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收买尉迟恭(二)(第1/2页)
    110.收买尉迟恭(二)

    看着兰谋一脸陪笑,加之自进府来一直有礼有矩的,其人也是颇有名声,尉迟恭也不好再多给脸色了,尉迟老黑虽然说是脾气暴躁的“野蛮”人,但是却是如同张飞一般是粗中有细之人。

    “哈哈,既我儿听得,兰卫率便讲吧,小崽子还不添茶”。尉迟恭便兰谋笑了笑转而便对尉迟宝庆一瞪眼。

    吓得尉迟宝庆一哆嗦,赶紧去给这他老大的老爹的对头的手下添水。

    “呵呵,多谢小郎君了”。

    令尉迟宝庆吃惊的是,这兰谋却是对他这十二三岁的娃娃拱手道谢。

    尉迟恭见此也是摸摸下巴的扎髯胡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然而此时兰谋心中也是心思多转,看见这尉迟恭从自己进门时候的不耐到现在的和善,情绪能随意调转,说明此人当真是有些城府,不是只知道冲锋陷阵的莽将。

    且如今我两方势同水火,他却是能对自己仍有好颜色,哈哈,看来此事说不得是可行的,有很大把握的,看来此行倒是不难的。

    想到这,兰谋心中更是欢喜,心里心思急转,外面客套只一瞬。

    “呵呵,尉迟将军爽快。当今国家正统储君是谁?”

    兰谋定定的看着尉迟恭的眼睛说道。

    然而尉迟恭沙场猛将,演习中都是能挥鞭打帝王的猛人,岂会怕这书生的眼神。

    听到这兰谋问这个傻缺都知道的问题,尉迟恭心思急转,想道,这人此话何意,当今储君不就是太子李建成吗,这还用问,嗯,问这话,难道是要某家入套?

    让某说出些说不得的话?

    当下也是打起警惕,喝的那点酒劲也被这当堂风给吹没了。毕竟前番同僚张亮就是被陷害入了大理寺,至今秦王想尽百般办法营救都不得的,若是……若是给俺老黑下个套再把俺给整进去,那……那秦王麾下还剩有何人。

    想到这,尉迟老黑更是警惕,虽是面上不掉份,但是心里却是万般小心。

    只道:“兰卫率莫是消遣某,当今储君自是太子殿下”。

    尉迟老黑也只得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这一句话,也是大众公认的,毕竟李建成是李渊明旨册封的国之储君,如此说当然是没有问题,便是秦王殿下在明面上也是毫无异议的。

    “尉迟将军说的正是在理,世人皆知当今正统储君乃太子建成殿下”。兰谋也是很是满意这老黑说的话。

    尉迟恭也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呵呵,既然将军也知晓储君乃是太子殿下,那为何却要辅佐秦王与太子殿下为敌呢,此举是否却不是忤逆圣人之意?”兰谋供拱手向尉迟恭咄咄逼人的威逼般的问道。

    呃……听闻此话,尉迟恭倒真是正中心下了,果然,这人来果然没好事,却是来问这般逆心的话。

    当下尉迟恭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兰谋笑呵呵的说道:“哈哈,某家窃以为兰卫率此言差矣,大错特错,想我尉迟恭错投刘武周,蒙圣人和秦王大恩,拜将封爵,某也是随秦王东征西讨立下薄功,我之辅佐秦王乃是为国效力,何谈与太子殿下为敌”。

    尉迟恭也不是傻子,找到兰谋话中漏洞,一席话驳得兰谋这个智谋之士哑口无言。

    尉迟恭也是颇为得意,倒是要那些人看看某家是不是莽汉一个,哈哈。

    尉迟宝庆也是得意的很,这太子殿下的手下看来都不是些高才之人嘛,就这样就被我那莽……呃……英明的老爹反驳的哑口无言。

    兰谋一看这尉迟父子那样子也是懂得其意思,呵呵,虽有些城府计谋到这俩也是憋不住心事的人,也是个豁达之人。

    “哈哈,尉迟将军好巧言,好机智,驳的我兰某人措手不及啊,哈哈。”兰谋也是能忍之人,只当委曲求,还在调笑自己,一切只为完成主公的任务,也是为了自己的前程。

    “哈哈,兰卫率过奖,过奖”。尉迟老黑也是供拱手笑呵呵的添着脸笑着。

    哪里知道兰谋脸色笑着笑着忽的一肃,正色道:“尉迟将军乃是爽脱豁达汉子,某家也不多拽弯了,直说了吧。国之储君乃是太子殿下,他日必登大宝,将军又何苦这般辅佐秦王,尉迟将军应该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之理,更何况此非寻常圣人接替之事,将军岂不是明珠暗投,自毁前程。如今太子殿下希望将军能够辅佐他,给予我等以父兄般的照顾帮助,若将军肯往,殿下只当扫榻相迎,望将军三思。”

    说完此话,众人(其实也就三个人)无语,厅中静可闻落针。

    尉迟恭脸色阴情不定,看不出其心思,尉迟宝庆这小子也是张大嘴巴吃惊的很,感情这家伙是来忽悠俺老爹,来挖秦王殿下的墙角的啊,不过老爹应该是不会答应的,就是他答应,我也不答应的,哼。

    兰谋见这父子俩脸色各不相同,也不知道尉迟恭心意,一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