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五章:(求月票)
    周燕生始终想不通,笑笑对他莫名的敌意来自哪儿?

    一开始两人相处的挺好的,晚上周燕生还给小丫头煎了牛排,做了个肉酱面。

    吃完饭看电视,两人也挺和平。

    电视里演的新闻时,说到医药安等等,周燕生当时在打游戏。

    笑笑突然闹起来,周燕生顺口说了句“不听话带你去打针啊。”

    就这句话惹恼了笑笑,小丫头突然就凑了过来,朝着周燕生脸上就是一爪子,又跟疯了一样,使劲拽扯着周燕生的衣服。

    嘴里像个小兽一样咆哮着。

    最后周燕生被弄得没办法,将人关进了卧室。

    许俏进卧室就看见笑笑缩在床和墙角的缝隙里,眼睛瞪的圆圆的。

    看见许俏进来,呜呜了两声,爬着起来抱着许俏的腿哇哇的哭起来。

    这还是笑笑第一次表达自己的情感,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麦依依在门口看了会儿,去沙发前看着周燕生“周燕生,你现在出息了啊,跟一个小丫头打架!”

    周燕生捂着脸,气的想哭“是我被打了!”

    麦依依扑哧乐了“周燕生,你现在真的很垃圾,连个小丫头都打不过。”

    周燕生白她一眼“你来干什么?”

    麦依依拍了下他的脑袋“怎么跟小姑姑说话呢?亏我还一休息就来看你。屋里的小丫头是怎么回事?”

    周燕生疼着屋里哇哇哭的声音,有些头大,跟麦依依简单的说了下笑笑的来历。

    麦依依骂了会儿笑笑的父母,然后好奇“许俏以后要养着笑笑了?”

    周燕生点头“应该是了,不过老柳说笑笑是因为药物造成的,应该是可以治好的。”

    麦依依听到柳净池,愣了下神“哦,他还有这个本事?”

    周燕生撑着脸颊看着麦依依“你认识老柳?”

    麦依依故作冷静的看着他“我怎么会认识他呢?”

    周燕生笑了笑“那回头介绍你认识认识,让他也喊你小姑姑。”

    麦依依白他一眼“神经病!”

    然后起身去卧室看许俏和笑笑。

    在许俏的安抚下,笑笑已经平复了很多,靠在许俏怀里抽泣,看见陌生的麦依依,突然一扭脸,把脸埋在许俏怀里。

    麦依依瞪眼“我长的很丑?小丫头都不看我?”

    许俏抚着笑笑的背“别闹了,这孩子心里正难受呢。”

    麦依依过去在许俏身边坐下,伸手摸了摸笑笑的脑袋“多漂亮的小姑娘啊,来跟姐姐玩啊。”

    笑笑不动,单薄的小肩膀还一耸一耸的抽泣。

    许俏无奈“估计是吓到了。”

    麦依依又拍拍笑笑的脑袋“不哭了啊,我去收拾外面那个坏人。”

    笑笑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在麦依依拿出从周燕生那儿顺来的棒棒糖时,已经止住了哭声,眨着眼睛看着麦依依。

    麦依依性格好,大人小孩都喜欢的那类。

    哄笑笑完没有负担,逗的小丫头一个傻笑个不停。

    许俏这才抽空去给客厅黑着脸的周燕生道歉“真是不好意思啊,要不问问柳医生,有没有什么不留疤的药?”

    看着抓痕挺深,处理不好肯定会留疤。

    周燕生摸了摸脸,摆摆手“哎,这么大岁数了,天天被个小孩子欺负。说出去丢人啊。”

    许俏更愧疚了“以后我不留你俩单独在家了,出门就带着她。”

    周燕生摸了摸鼻子“主要也怪我,这两次她发火,都是因为我提了医生打针。她好像对这个格外有阴影。”

    许俏蹙眉想了下,笑笑受过的伤害里,应该有过打针,白大褂。只是害怕警察是为什么?

    因为愧疚,第二天一早,许俏去买了菜回来,给周燕生做点儿好吃的补偿一下。

    周燕生起来看见厨房忙碌的许俏,还有餐桌上摆着的几道菜,忍不住感叹“这一早上吃的这么好,是不过了?”

    许俏看他一眼“你不是受伤了,给你补补。”

    周燕生摸了摸脸“终于良心发现了!”

    一顿饭吃的心情大好,原本话多这会儿话更多了“老顾他们是不是要参加那个国际消防什么大赛?不过现实区比赛。抽取最优秀的骨干消防员,组成一支最牛的小队,然后去参加国际比赛。”

    麦依依咬着筷子好奇的听着,然后感叹“老顾恐怕是最后一次参加这种比赛了吧?年纪有些大了。”

    周燕生挑了挑桃花眼,看着许俏“确实是!消防员战士的平均年龄在二十三岁左右。老顾这种都属于大龄青年了,体力上会吃亏的。人啊,不服老不行。”

    许俏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麦依依倒是乐了“周燕生,你好意思说别人吗?你脱了衣服看看,自己肚子上是不是就一块腹肌?”

    周燕生“……”

    受伤的看着麦依依“小姑姑,你这样有些过分!太伤我自尊了,知道吗?虽然我身材没有老顾好,但是也不是一块腹肌啊。不信你摸摸。”

    说着放下筷子就要撩衣服,麦依依笑着过去闹他。

    许俏“……”

    看着两个活宝闹成一团。

    闹够了,麦依依又端着架子,当一个长辈“燕生啊!你今年快二十八了吧,该找个对象了。别告诉我,你一次恋爱没谈过。”

    周燕生嗤笑“你当我是老顾啊,我只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年轻时候谈的多了,现在不想了。修身养性。”

    麦依依嫌弃的看他一眼“瞅瞅你那个死样子吧!”

    周燕生伸手去掐麦依依的脸,笑笑顿时不乐意了,瞪着周燕生发出敌意的目光。

    “得,小姑奶奶,我以后绝对不能欺负这两个了。”周燕生叹口气放下手。

    麦依依乐了,过去抱着笑笑亲了好几下“多可爱的孩子啊。”

    许俏心里却惦记着另一件事“顾承川他们参加比赛,会有那种专门负责营养的营养师吗?”

    周燕生像是听天方夜谭一样“消防员配营养师?别闹了,对他们体力最好的就是肉!多吃肉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