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郑氏才女(第1/2页)
    1175郑氏才女

    见得郑丽婉如此求情,李破军却是嗤笑一声,直俯身前倾看向郑丽婉,“谋逆之罪,该当诛族,郑氏断臂求生,才得以保,我凭什么饶了你们?”

    凭什么?郑丽婉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是啊,凭什么?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凭什么答应你一个戴罪女子。

    “小娘子可曾受伤,在下略懂医术,要不要在下看一看?”

    那和煦又带着几分歉意的笑容浮现在脑海里,耳畔萦绕着温声细语,可是抬头一看,眼前这个身着白袍,嘴角带着邪魅不屑笑容的男子,似乎并不是昔日长安官道上那个披甲将军,人是那个人,只是时过境迁,二人面对的身份却是发生了改变。

    自己已成了戴罪的阶下囚女,不再是那个闪耀的世家嫡女,而他也不是那个得胜归来的少年将军,已成了冷血无情的太子殿下,这一幕,让郑丽婉有些惶然。

    看着眼前这女子眼神凄艾的看着自己,李破军只觉得被看得心底发毛,咳嗽了一声,坐直了身子,“说出让我心动的条件,或许我能够网开一面”。

    郑丽婉闻言凄然的眼睛一亮,然而绞尽脑汁也没想出让李破军心动的条件。

    见得这女子神情恍惚,李破军虽然自认为不是好人,但是也没到冷血的地步,想了想历史上郑丽婉那不亚于武媚娘的手段和智谋,当即也是心血来潮,好奇的问道“你可知你郑家为何有今日?”

    郑丽婉闻言美眸闪动,捋了捋鬓角几丝乱发,看得李破军心底一动,郑丽婉抬头看向李破军,也是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固有我兄长自作聪明,自取灭亡之故,但实则是朝廷已容不下我等世家的存在”。郑丽婉婉转轻柔的说道。

    李破军听得面容一肃,郑氏才女,名不虚传啊,也是正身道“细细说来”。

    “若天下知识共有一石,则九成知识皆在世家,世家掌握着书籍,掌握着经史子集的知识,从汉之举孝廉到魏晋之九品中正,官吏士子多出于世家,贫寒子弟难有出头,且朝代更迭,也多由世家影响,是故有千年世家,百年王朝之说。今上与殿下皆乃英明武烈之君,断不会容忍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但今上与殿下比之魏文隋炀又多了许多手段,若我猜的没错的话,如今这卖的火热的廉价书本,还有那人人知晓的造纸印刷两术,也定是殿下传出的,意在掘世家根基……”。

    郑丽婉婉转的声音慢慢说着,而那脸上浮现的睿智和自信,也让李破军阵阵失神,自信的人最美,何况本就是“容姿绝姝”的郑氏明珠,当今封建礼制下的社会,很少能够见到这种睿智而又自信的“奇女子”了。

    “嗯,很不错,不就是郑氏才女,果然机敏睿智”李破军等到郑丽婉说罢,也是拍手赞道。

    郑丽婉眼中露出兴奋之色,又是兴致勃勃的顺着说下去,果然,李破军也是一直是一脸欣赏的静静听着。

    待得郑丽婉,说罢李破军抬眼一看,只见得郑丽婉眨巴着明亮的眸子看着他,眼中满是希望,李破军噗的一声笑道“怎么?你不会以为就这些就说动我了吧”。

    郑丽婉眼中一顿,抿着嘴看向李破军的眼睛满是委屈,这太子当真是无情,多少五姓公子哥对她施展千般手段,她正眼都不瞧人家,现在这么委屈求的迎合太子,他竟是丝毫不为所动,这让郑丽婉第一次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不自信。

    看着郑丽婉的委屈模样,李破军也是愣了愣,食指敲打着案桌,直道“这些只要是稍微明智之士都能够看出来,只会夸夸其谈却是没用的,有何办法可以削弱世家,你这郑氏才女尽可以说来听听,若是有功,我自会考虑网开一面的”。

    李破军又不是杀性重的屠夫,这安远堂千余口人又不尽是坏人,其中定有良善着,不问青红皂白的乱杀一气,也是太过残忍了,而且看这才貌双的郑丽婉,若是直接杀了,为免太缺德了,毕竟作死的只要郑玄毅。

    听得这话,郑丽婉不仅没有失望,反而精神一震,直问道“殿下竟相信我这女子之言吗?”

    听李破军这口风,竟是要听听郑丽婉的主意的样子,要知道这个时代,哪有女子指点江山的事,女子纵是能够出谋划策,也是被男人看不起的,看李破军正襟危坐,侧耳倾听的模样,竟是颇为看重郑丽婉的意思,这让郑丽婉如何不激动。

    然而李破军心中也是在想,都说郑丽婉的聪明不下武媚娘,堪称唐初第一才女,说不定真有可行性的主意。

    “嗯?如何不相信,女子亦能顶半边天,如商之妇好,汉之迟昭平,还有我的姑姑,我朝平阳公主,都是巾帼英雄,女中豪杰,羞煞了多少男儿,女子之言又怎么不可信呢?”

    李破军也是转着茶杯微微笑道。

    听得李破军这惊人之言,郑丽婉简直是惊喜莫名,心里那是兴奋极了,太子殿下竟是一点都不看轻女子,再想起自己父兄和宗族长辈,郑丽婉的心简直是凉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