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王玄策说薛延陀(第1/2页)
    1132.王玄策说薛延陀

    王玄策来得殿中,微微抬头一看,便是看见位于上首的李世民正是含笑看着他,下座两侧之人他也是认得太子殿下和顶头上司鸿胪寺卿,当即便是走上前朗声拜道:“臣鸿胪寺司仪录事王玄策拜见陛下”。

    “嗯,你就是王玄策,很好,免礼”。李世民捻着胡须颔首笑着看着王玄策。

    首先第一次见这个王玄策,李世民就是很满意的,无他,只因为气度。这个王玄策不仅姿容英武,而且气度淡然,从容不迫,见着他这位大唐至尊一点也没有失态,着实是个人物。

    “谢陛下”王玄策有些搞不明白李世民找他来的意图,只得安心等候询问,但也没忘了给李破军和唐俭行礼。

    “王录事,听茂约说你熟知诸夷地理人文,学识渊博,朕有一事问你可否?”李世民尽量保持着和煦,面带微笑说着。

    但是李世民毕竟大唐皇帝,说话间气势使然,王玄策也是躬身应着,颇有压力,“谢唐大人盛赞,臣不敢当,臣确对诸夷略知一二,陛下但请吩咐”。虽然第一次见皇帝陛下有些压力,但是王玄策毕竟是王玄策,仍是不卑不亢,并且很有自信,有句话说得好,有自信的人最美,有自信浑身精气神都不一样了,此时王玄策就是这样,李世民看到的是大唐外交部门的一个朝气蓬勃,充满自信的官员,印象分简直是直线上升。

    若是王玄策像那帮子腐儒一样学着谦虚自谦,或者拍着胸脯狂妄自大,这两种情况李世民对他都不会有好感。只有这样谦逊而不是自信的充满朝气,才是王玄策这样刚入仕途的年轻官员所应该的。

    “哈哈,好啊,朕问你,薛延陀真珠可汗夷男的子嗣情况具体如何?你可知晓啊?”李世民俯身前倾盯着王玄策问道。

    王玄策闻言心头一松,原来是了解这个,那就好说了,若说起各国风俗地理人文内情等等,他最是不怕了,多年来他就是致力于了解诸夷的事情上,这就是他最大的知识宝库了。

    当即剑眉一挑,微微含笑道:“回陛下,臣略知一二”。

    “讲!”李世民眼睛一亮,斩钉截铁道,同时挥手跟李破军道:“我儿记下来”。

    李破军一怔,王敬忠奉上了纸笔,李破军笑了笑拿起笔纸做起了记录。

    王玄策见状也是咳嗽了一声,站直了身子,正欲开口,李世民挥手道:“坐,上茶”。

    王玄策这回是惊到了,忙是拜谢,感激涕零的坐在最下首。

    他一个九品官儿,居然能够在皇帝太子还有一个三品大员面前有座位,还有茶水奉上,真是莫大的恩典啊。

    当即搜肠刮肚的整理词汇直道:“夷男可汗本名乙失夷男,乃东突厥处罗可汗之子,頡利可汗之堂弟,夷男本为西突厥统叶护可汗麾下,贞观元年,西突厥大乱,统叶护可汗被杀,夷男率领部众七万族人东逃,投靠堂兄頡利可汗,頡利暴戾无道,部众纷纷弃暗投明,夷男亦领延陀、拔野古、薛、回屹、同罗等部落请求归附大唐,陛下圣德,于贞观二年册封其为薛延陀汗国真珠可汗。薛延陀可贺敦(王后)乃是室韦部嫡女,生嫡次子拔灼,拔灼深受夷男宠爱,年仅十五便为万夫长,统领一部室韦部落,其人阴狠奸诈,志向远大,常向人言其必定要建立超越冒顿、檀石槐的功绩”。

    说到这儿李世民也是笑了,“这些蛮子倒是挺会励志,可惜我大唐不是汉初,亦不是汉末啊”。

    李破军也是摇头一笑,这些草原上当真是崇慕强者到了极致了,匈奴冒顿灭东胡、征娄烦、夺河套建立起超大的匈奴汗国,还将汉高祖刘邦给围困在白登,确实是一代草原雄主,不过那是因为经历过秦末战乱,汉初国力衰微,需要用黄老之术休养生息。

    而鲜卑檀石槐灭夫余、征丁零、讨乌孙,尽取匈奴故地,建立起跟匈奴汗国一样强盛的鲜卑汗国,那也是牛叉的雄主,不过那是因为汉末天下大乱,诸侯乱战没精力去管他,绕是如此,曹操袁绍公孙瓒田豫吕布等人也是让鲜卑不敢南下牧马……而现在的大唐如日放升,可不是汉初跟汉末的羸弱帝国,所以李世民才如此嗤笑,尽管也发生过渭水之盟,但是李世民有足够的自信,此事以后将不会再有,至少他在位时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你继续说”李世民打断话之后也是伸手示意道。

    王玄策点点头继续道:“夷男的庶长子叫曳莽,乃歌姬所生,其母难产而死,且曳莽面容丑陋,夷男不爱之,自幼便被抛弃漠北,独管一部,曳莽性情暴烈,好杀人,甚是凶残,薛延陀民众称之曳莽屠夫,因其凶名,故在薛延陀颇有威望……”。

    王玄策口若悬河一直说着,似乎整个薛延陀情况都是了然于胸。

    说罢之后,颇为寂静,王玄策看见李世民在闭目冥想,太子殿下也是持笔速写,唯有唐俭捻着胡须一脸欣慰加欣赏的看着他点点头,王玄策也是微微颔首回应,心思不明的等着李世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