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渭水之盟(八)(第1/2页)
    683.

    渭水之盟(八)

    听得房玄龄这番话,马周一昂脖子,想想也是,我乃饱学儒士,岂能与蛮夷计较呢。

    那游骑去而复返,直挥鞭斥道:“大可汗叫你们进去”。话音落下,便随着马蹄声来就是听得一阵呵斥之声,“大胆,岂可对房先生如此无礼?”

    房玄龄二人应声看去,只见得突利可汗纵马而来,啪~的一声突利可汗一马鞭抽在那突厥兵背上,继而翻身下马,又是满脸和煦走过来,直学着中原的礼仪向房玄龄拜道:“见过房先生,阿史那什钵苾有礼了,昨日本汗前去催促粮草,却是与房先生缘铿一面,今日得见,方知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啊”。突利可汗自动的忽略了一旁很是年轻的马周,直拽着词文笑道。

    房玄龄听得这话眼睛一凝,闪过一丝笑意,催促粮草?呵呵。

    当即也是拱手笑道:“外臣大唐使者房玄龄见过可汗,可汗有礼了”。

    马周见得突利没有跟他行礼,当时心中就是不爽,直把头迈向一边没有行礼。

    房玄龄眉头微皱,却是面上直笑嘻嘻的跟突利寒暄着,突利见得大唐丞相,久负盛名的饱学之士房玄龄跟他这般热闹,心中也是高兴,也是忽略了一旁的马周。

    二人当时便是相谈甚欢携手共同走进了突厥王帐,来得王帐门口,颉利可汗也是迎出来了。

    见得突利可汗与房玄龄携手而来,相谈甚欢,眼中闪过一丝阴霾,继而也是脸上堆满笑意,“房中书,本汗等候已久了”。

    房玄龄也是笑着拜道:“见过可汗,有劳可汗相迎,外臣罪过罪过”。拜着隐晦的瞪了一下马周,马周愣了愣,方才是略显不情不愿似的拱手拜道:“外臣马周见过可汗”。

    王帐之中,颉利可汗端坐主位,突利可汗坐在下首第一未,左右分列而坐了,突厥的俟斤、叶护、设等官员与房马二人相对而坐。

    突厥胡人一向喜欢直来直去,颉利可汗饮了一盏酒,直说道:“房中书,不知本汗昨日所说的李世民陛下可曾答应啊?”

    房玄龄见得颉利可汗直呼李世民的名字,也是眉头一皱,只不过随即也是隐忍下来了。

    “可汗,昨日之条件我大唐是不可能答应的,还望可汗以两国百姓为重,一同协商一个可行的盟约”。房玄龄直说道,语气不容置疑,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开玩笑,恁多银钱、布帛和茶叶,怎么可能啊,更别提割地了。

    颉利可汗听得此话眉头一皱,脸色阴沉,还没有说话,一旁的突厥一名叶护便是砰的一声捶在案桌上,“哼,不给钱的话就打,杀进长安城去,什么都是我们的了”。说着如饿狼般的目光狠狠的盯着房马二人。

    房玄龄虽是胆子小,又怕媳妇又怕李世民,但是胆子并不等同于气节,胆子小可是气节大,当即便是嗤之以鼻的一笑,马周听了更是狂笑一声,直拍拍脖子笑道:“哈哈,来,来啊,吾辈岂是惜死之人,砍了这颗头颅,突厥来为我陪葬,不亏,不亏,哈哈”。

    马周不愧是放浪才子,毫无惧色不说而且甚是狂妄。

    房玄龄眼中也是带着欣赏之色,这马周虽是有些不知变通,但是气节却是有的,怪不得陛下点名他随我出使,真是慧眼识人啊。

    颉利可汗面色阴翳,直盯着那狂放不羁的马周,阴测测的说道:“你莫要以为本汗不敢杀你?便是杀了你,李世民亦不会为你出头的,你不是房中书”。

    马周听了眼中闪过不岔,这意思不就是说他不如房玄龄吗,虽然他确实不如,但是当面说不是打脸吗,当即嗤笑一声,直挑眉说道:“那可汗不如试试”。

    房玄龄见此亦是说道:“可汗需得三思,据我所知,贵军粮草将断,是撑不了几天的,而且,呵呵,长安城有一个人,相信可汗应该会感兴趣的”。

    颉利可汗听得房玄龄说出突厥粮草不济的事儿,也是脸色不善,听得后面不由得好奇,直挑眉问道:“何人?”

    “执失思力”。房玄龄自信一笑,捻着胡须看着颉利可汗,一副智计在握的模样。

    果然,颉利可汗听得这个名字噌的一下坐起来,直喝问道:“什么?执失思力没有死?”

    而一旁的突厥众军官也是闻言一惊,突利可汗更是脸色一白。

    “哈哈,我大唐尉迟大将军在豳州望风谷将执失思力生擒了,却是未伤其性命的”。房玄龄成竹在胸的说道。

    颉利可汗闻言顿时大喜,忙是下座急道:“执失思力何在?”

    见得一向阴鸷如同老狐狸的颉利可汗听闻执失思力也是这般失态,房玄龄会心一笑。

    马周一瞥脑袋,直意味深长的说道:“执失思力正在长安城中做客呢,左边美酒佳肴,右边……嘿嘿,右边是铡头大刀,可汗以为该当如何抉择呢?”。

    颉利可汗闻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