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痛哭的李世民(第1/2页)
    751.痛哭的李世民

    中午在杜府,杜如晦夫妇俩好一阵设宴款待,宾主尽欢,只不过李破军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待得一出杜府李破军就是迫不及待的将孙思邈拉到一边,“真人,杜伯父当真只是身体虚弱,不碍事的吗?”

    见得李破军身为储君,这般急切于杜如晦一个臣子的身体,孙思邈眼中也是闪过异色,继而也是一叹:“杜相公元气大损,本源受创,岂是那么容易改善的,再加上杜相公殚精竭虑,忧思甚多,人之精气神亦是不足,元气乃生命之本,元气不足则易生病症无抵抗之力,是故杜相公年不过四十许,须发皆白,且易脱发,身体冰寒,气脉不通,更有肾脏衰竭,尿频尿急,风湿失聪等诸多并发之症,欲要养气,说难也难,诸如老道闲云野鹤,自是养得,然杜相公国之宰辅,难有一刻闲暇,如何去养啊”。

    听得孙思邈的话,李破军也是心情复杂,孙思邈说得简单通透,他倒是听得懂,人之本源,元气,说玄也玄,但不能否定元气是确切存在的。

    之前就是看见杜如晦每日里低沉沉闷,时而唉声叹气的一副认命的消极,李破军就是劝其振作起来,积极乐观,就是为了维持精气神,也就是意志力只要意志力顽强,连诸多癌症都能挺过去的。

    房谋杜断,杜如晦本就不善言辞,寡言少语,只有在房玄龄等人谋划好了诸多计策之后,这位智者方才一言定之,决断出最好最有利的策略,本身就是沉闷性子,不甚开朗,得欲明主,呕心沥血十余年,好不容易可以施展胸中治国方略大展雄途的时候,却是发现身子骨不顶用,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的,杜如晦这沉闷性子更是郁郁寡欢了。

    “所以真人方才表现出很轻松的模样,说杜伯父的身子无碍可以治愈,就是为了让杜伯父打起精气神,积极乐观?”李破军也是在直说道。

    “积极乐观?不错,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好活歹活不过数十年,何苦处处跟自己过不去呢”。孙思邈也是仰天一笑,捻须直笑道,甚是洒脱。

    李破军看着也很是佩服,这就药王啊,不愧是能够活到一百四十岁的老神仙啊。

    “那请真人透个底,杜伯父……阳寿约摸多少?”李破军直掩嘴低声问道。

    孙思邈闻言眼睛一凝,好半晌,直说道:“若老道不来,当活不过天命之年,今我来了,可至耳顺”。

    李破军听了便是一惊,不来的话活不过天命之年,那就是五十岁了,历史上的杜如晦确实就是四十多岁就死了,现在有了药王,可至耳顺,那就是六十岁了,竟是能够延寿十余年,李破军怎能不喜,至于十余年后杜如晦怎么样那就只能看天意了。

    带着孙思邈直接进宫了,路上李破军忽的一顿,忙是问道:“元气大损,真人,秦伯父也是流血过多,元气大损,更是暗伤许多,不知比起杜伯父之症,那个严重些?”

    孙思邈闻言一笑,直说道:“老道问过了,杜相公乃是早产,且幼年便是多病,先天本源便是不足,秦柱国当世猛将,武艺高超,必是元气足壮之人,又懂练体之法,岂可相比啊,只是秦柱国受伤颇多,人之自愈有限,未经有效治疗,必有暗伤,这倒是个麻烦,且待明日去看看再说”。

    李破军听了想想也是那么个道理,秦琼人高马大,身强体壮的,虽也是伤了元气,但是两者也是不一样的

    太极宫,甘露殿。

    “阿耶,这位就是太白山清云观妙应真人,药王孙思邈”。李破军引着孙思邈拜道。

    “贫道孙思邈拜见陛下”。孙思邈也是做了个道揖拜道。

    “哈哈,真人有礼了,朕日思夜想,我儿可算是把真人给请下山了,真人这边请坐”。李世民也很是客气,没有端着架子,几步下了陛阶,双手扶着孙思邈引入座位。

    “谢陛下”,孙思邈虽然是随性不羁,但是世俗间的礼法还是要遵守的,至少忠君爱国,这也是道门要旨了,对李世民那也是恭谨的。

    此时的孙思邈也是在暗自心惊,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李世民,早在李世民为秦王横扫天下的时候他就是见过李世民,只不过李世民自己不知道,当时孙思邈见得李世民就是惊为天人,现在近距离看到,更是感受到了李世民的不凡。

    见礼寒暄罢了,李破军也是直说了杜如晦的病症,李世民听罢竟是眼眶通红,直拜谢孙思邈为杜如晦续命,天子之礼,孙思邈那敢生受啊,忙是侧让。

    “阿耶,我去把阿娘叫过来”。见得李世民与孙思邈一时召唤甚欢,李破军主动说道,这说可是把李世民给提醒了,忙是说道:“快去快去”,而后直接抛弃了他们讨论的“道”,一脸忧色的叙说着长孙无垢的病症。

    “真人,你乃当世药王,神仙中人,你看这气疾之症,可有何办法医治啊?若有需要,真人尽管提”。李世民直希冀的眼巴巴的看着孙思邈。

    孙思邈闻言苦笑一声,出自皇帝之口,这药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