物理手段造成的伤害。

    短暂的前进之后,远处那五个从鬼画当中走出来的人终于是来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距离。

    郭凡也好,旁边的钟山,陈义也好,都已经能够清晰的看见那五个人的衣着,相貌,甚至是脸上的表情。

    “是他们。”

    可当见到那五张略微熟悉的脸庞时候,三个人顿时就愣了一下。

    他们之前以为鬼画走出来的是五只未知级别的可怕厉鬼,然而当真正开始接触的时候才蓦地发现,这五个人竟然是之前参加总部会议的几个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