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才高八斗(第1/2页)
    ..co,最快更新九天最新章节!

    “一个仙门弟子,居然让尊府血脉滚出去?”

    方贵的话,立时在这藏经殿内引起了一片哗然,周围的北域修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神惊惧又古怪的看向了方贵的,也不知惊于他的胆量,还是震于他的荒唐。

    而更难以相信的,便是白天樱了,她难以置信的看了方贵一眼,只见他面带冷笑,显然不是在与自己说话,心间顿时一阵羞恼,而更关键的是,在她看向了青云间时,他居然也只是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自己,而自己的姐姐白天雪,也良久都没有替自己说一句话。

    于是她终于还是失望了,羞恼之下,几乎要哭了出来,狠狠一跺脚,跑出了藏经殿去。

    “哼!”

    方贵见她真的滚出去了,顿时大感得意,冷笑着抱起了双臂。

    虽然刚才耍出来的那个威风,凭得不是自己的本事,但心里还是挺痛快的。

    “阁下博闻强记,只看一遍,便可以将书中道理领悟的如此通透,白天雪实在前所未闻!”

    也就在此时,自己的妹妹羞怒着跑出藏经大殿,都没有看上一眼的白天雪,忽然向着方贵缓缓开口,她从方贵身前捡了一册道卷出来,神色凝重的抬了起来,道:“这一卷太幽清月诀,乃是曾经的北域幽帝一脉传承,只可惜幽帝一脉,退走之际,毁掉了大部分的道典,而今只余残卷,我曾仔细研读此卷,却有太多疑问不解,不知阁下可否帮我解惑?”

    说出这话时,她的脸上倒是没有半点挑衅之色,像是真的在请教。

    其实如今的她还不太相信方贵只看一遍神道玄光,便能领悟出那么多的道理来,因此怀疑方贵之前可能本来就在这一卷玄法上面下过苦功夫所以又选了一卷,前来试探方贵,只不过,毕竟她也有些拿不准了,所以态度上,倒是显得恭谨了许多,不敢再那么托大。

    “太幽清月诀?”

    方贵看了一眼那道卷的名称,然后大咧咧道:“想问什么?”

    白天雪认真道:“此法乃是修炼月魂之法,讲究神识幻化,尤如月挂中天,可慑对手心魄,只可惜,书中讲到了该如何修炼月魂,但神识该如何幻化,却语焉不详……”

    “那是笨!”

    方贵照例微闭双目,片刻之后睁开了眼睛,道:“其实书里早就说到了,修炼月魂之时,便要分化灵息,意存中宫,犹如烈日,这是月法,当是人家闲来没事观照骄阳是修炼着玩的么?玄法本是天地之法,以骄阳投影于外,便是幻化月魂之法,这都想不明白?”

    白天雪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捧着那道卷,良久不发一言。

    她的呆呆看着方贵,眼底的震惊根本无法掩饰:难道说眼前这个北域修士,真像刚从楚域回来不久的陆真瓶所言的那样,看起来没有个正形,实际上天资过人?

    而在她身边的青云间,则更是满面欢喜,自己默默琢磨了片刻,才忍不住拍手,道:“妙,实在是妙,方君举一反三,从残篇推衍正法,弥缺补漏,天资之高,实在前所未闻……”

    “哈哈,客气,客气……”

    方贵笑着向他拱了拱手,心里暗想:“难怪棋宫魔胎天天自夸聪明……”

    白天雪足过了良久,才缓过了神来,轻轻向方贵蹲身一礼,道:“此前我们听人说方君乃是不世天骄,还心间存疑,吾妹这才不自量力,前来找方君切磋,但今日听得方君一言,白天雪已知方君才名,实在名符其实,切磋之事,只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

    说着,认真望着方贵,道:“我代愚妹,向方君道歉!”

    方贵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眉头皱了皱,道:“免啦,现在可以让我安心看书了?”

    白天雪再次盈盈施了一礼,道:“不敢再多作打扰!”

    说着话时,轻轻将那太幽清月诀放到了方贵身前的案上,慢慢后退离开。

    而青云间,则也先向方贵行了一礼,这才坐了下来,与方贵说了会话,言辞之间,对方贵的惊人天资甚为钦佩,满面喜色,倒是看得出来是发自内心,赞叹良久之后,方才告辞。

    方贵心下十分满意,还有点小骄傲,大咧咧坐了回去,继续看书。

    只不过,看起来这一次小小风波散于无形,但引发的喧嚣却还远远没有停止。

    很快的,方贵与白天家的姐妹辩法,折服一个,骂走了一个的事情便已远远的传了开去,引出了无尽议论来,实在是一个北域修士,在尊府血脉面前如此张狂,这太罕见了。

    有人惊叹于方贵胆子之大,也有人暗中担忧,说他做了这等事,尊府岂肯干休?

    他看似出了个大风头,怕是很快要倒大楣了。

    果不其然,方贵第二日照例在藏经殿百无聊赖的看着书时,忽然间身前多了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