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第1/2页)
    710.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见得李世民又是瞪眼暴喝,长孙无垢爱护儿子直是拉了拉李世民的衣袖直说道:“哎呀,天天成何体统成何体统的,虎奴这不想着给丽质她们做被子的吗,他自己不也是没睡觉的”。

    李世民闻言咳嗽一声,摸了摸鼻子,好像在示意观音婢啊,给我面子,面子,朕不要面子的吗。

    当即也是指着大口喘息的护卫与一众宫女问道:“他们便是在制作棉被?”

    李破军见得李世民息怒了忙是热情的释疑道:“是的阿耶,您请看”。

    说着指着侧边三五个蹲着扯着白叠子的宫女说道:“这几人是负责把棉絮从棉籽上扯下来”。

    转身指着那个苦哈哈侍卫说道

    :“他是负责把这些扯下来的棉絮用弓弦给弹得松软蓬松”。

    说着又指着来回把棉絮装袋的宫女:“她们就将松软的棉絮拿去殿中,交给秋儿紫菱她们用被面缝好,这样一条御寒暖和的棉被就做好了”。李破军直兴致勃勃的介绍道。

    李世民也是认真听着,蹲下拿起一坨棉絮,揉一揉捏一捏,而后直问道:“这白叠子当真能御寒?”这么蓬松松软的毛团如何能比厚实的麻葛还能御寒呢。

    李破军见得李世民不信,直嘿嘿一笑,直拍拍陈康说道:“去把那护膝拿来”。

    陈康麻溜的拿来了两个臃肿胖大的圆布筒子,看得李世民有些迷糊,“这是何物?”

    “来来,阿耶且坐下”。李破军扯过一把椅子,扶着让李世民坐下。

    拿起那护膝便是往李世民腿上绑着,李世民也是看懂了这个圆筒的用处,就是在腿上绑着的。

    将护膝绑好之后,李破军直嘿嘿一笑,“阿耶,你这老寒腿怕冷,孩儿特意先用棉絮做了一对护膝,怎么样?是不是暖和多了?”

    李世民两腿上绑着臃肿的棉花护膝,显得双腿很是胖大笨重,不过李世民显然不是在意外观的人,站起来跺了两步,踢了踢腿,面露诧异,长孙无垢见状也是上前问道:“如何?二哥,可是暖和了?”

    “嗯,此物不错,确实暖和不少,至少挡住了刺骨寒风”。李世民拍拍腿上护膝哈哈笑道。

    长孙无垢见得也是欢喜的不行,直是笑道:“虎奴真是有心了”。

    李世民闻言也是脸色稍缓,不过继而又是脸色肃然,“这棉……棉被虽好,但你却不该在东宫制作,如此兴师动众,只为一奇淫巧物,太子之尊,却行匠人之事,难免为人诟病,你还是想想如何应对明日御史的弹劾吧”。

    李破军听得一脸惊诧,直瞪大了眼睛,卧槽……就这御史也要弹劾。

    见得李破军瞪眼,李世民咳嗽一声直挥袖喝道:“看我作甚,瞪御史去”。见得这父子俩大眼瞪小眼的,长孙无垢也是捂嘴咯吱笑着。

    我自己在自个家里弹棉花玩,你御史一个臣子一个外人还要管?当然李破军也知道,那些御史见他在宫中做奇淫巧物行匠人之事,一定会看不过去的,毕竟士农工商的阶级不能乱了。

    “阿耶,我这是为君分忧,为国建功的啊,孩儿不要奖赏也就罢了,他们如何能够弹劾我”。李破军一拧脖子直背手说道。

    “为君分忧?你欲以朕作挡箭牌吗?”李世民听了点点头,而后又是眯眼威胁道。

    李世民还以为李破军说的为君分忧是制作棉被护膝给他,解了他老寒腿的疼痛呢,届时御史弹劾之时,李破军就说是为了尽孝道,专门制作棉被给父母以御寒,这样的话御史是绝对不可能说什么的,毕竟国朝以孝治天下,孝乃百德之首,李破军这样说的话,御史屁都不敢放一个,难道还不让太子殿下尽孝心不成。

    李破军听了一愣,继而也是一笑,“这点小事,岂会拿台面上宣扬。孩儿说的另有其事,此处风急寒冷,还请阿耶娘亲屋里坐”。

    说着去拉着长孙无垢进屋去了,

    请着李世民夫妇进了承恩殿坐下,李世民坐在李破军平日做的首位,左看看右看看的,李破军很少在东宫居住,李世民搬进太极宫也是很少过来,所以这承恩殿自从他搬走以后却是第一次来了。

    看着雕梁画栋仍是他在东宫时布置的模样,墙柱上的油漆都是剥落了些许,只有屁股下坐的塌换成了一把太师椅。

    长孙无垢拉着李破军坐在身边,看着略显陈旧的承恩殿,连一丝装饰彩绘都没有,也是心疼的摸着李破军的手说道:“我儿如何居住这般简陋啊?方才看看外间墙砖裂缝,门漆老旧,东宫家令是干什么吃的,如此破落,岂有储君太子居所的威仪”。

    长孙无垢本来也是极为节俭之人的,连衣服都是自己缝补的,但是天下母亲都是爱儿的,恨不得把最好的都给儿女,宁愿自己清苦,此时见得堂堂太子居所竟是破落得如同一个兰若寺似的,哪里不能喝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