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护卫辛苦了(第1/2页)
    176.护卫辛苦了

    苏定方“慌乱”的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子时了,天色不早了,殿下早些歇息,我先告退了”。说罢急匆匆的回房去了,心里还在暗自打脸,让你嘴贱,自找刺激,每次跟殿下主动说话,都是弄心里扑通扑通的,忒刺激了,啥掉脑袋的违禁的话都敢说,以前倒是还好,顶多嘴里说点不靠谱的,现在特么的直接敢俩脑袋凑一块儿就来陷害朝廷四品大员了,我的个乖乖,想都不敢想。

    苏定方落荒而逃了,独留下李破军在哪儿对月独酌。

    栽赃?怎么栽赃?又不是查案啥的,有啥赃物,陷害?嗯,这主题可不就是陷害他吗。

    想了半天,越是想李破军就越是头疼,这些问题太烧脑壳了,阴谋诡计啥的看样子自己还是不擅长啊,要是有哪些谋士就好,就像俺那老爹不是还是有房杜等人在一旁出点子的嘛,嗯,谋士?朱成不就是的吗,哈哈,现成的谋士都没想到用,还当是以前独自奋斗呢。

    呃……貌似今晚吴彦恒醒过来之后便是没看见朱成啊,噢,不对,好像是没喊朱成啊,把他给落下了,他不会乱想吧。

    想到这,李破军也是起身,朱成好像是在前院和赵严还有玄甲将士在一起住,也就是平日里家丁护院住的地方,只是这偌大的吴家穷困至斯,自然是没有家丁之类的了,都穷得只剩下俩老一幼的仆役了。

    走去前院,一出后院门,便是遭遇一声厉喝,“何人?”。

    吓的李破军一跳,当即拔剑护在胸前,等到听清声音之后,便是明白了,这是玄甲军士卒在这儿守着呢。

    当即回道:“是我”。

    “啊,是殿下,拜见殿下”。

    门拱里面阴暗处也是出来了一个身套甲的高大士卒,出了阴暗处,借着幽亮月光,李破军倒是看清了,这是二十玄甲军其中的一员,名叫梁刚,一个耿直高大的汉子,脖颈间有一条伤疤,听说是在某次战斗中敌人的刀砍上去的,幸亏力道小,否则都是人头落地了,这也是梁刚这汉子的军功章了,这次的士卒也就二十人,几天时间下来,有意无意的,李破军也是都知道了名字,对上相貌也是叫的出名字的。

    看见是他,李破军也是笑着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原来是梁兄弟,夜间值守辛苦了”。

    那梁刚一听殿下竟然喊出了他,跟他打招呼,显然是认识他了,也是很兴奋,毕竟自己不是像赵队正那样的官儿,只是个小卒,却是没想到殿下却是认识他,说白了也就是一个无名卒子的心理,当下里心里便是兴奋及了,连连说道:“职责所在,不辛苦,不辛苦”。

    李破军听了,也是一笑,刚准备走,一抬腿却是看见荒芜的强内草丛阴暗处,人影闪动,在月光洒下的边界中,也是幽光一闪而过,当即便是明白了,这应该是隐藏在暗中的护卫了,应该不只有这一处的,李破军虽是不惧怕但却是很惜命的,如今身在原州这个险地,王孝荣狗官都敢养匪了,还有什么不敢的,说不得就会有危险,危险倒是不怕,单挑十余人也是轻飘飘的,但是狮子搏兔尚且用力,万事小心才好。

    一想起出来这么久,这些防卫值守的问题,他从来都没有过问过,他也是觉得有些不妥,当即也是转身对正欲回去值守的梁刚喊住道:“梁兄弟且慢”。

    “殿下请吩咐”。

    “呵呵,没甚吩咐,你们二十人,不知夜间是如何分配值守的?”

    “好教殿下知道,某等值守都是苏将军和赵队正安排的,二十人分为两队,上半夜和下半夜各分一队值守,到了丑时便换班轮守。”

    梁刚老老实实的说了,想到这,马上就可以去换班了,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每日都是兢兢业业的护卫着,时刻精神紧绷的提防着未知的危险,比特娘的战场拼杀还累。

    李破军一听,点点头,这法子但是稳妥,所有人都没闲着,二十人,把十个人守上半夜,十个人守下半夜的,每个人都是精锐,时刻有些十个人守在住处附近,再有十个养精蓄锐的等候着,只要不是天怒人怨的大危险,单是小毛贼啥的可保万无一失了,看来苏定方二人还是挺给力的,我自己的安自己都没注意到,倒是苦了他们的。

    李世民下的军令让他们保护李破军,若是李破军受点伤出点啥事,这就是他们的任务没做好了,一行人也是心惊胆战的护卫着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子,虽是一路上好酒好菜的,休息的也好,可是心理总是紧绷的,时刻担心着,总觉得这有危险那有危险的,这也不好受啊。

    你问李破军为啥知道,因为李破军前世就干过这伙计啊,保护首长视察,贴身护卫着,招子要放亮了,任何可疑的人都觉得是危险人物,神经兮兮的,能不紧张吗,所以李破军倒是很体会梁刚他们的感受。

    当即便是笑道:“护卫我怕是很累的吧?呵呵,且放心好了,我也是不是那风吹就倒的病秧子,不必如此紧张”。

    听到李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