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持宠而娇(第1/2页)
    361.

    持宠而娇

    拐角处的李破军听得此处脸都黑了,却是不成想李正如今也是这般嘚瑟了,若是不管不顾,日后怕是会出现太子恶奴欺行霸市的事情。

    听得后面李铁的脚步声来,当即背着手阴沉着脸走进去了。

    李破军一进去,便是看见李正坐在主位上大摆着喝茶,当即便是眉头一皱,再与你亲近,你也是个家生奴才,何以能安坐主人的位子,纵使李破军喜欢人人平等,但是上下级的关系却不可废了,殊不知前世在军中之时,上官坐着,你再厉害也得站着。

    见得李破军来了,李正也是慌忙放下茶杯,过来迎着,可是出口就让李破军不喜,“殿下你可来了,黄公公可是久等了”。

    李破军刚一屁股坐着,听得这一句,顿时大怒,将李正那喝的一半的茶杯扫落在地。

    “放肆,李正你好大的胆子”。说罢又是一拍案桌,“孤堂堂太子储君,军务在身,被你打断军务来拜见宫中内侍,你李郎君好大的面子啊”。

    李破军这一发怒,堂中几人皆是楞了,那宫中来的内侍李破军也是见过,正是那黄内侍,见得李破军发怒,顿时脸色煞白,五体伏地拜道:“殿下恕罪,非是小人之意啊,小人不敢啊,万万不敢啊”。

    李正也是怔怔的,呆滞了,郎君……郎君这是发火了,顿时满脸慌乱,跪地拜道:“郎君我错了,一时忘了郎君有事在身,阿正再也不敢了”。其声凄厉,都快要哭出来了。

    一旁还有几个端茶倒水的奴仆也是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生怕殿下会牵连到他们。

    这时李铁也是进来了,都是听见了,也是跪地拜道:“殿下且息怒,阿正也是一时糊涂”。

    李正他们跪下李破军倒是没什么,李铁四五十年纪跪着,再看着那条缺失的右臂,李破军心生不忍。

    “铁统领你且起来,一边坐着”。又看着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黄内侍,李破军也是说道:“黄内侍且起来说话,说说来此可有何事?”。

    黄内侍闻言心中一松,殿下仁慈,未曾怪罪,幸甚幸甚,哼,都是李正那小子,害得我老黄差点小命不保,也不看看殿下何等身份。能让你我两个奴仆在这等吗,哼,持宠而娇,这可是做主人的大忌。

    当下里颤颤巍巍起身拜道:“多谢殿下。大家让小的过来告知您一声,明日便要举行登基大典,封赏群臣,届时殿下勿要耽误时辰,早些回宫”。

    “大家”,这是宫中近臣或后妃对皇帝的称呼,还有“圣人”,“官家”,“至尊”这些称呼都是称呼皇帝的,“陛下”这个称呼只有在正式场合或许是皇帝当面才叫的,至于“皇上”,此时还没有那个称呼。

    李破军听了一算日子,也是想起来了,明日就是登基大典了。

    当即说道:“有劳黄内侍跑一趟了,铁统领,看赏五贯”。

    李铁闻言忙是从身上掏出五贯钱来给黄内侍,那黄内侍哪里敢接,忙是推辞,李破军见了直一挥手,“黄内侍且接着,回去复旨去吧,我今晚便回宫”。

    黄内侍见得李破军面具不耐,哪里还敢多聒噪,接下钱财对李破军一拜,“那多谢殿下赏赐,小人告退了”。忙是屁颠颠的退出去了,瞥了一眼跪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李正,只是心道了一声自求多福吧。

    下人战战兢兢的打扫了堂中的碎茶盏,又给李破军上了一杯茶水,李破军练了一早上,汗流浃背的,也着实喝了,当下里,拿起杯子便是慢慢喝起来了。

    岂不知他这一副无悲无喜的安静模样,让堂下跪着的李正心里更是惶恐。

    “李正,你入我李家多少年了?”李破军终于说话了,抬抬眼皮子看着哆嗦的李正问道。

    李正闻言浑身一震,带着哭声回道:“郎君,十……十二年了”。

    李正的心都要炸了。他还以为李破军说这话是要驱逐他出去,不要他了,当下里趴在地上哭道:“郎君,我错了,真的知错了,你别赶我走,呜呜”。

    李铁也是大惊,忙是拜道:“殿下息怒,这小子也只是一时糊涂,也不清楚殿下在练军,殿下勿要动怒,回头我狠狠的罚他,交给福老爷子去抽他”。

    李正一听福老爷子也是浑身一阵,或许是想起了李福老爷子对他们的严厉,忽的,李正便是想起来了,福老爷子当初说过,为奴的万万不能持宠而娇,这是为主的大忌,特别是李家这种千年大家族里,更是如此。

    眼下里李正是真的知道错了,只是不停的告饶直是保证道:“郎君,我真的没做坏事,在外面老实着呢,王家的欺负我,我都没还手的……呜呜”。似乎是想起了委屈,这小子区区又是眼泪巴巴的留下来了。

    本来就没多少气的李破军听得此处,问道:“什么王家的人欺负你了?”

    呃……这,李正愣了,又忙是哭诉道:“呜呜,殿下你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