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秦王病愈,安抚军心(第1/3页)
    39.秦王进军营,朝堂起纷争

    上回说道

    刘文静兵败失高庶

    李世民苦等败军归

    话说李世民接洽刘文静后得知浅水原中伏,高庶城陷落这个消息,可谓是又怒又忧,然而既已大败也没办法了,此刻他心中却是担忧殷刘几位总兵,千军易得,但是一将难求,何况殷刘几位可是开国公候,要是一战殁或者被生擒,那可就比战败还不妙了。

    派遣副将前去接应后,李世民在岐州城里那是叫一个坐卧不安,原本心中还是不满几位总兵私自出兵而发怒,此刻却是心中祈祷他们仅是战败而无生命危险。

    就这样,自晌午接洽刘文静就心乱如麻的李世民度过了这操*蛋的一天。

    次日,面带倦色的李世民早早就起来了。

    询问亲卫,可有人来禀告消息,侍卫摇头,李世民更是焦虑了。

    最怕的不是有消息,而且下落不明。

    草草的用了犯就去城外驻军营里日子,一到军营,看着小小的营盘,出京带走满满十万人马,如今他还没见过敌人面就只剩不到三万大军,苦也。

    还没进伤兵营盘,远远就听见一片哀嚎,糜烂血腥的臭味飘出老远,看见李世民来了,守门兵丁赶忙行礼。

    一摆手,李世民心中苦涩的进去了。

    他也不是沙场雏儿,也是见多了死和鲜血的,可是这次,却是心中有苦难言。

    是他这个主帅病倒了,大军才如此憋屈的战败的,他这个主帅更是连敌人面都没见过。

    “参见大帅……”

    “参见秦王殿下……”

    ……

    朴实老实,任劳任怨的兵丁见李世民来了赶忙互相搀扶挣扎起身。

    李世民一向宽容有爱,当即忙道免礼。

    场中默默无声,都没人说话,满眼看去,脏乱的营盘的千余将士摊坐一地,在这个医疗匮乏的时候,受伤严重的早就死去了,活下来的要不就是命大要不就是残疾抑或轻伤。

    “将士们,你们都是勇士,你们没有不战而退,没有被俘投降,你们都是我大唐勇士,都是关中好男儿”。顿了顿,“此次战败乃本王之过也”。此话一出,一片哗然,哪敢让王爷认错,纷纷请罪。

    李世民手一压,“众位将士可能在疑惑,为何我军驻扎这岐州城外十余日不动,更是从不见本王露面”。此话一出,满地伤卒和几位将军都是抬头看向李世民。

    这时李世民道出了又一个令众人哗然的消息。

    “因为本王病倒了,在这两军对垒之际,本王却身患了疟疾”。

    众将士闹哄哄的。

    “啊,王爷染了疟疾啊……”

    “啊,老天爷,患了疟疾……”

    “啊,疟疾可是会传染的,王爷他……”

    “你这矬货,王爷对俺们仁爱的很嘞,不会传给俺们的嘞”

    ……

    一阵闹哄。

    “没错,就是沾之即死的疟疾之症,你们不用慌张,本王之病已痊愈”。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哗然。

    “听见没,王爷得了疟疾还一点事儿木有啊,俺爷那辈儿村得了疟疾都死光了,可就剩俺爷几个壮实的逃难跑了嘞”。

    “那是,王爷是谁啊,那是老天爷降下的天神嘞”。

    李世民又提高声音一喝:“本王身患疟疾之症都挺过来了,你们也要挺住,回头本王奏请朝廷,给尔等伤者双倍抚恤,赐田十亩,朝廷仁厚,必定应允”。“秦王千岁,秦王威武”。

    “秦王千岁,秦王威武”。

    ……

    众人欣喜若狂,这年头当大头兵不就是为了吃口饭和那点赏赐吗。

    李世民微笑着走了,留给余下士卒一个威严高大的背影。

    若是李破军在此定是要感叹,好一个收买人心,传播声望,吾辈不及也,不愧是一代雄主。

    李世民这招可是高,都不知道一石头多少鸟了。

    一是自身本就宽厚,此次战败的憋屈异常。

    二是在慰问中顺带说明自己从未现身的原因,说出自己重病,传到朝堂上那些太子党的就不好攻讦了。

    三是在此安抚将士一番,可以收拢军心,战败后军心涣散,必定会有不良情绪,当贵为秦王的主帅李世民来安抚一番也可稳定军心。

    四是宣布抚恤,借口自己请奏,也得了士卒的感谢之心,受之恩惠,其实不用李世民请奏朝廷也会加以抚恤的。

    五就是最重要的一点了,收拢人心,传播声望,他李世民本就,皇家里最能打的,战功赫赫,在军中有着莫大声望的,这样一来,军中士卒必定更加爱戴他,更加推崇他。

    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