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云山高士图》(第1/2页)
    江东一年前设立了专业的古玩科学鉴定中心,盛宇和鉴定中心有合作,因此得以做了加急处理。

    白乐宝比较抠门,要求做最省钱的鉴定,如果结果不对,再做其它鉴定,这样就不用花太多的钱了。他可以不信任赵琦,但诸老的判断,容不得他不信。

    在古玩界,有时候买家甚至可以不用去鉴定一件古玩的真伪,就可以把它买下来,因为卖家早已鉴定过这件古玩的真伪,也评价过这件古玩的价值。

    就好比买家是从诸老手中的拿的货,那么一般情况下,买家绝不会再仔细查查看这件古玩,这会让买家觉得那是对诸老眼力的侮辱。

    这就是古玩界名声的重要了,当然,如果那件古玩有问题,诸老肯定也会认,否则肯定会损害他的名声。

    正因为这样,大家往往希望能和名声好的专家搭上关系,能够从他们手里买到古玩,至少东西有问题的机率要小的多。

    由于检测需要一定的时间,赵琦做好了委托,先回去整理了行李,这才返回检测中心等待报告。

    到了晚上,报告出来了,检测中心的工作人员,拿着打印好的文件,交给两人,不出意外,碎片取样的结果,确实是真品。

    白乐宝看着文件,感觉两眼一黑,良久才回过神来:“这个……会不会有误差?”

    工作人员很公式地说:“误差当然存在,你想消除误差,可以再做几项检测。”

    赵琦淡定地对着白乐宝说:“你想做就做,检测的钱也是你出的。”

    白乐宝嘴角抽搐了一下,讪笑道:“其实我就是这么一说而已。”

    赵琦说道:“如果你没有意见,那就说说赔偿的问题吧。”

    白乐宝又犹豫了一会,说道:“要不这样吧,瓷器修复之后,也是有价值的,我不要碎片,可以抵消一些吗?”

    赵琦想了想道:“如果价钱合理,到也可以。但这个价钱可不好定,我对此也不怎么了解。”

    白乐宝见他这么说,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他说道:“要不这样吧,我家里还有几件藏品,要不你到我家去看看?”

    赵琦觉得这个提议不错,每个人心目中,对一件东西的价值都是不同的,这么做省的他一会跟白乐宝为了价钱扯皮。

    半个多小时后,赵琦出现在白乐宝家中,这家伙发了横财,立刻买了一幢别墅,家里的装修一看就符合他的爆发户身份,就跟高档娱乐会所差不多。

    赵琦当即表示要看白乐宝的藏品,白乐宝便带着赵琦来到他的储藏室。

    这个储藏室也是经过特殊设计的,安全措施很到位,白乐宝打开带密码锁的房门,打开屋里的灯,然后请赵琦进去。

    走进屋里,赵琦打量四周,发现房间里比较空旷,放置的博物架上,许多位置都空着,古玩一共才不到十件,剩下的都是比较值钱的奢侈品。

    赵琦走到放置古玩的架子前,打量着架子上的古玩,其中一件青花梅瓶,以及一件青花方耳瓶,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打量了一番,两件瓷器一件是康熙,一件是乾隆,各方面都可圈可点,但加起来的价值也不过百万而已。

    至于其它东西,赵琦至少看出其中三件有些问题,剩下的他也不是太中意,当然,如果实在没得选了,也只能滥竽充数了。

    于是,他向白乐宝询问道:“不知道,你这里还有其它藏品吗?”

    “这里的你都看不上吗?”白乐宝心里有些急了。

    赵琦说:“有丙件还不错,但不够。”

    白乐宝迟疑了片刻:“呃……我到是还有一幅画,只是这幅画我刚刚得到没多久,暂时还不能确认它的作者和价值,但我有朋友说,它的作者应该是位名家,价值不低。”

    “可以拿出来看看。”

    白乐宝闻言就去把那幅画拿了出来。

    画一展开,虫蛀的痕迹很明显看了出来,赵琦心里一叹,又是一幅保存不善的画作。

    这幅画的尺幅不是很小,高有一米二左右,宽在六七十厘米,是一幅设色画。

    很多人不太理解“设色”这个词的含义,它经常与“绢本”、“纸本”合用,出现在国画的基本信息展示牌中。设色就是国画中晕染彩色的意思,画面中只要出现彩色就可以说是设色作品。与设色相反的是“水墨”,指画面中不出现彩色,或者极少出现彩色的,以墨色为主绘制的作品。

    此图以高远式构图成幅,近景绘茂树六棵,树下筑一茅舍,舍内一高士端坐或思或读;中景为半山腰处云烟缭绕,有数间茅舍置于其中,若隐若现,生机颇显;而远景则为崇山迭岭、连绵起伏、云山连天。

    从画中的意境来看,这幅画可以称之为《云山高士图》,此图乍觉平静淡远,细赏之下,又觉愁绪万端、凄凉莫名,此图虽是彩色,给赵琦的感觉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