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王队长自杀(第1/2页)
    1031.王队长自杀

    看着手中这份证词,李破军想了想提笔写了一封长长的书信,当夜就派人将书信传至长安。

    “大将军,那张宝相回去之后愤愤不平,多有怨言,你说他会不会……铤而走险啊?”李破军把信传出之后,李震近前来低声说道。

    李破军听了也是一怔,张宝相有这个胆子?不过仔细一想想,可能还真有,张宝相本就是出身草莽,没什么忠义可言,当年西秦将灭,他毫不抵抗的麻溜率兵归降,由此可见,此人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忠义,只有富贵,典型的有奶就是娘。

    现在即使是头猪,也知道张宝相处境不妙了,他张宝相难道会安心待宰吗?要知道他手中可是有些一万甘州西凉兵的,自古西凉出猛士,这些西凉兵可是一个二个都是彪悍的很呢。

    心想到这儿,李破军也不得不提高警惕,直吩咐道:“着暗影看牢张宝相父子,一有暗动,即可汇报”。

    李震闻言下去了,李破军独坐帐中,想了又想也是觉得李震所言甚是有礼,看见张宝相那脑生反骨,桀骜不驯的样子,李破军越是觉得此人会有变故,当即起身直向中军大帐而去,他必须得让李靖提防着点。

    冲川谷,说实话李道宗心里有些憋屈,他好歹也是堂堂郡王,一道行军总管,现在副总管张宝相率领一半人马去了中军听调,自己却是仅率五千兵马屯兵冲川谷,还附带着照看数百伤兵,这数百伤兵还是太子殿下的宝贝疙瘩还不能疏忽了,即使是李道宗心性敦厚宽容,也是感觉有些憋屈的,但是他也知道,西边儿高昌,吐谷浑态度不明朗,铁山大营需要一个前哨守卫,冲川谷位置隐匿,确实适合屯兵。

    伤兵营,李道宗又来看这些太子殿下的宝贝疙瘩了,同时他也是打心眼里敬服这些军士,从不以郡王姿态自居,进伤兵营之后,亲**抚,言笑欢谈,从无贵族包袱。

    然而他今日悠闲的来得伤兵营门口之后,正欲进去,忽的,里面传出一阵惊慌。

    “啊!他死了……”。

    “王队正死了……”。

    李道宗听得这话自若的神情一怔,而后急忙快步进营。

    一进去便是看见一顶大帐前被围住了,一些能够走路的伤兵纷纷上前伸头看着里面。自从李破军来过之后,伤兵营的待遇也是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拥挤不堪的通铺大棚换成了三五人一顶帐篷,也不是在那阴暗潮湿的谷凹里了,而是在谷中的向阳地方,有些暖阳的时候,伤兵还可以出来晒晒太阳。

    “怎么回事?”李道宗上前沉声喝道,一众围观伤兵纷纷退散开。

    伤兵营的检校病儿官(军中医官)赶忙上前,“总管,神策军队正王皓死了”。

    李道宗一愣,王皓?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上前一看,果然,帐中那仰躺着死不瞑目的人,正是之前李破军给他缝过伤口的王皓。

    李道宗见状眉头一拧,直喝问道:“怎么死的?”他还以为是这些负责人懈怠呢,可是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了。

    被太子殿下缝过伤口后四五天却是突然死了……难道是太子殿下的人肉缝合不行,这样的话可就不妙了。

    检校病儿官闻言直拱手道:“禀总管,王队正应是自杀身死”。

    李道宗听得一惊,自杀?何故自杀?

    那医官上前拿起王队正的手,直道:“总管请看,王队长是拿发簪自己刺喉而死”。

    李道宗忙是上前一看,果然,王皓手里紧握着一根木簪,而弯曲的喉咙上正好一个血洞。

    但是李道宗很是不解,王皓为何要自杀呢,昨日医官复查,不是还说他恢复的很好吗,李道宗掀起王皓短衣一看,那半尺长的伤口基本上粘合了,相信再过几天,应该就能长好了,这重伤都已经好了,为何还要自杀呢?难道是他杀?李道宗本能觉得此中定有蹊跷。

    这时,零时充当仵作的医官咦了一声,从王皓身下掏出一张折的严严实实的粗纸。

    “总管,你看这”。医官将纸递给李道宗,李道宗接过一看,只见纸面上用炭条歪歪扭扭的写着五个字,依稀可以辨认——“大将军亲启”。

    李道宗一怔,正在拆开纸张的手一顿,这显然是王皓临死前留给李破军的绝笔,还写着亲启,那他肯定是不能够拆开的,乱看他人信件是不道德的,当即好生放入怀中,看着王皓的死不瞑目,李道宗眉头紧皱,最后丢下一句“就地安葬”便是回营了。

    一回营,李道宗立马提笔叙说了一些,将那张纸好生放入信封,封上火漆,即可命亲兵送给铁山李破军。

    而此时,千里之外的京城也炸窝了。

    东突厥灭了,消息传来,举国环腾,纵横草原数百年的东突厥就这样被灭国了,大唐子民无不挺胸昂首,自豪满满。

    而伴随着东突厥灭国消息传来的还有太子殿下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