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五章 出山(第1/2页)
    这一次来请剑圣的是释武尊。

    本来应该让独孤鸣来的,只不过,他的武功太低,速度太慢。所以换了释武尊。

    快去快回,独孤一方等人实在是一天,一刻都不想和君天涯处在同一个屋檐下。如果火麒麟知道他们的感受,必定会引以为知己。

    剑庐之外,远远地释武尊便停下了脚步。一脸的忌惮。

    因为在剑庐四周,那道道横七竖八,如同小儿涂鸦的剑痕之中,留着森森剑意,给人皮膜一阵刺痛。

    等闲人,类似独孤鸣那种,碰到这种情况,一不留神,恐怕就会被重创。

    因为那些剑意,剑气可不是聂英留在石壁上的那种经过岁月打磨的,依然犀利无比,还好保存着活性,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弱。

    或者说,减弱了,但是每日新增的剑痕,剑气又弥补了消耗。

    这里,显然是平素剑圣试剑的地方。

    虽然这些剑气伤不到释武尊,但是他也不想以身犯险。

    而且,这里到底是剑圣居住的地方,就好似天波府那种地方,为了表示对主人的尊敬,需要文官下轿,武将下马一样。

    来到这里,自然也不能贸贸然的闯进去。

    尤其是万一剑圣正在悟道练剑,被打断了万一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万一以为是敌人,随手给你一剑,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远远地,释武尊就站定了,他没有开口。他知道自己的到来,肯定是瞒不过剑圣的。

    剑圣如果要见自己,一定会开口的,如果没有开口,显然就正好有事,那就等下去吧。

    果然,没有让他多等,剑圣便开口了,

    “释武尊,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是。”释武尊闻言,这才小心翼翼的避开剑痕,迈入了剑庐之中。

    但见得剑圣给人的第一印象,不是什么外貌,也不是气质,而是那一身,锋芒毕露的剑气,整个人就宛如一柄出鞘的神剑一样。这倒不是他不能收敛,而是完没有必要。

    “见过老城主!”释武尊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罢了,”剑圣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然后皱着眉头道,“不是说没有事情,不要来打搅我吗?怎么回事儿?难道无双城中出现大问题了?”

    “不得不来啊,”释武尊苦笑一声。

    谁都知道剑圣不希望有人打搅他,而且他们也不想什么事情都来打搅剑圣,那样就显得他们很是无能。

    但是这一次真的是不来不行了。

    首先,雄霸的战帖是指名道姓的要剑圣迎战。

    而且,雄霸虽然新进崛起,但是威势一时无两,至少不论是独孤一方,还是释武尊,亦或者其他无双城的人,一点把握都没有。自然就不能代替剑圣出战。

    这场交战可是不容轻忽。

    虽然不管如何,最后对天下会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除非雄霸在交手之中被人所杀。

    但是不要说他们杀掉雄霸,他们能不能打得过都是问题。

    所以,只能让剑圣出马。这样才能确保不堕无双城的威名。

    当然,这都是其次。

    最关键是的是,现在无双城中还有一个小怪物盘踞在那里。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憨睡。

    可是不容也不行啊,没见到凌云窟中,连火麒麟都只能憋着吗?

    所以,也只能请剑圣出手。

    故而,释武尊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剑圣,尤其是对于君天涯的描述。惊叹之中带着恐惧,羡慕,五味杂陈。

    “哦?你的话当真?那什么君天涯,真的如此了得?”

    听了释武尊的话,剑圣顿时来了兴趣。

    他当然知道释武尊不可能消遣自己,但是说的话又太像假的了。

    以他的见识,什么绝代天骄没有见过?就算是他自己,甚至无名,绝无神等等,在同等年纪,不要说和君天涯相比,就算是连他的十分之一恐怕都没有吧。

    如果这是真的,那他对君天涯的兴趣可就远比雄霸大得多了。

    雄霸虽然不错,但是这种事情其实对于剑圣已经习以为常了。

    毕竟,铁打的无双城,流水的其他门派。

    在无双城崛起的这数百年之中,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新晋崛起的妄图挑战无双城,踩着无双城的尸体上位。

    可惜,这么多年下来,却无人成功。

    “走吧,我就去见识见识你口中的这位妖孽。”

    听了释武尊的话,剑圣当机立断,决定去见识见识。

    主要是他也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了得。

    而且,现在都已经被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