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没有凶手(第1/2页)
    唐千林的反应让尉迟然明白,他应该不是杀害郡守的凶手,前提是他没有杀死那孩子,但首先要确认这一点,于是,尉迟然问“你把那孩子藏在哪儿了?”

    唐千林却道“你早就见过他了。”

    尉迟然诧异,自己见过吗?就在此时,唐千林看向沙河边的凉棚,看到了坐在里面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船夫,他立即明白了,转身上前。唐千林也走过去,让那船夫揭开裹在身上的布,随后露出一个十来岁孩子的面孔。

    孩子害怕地看着尉迟然,尉迟然道“这……”

    唐千林道“他长得很快,也不知道为何,短短一个月就长了好几岁,但他真的是个人,不是沙妖。”

    眼见为实,尉迟然基本确定唐千林不是凶手,也知道了沙妖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关键是凶手到底是谁呢?思来想去,他最终又锁定在了安望海的身上,既然不是唐千林,那么就得去深挖安望海的秘密了。

    就在此时,大批兵马赶到,那些人来势汹汹,唐千林紧张不已,看样子是准备拼了,而孩子也立即重新裹好厚厚的布掩饰自己的身份。

    只是那批兵马在看到尉迟然之后,立即下马跪拜“小王爷,我们正到处找你呢。”

    尉迟然见状也很诧异,他原以为这些人是来抓他的,没想到还叫他小王爷,这么说,他的身份还没有被识破?既然如此,不如跟这些人回去吧。

    尉迟然看着唐千林道“好自为之。”说罢,尉迟然重新上马,与那些士兵返回了铁狱郡。

    持枪而立的唐千林看着尉迟然离去的背影,目光慢慢投向旁边的船夫。也许,这就是老天爷还给他的孩子吧?

    尉迟然重新回到郡司府,听闻尉迟然回来,所有人都出来迎接,尉迟然一眼就看到了唐舍,却不知道唐舍为何人,唐舍却是第一个上前喊道“小王爷,十来年没见了。”

    十来年没见了?尉迟然心里有数,他故意骑在马上,微微摇头笑着,实际上他心里还在打鼓,这个人到底是谁?因为随行的军士也没有告诉他此人的情况。

    尉迟然下马,唐舍上前来,抱住尉迟然的那一刻,却是低声道“小王爷,事情还顺利吗?”

    尉迟然只得道“顺利。”

    虽然他不知道唐舍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但他知道真正的小王爷和唐舍看样子都是肩负重任而来的。

    安望海和胡顺唐此时此刻都懵了,因为就唐舍的反应来看,这个尉迟然似乎真的是小王爷?胡顺唐看着安望海,意思是说你差点把我们都害死。

    安望海也然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尉迟然却在进了郡司府之后,直接让所有人不要离开大堂,而自己则又回到了郡守大人遇害的书房内,开始仔细的勘查起来,足足在书房内勘查了一个小时后,终于发现书架上有一个不深的凹槽,看到这里的时候,他下意识看向地面,脑子中有了一个想法。

    但要证实这个想法,他必须得再询问郡司府的下人,于是,他将下人们逐一叫到房间询问,询问后得知了一件事,那就是贺忠当日曾经在前任郡守死之前打扫过房间。

    尉迟然问那名下人“你为什么这么肯定他打扫过房间?”

    下人回答“贺忠只负责打扫书房,就连打扫的工具都是单独存放的,那天我在杂物间恰好看到他在拿工具,因为他只有晚上才会打扫,所以我觉得奇怪,就问了下,但他没回答,拿着工具就走了。”

    尉迟然问“他当时慌张吗?”

    下人回忆了下道“没看清楚,但很着急。”

    尉迟然道“那是在郡守大人死之前还是死之后?”

    下人道“是在郡守大人遇害之前。”

    尉迟然寻思了片刻后,又叫了小凤,也就是贺忠的相好。

    尉迟然问小凤“小凤,郡守大人遇害之后,贺忠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小凤看着尉迟然,显得有些犹豫,尉迟然道“我知道有些事与你无关,你回答我便是。”

    小凤道“贺忠说想带我走,我很犹豫,我们如果偷跑,那……”

    尉迟然问“然后呢?”

    小凤道“我没答应他,我说要想想,但是他很着急的样子,后来,他又告诉我,不走了。”

    尉迟然听完之后大致明白了,也露出了笑容,他明白了案情到底是怎样。

    于是,尉迟然回到了大堂之上,然后告诉众人“前任郡守之死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案子已经破了。”

    贺晨雪一听,立即问“凶手是谁?”绝世唐门 fo

    尉迟然道“你们不要着急,凶手是谁很快你们就知道了,来人,传贺忠!”

    贺晨雪闻言,立即问“凶手是贺忠?”

    “不,”尉迟然摇头,“凶手不是贺忠,但他是唯一知道实情的人。”

    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