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海安成家(一)(第1/2页)
    1117.海安成家(一)

    “沈耀乃是沈光亲弟,一身功夫也是了得,以往只是听说了他在百骑,却是形影不定,从未见过。如今看来,应是圣人对其另有安排了”。长孙无忌捻须笑道。

    “那这消息是真的无疑了,三日后就需要舅舅多加费心了”。李破军将手中的册子递给长孙无忌直道。

    长孙无忌看着册子,眼露厉色,“殿下放心,保叫他一个也跑不掉”。

    长孙无忌可不只是会刷阴谋诡计,跟随李世民南征北战,也通兵事。现在有了这准确情报,剿灭一个江湖帮派还不是手到擒来了。

    漕帮,各地舵主执事等骨干成员忽的接到无影使传令,三日后,聚集布政坊刘家布庄商讨大事,大事是什么,一众成员并不知道,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听令,无影使的强大他们是亲眼看见的,现在漕帮无主,无影使差不多就是代帮主行事了。所以一众刚回到自然驻地的舵主执事们,又是各自乔装进了扬州城。

    长孙无忌则和左难当商议,军队一切如常,待得三日后再调动。三日后,一旦漕帮骨干汇集,即刻动手,长孙无忌亲率陈子通等扬州府兵围攻刘家布庄,而与此同时,左难当则领大军,分兵数路,沿着册子上的情报去一一剿灭漕帮的隐匿帮众。

    万事俱备,只待三日后行事。

    而此时的海安城,高季辅却是面临着未知的危险。

    海安,在盐场清查完盐户的高季辅回了县中临时的盐政巡院衙门,新盐法在产盐区设置盐政巡院,负责推销食盐、缉查私盐等一切产销工作,说白了就是负责产盐区一切的有关于盐的工作,看着手中这本册子,高季辅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海安作为盐法改革试点之地,总算是完美推行了。

    接下来高季辅只需要将在海安推行盐法的步骤,以及注意事项等相关事宜写个跳陈,而后各地方照样实行便可。

    手中一本厚厚的册子,上面登基了海安的所有盐户,盐户是世袭的,盐户子父相承,世代为业,由他们在盐监的质量监管下生产出来合格食盐,然后盐监酌价收取,官府盐监再将盐税加入卖价(寓税于价)后转卖给盐商,商人交钱领盐后,自由运销,所过州县不再征税(若是运输到穷乡僻壤,商人罕到之处,再由官设的“常平仓”以济其缺),如此,即形成了民制,官收,官卖,商运,商销的五步纲领,这套盐法给高季辅取名为就场专卖制。

    高季辅真觉得太子殿下是个人才,这等盐法绝对是开天辟地以来最为完善,最为合理的盐法,依照高季辅的眼光看来,至少数百内,这套盐法不会过时。

    正当高季辅为亲自参与并推行这套盐法而激动之时,房门轻轻的打开了。

    高季辅抬头便是问道:“可是有什么消息?”他在海安地位特殊,县令都不敢不敲门就进来,敢这样不告而入的人,也只有那些人了。

    “高副使,这几天最好多待侍卫,海安范家,成家不太老实”。那推门而入的人微微躬身行礼道。

    高季辅闻言也是收起册子,正色道:“怎么?你们发现了什么?”

    “范成两家最近与李家堡,皋田坝两处盐监来往密切,昨日晚密会于城南五香楼,今日,范成频频调动私兵,数百私兵暗自调出了海安,不知去向”。那身着皂衣之人正是李破军的暗影忍者,也是守卫十二忍之一,被李破军特意调来协助高季辅。

    高季辅闻言也不惊讶,直眯眼念道:“李家堡,皋田坝……那是李明德和成冲二人了,呵呵,早就看出这两人不安分,都已经给他补偿了没想到还是要来找死啊”。说到这,高季辅起身拱手道:“劳请阁下暗查此二人,但有异动,请来相报”。

    皂衣人点点头,留下一句,“这是自然”,便是闪身出了门。

    看见这皂衣人颇不讲情面,行事雷厉风行,来无影去无踪,高季辅也是心惊,又是苦笑。在太子殿下麾下虽好,但有这样一帮人存在,身为属下,亦是胆战心惊啊。

    皋田坝,这是海安临海的一处大村落,村人都以制造海盐为生,制海盐收入也是不低,即使有层层盘剥,但比之农耕却是要强的多了。

    所以这皋田坝也是不属于某些地方的小州县,村中家家户户都是砖房,村民家境颇为殷实,村中有一座五进宅院颇为显眼,这是本地村正成冲的住宅。

    成冲作为村正,领导村民制盐,再销售给有盐引的大盐商,这其中可是赚的盆满钵满的,但是自从推行这个新盐法之后他的收入来源也就断了。

    虽然这个高副使让他担任本地盐监,虽然说这个盐场盐监暂时还没有明确没有品级,但是高副使承诺过,等到盐法推行成功后,最起码也是个流外二三等的品级,但总比他之前那个不入流的村正好多了。

    按理说好歹做了个官儿,成冲该是高兴才是,但他却是高兴不起来,不只不高兴,还很愤怒。区区一个流外二三等盐监有个屁用,有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