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小雷鞭(第1/2页)
    “这三个月来,我们在李还真师兄的率领下,苦苦演练阵法,商议秘境之战的事情,你也是我们中的一员,但三个月来,却没见你露面一次,委实说,我们不知道仙门为何安排你与我们同入秘境,但既是仙门之命,我们也只能带着你,只不过,入了秘境,便要有入了秘境的规矩,你实力不足,我们可以护着你,但你最好不要闹事,违抗……哎……”

    怪蛇头顶之上,连青还在不停的说着,面色深沉,显得十分严肃。

    这一次他过来,正是代表了这一十九位青溪谷弟子提点方贵一句的,自从仙门定下了进入秘境的名额,他们便不了解方贵为何会进入其中,心里自是不愿的,但是王寒君等人想去将那名额讨回来,却碰了一鼻子灰,李还真又被师门训了一顿,这个念头自然也打消了。

    可就算只能捏着鼻子带方贵进入秘境,也不代表可以容着方贵胡来啊!

    三个月时间里,方贵都没有主动来见过他们,这又是什么样一个过分的态度?

    李还真不方便开口,这连青便主动过来了,却是想着教训方贵两句,以免他太过张狂,进入秘境之后坏了大事。

    不过他说的认真,方贵却是完没听进去!

    他眼神只是盯着自己座下的怪蛇,还不等连青把话说完,便忽然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向远方一丢,喝道:“去!”

    “嗖!”

    那怪蛇摇着尾巴便一阵风似的追了过去,险些把头顶上的人给晃下来。

    “雪鳞儿你要去哪?”

    “停下!”

    “快回去!”

    “……”

    “……”

    大呼小叫里,怪蛇已经舔起了那块石头,欢快的跑回了方贵面前,蛇尾唰唰摇个不停。

    “嗯,旺财,你很不错,还没忘了我!”

    方贵十分满意,伸出了手去,怪蛇急忙低下了脑袋让他抚摸。

    这一条怪蛇头生独角,背生双翼,在方贵的抚摸下,正喜不自胜,双翼轻轻震颤,口子唁子不停的吞吐,居然不是个别个,正是当初被方贵收伏,带回了仙门里来的婴啼妖兽。

    将婴啼带回了仙门后,方贵便依例将其交给了仙门,按照惯例,这些妖兽都是需要由仙门驯服,化去野性,然后才会选择合适的门下弟子继承,倒不会直接给了方贵,毕竟对方贵来说,将妖兽降伏,带回山来,功德之数,便是给了他补偿,妖兽归属与他无关。

    而仙门驯服妖兽的时间,则一般都是一年至三年时间,方贵交了出去之后,也就把这事给忘了,却没想到今天在这广场之上,居然会再次看到它。

    “雪鳞儿,抬头……”

    连青见婴啼主动低了头让方贵抚摸,顿时大怒,厉声连喝。

    那婴啼平日里极为听话,这也是他决定带它进入秘境的原因之一,可谁能想到,如今见着了方贵,居然不理会自己的话了,连喝了两三声,那婴啼都一点反应也没有。

    小尾巴摇得唰唰的,看得出来很是兴奋,一个劲儿的讨好方贵。

    “雪鳞儿,你……想要造反不成?”

    那婴啼头顶之上的男子连青,本就是青溪谷的天才,他倒不知道这婴啼妖兽便是当初方贵带回宗门里来的,只是青溪谷弟子大都豢养灵兽,提升实力,而他之前一心修行,没有顾得上,直到定下了要入秘境一战,这才去了御兽苑,挑选一头灵兽给自己增加实力!

    他也知道自己临时抱佛脚,须得仔细,因此千挑万选,选了这一只看起来最为乖巧的,如今又经过了数月的祭炼与温养,更为熟悉,只当这灵兽已经与自己心意相通了。

    但他哪里会想到,如今已经进入秘境在即了,这平时无比乖巧的婴啼却忽然失了控,让他在所有人面前大失颜面,不由得又惊又怒,连喝了几声,见这怪蛇不理会自己,心里顿时大怒,“唰”一声将御兽苑专门配给了自己的鞭子抽了出来,愤然一鞭甩下。

    要在平时,这婴啼如此乖巧,他也舍不得打,可如今,却是顾不上了。

    “啪!”

    鞭子抽在了婴啼的身上,登时一条黑色的鞭痕。

    婴啼疼的浑身一抽,背后的蛇尾登时不敢摇了,嘴里的石头也掉在了地上,大眼珠子这时候倒是显得波光粼粼,没有听主人的话后退,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的方贵。

    “倒底是驯化的时间短了一点,你得记住谁才是你的主人!”

    那弟子不依不饶,又是一鞭抽下。

    鞭打灵兽,本就是修行中人最常见的驭兽手段,尤其是在平时听话的灵兽忽然表现出了反抗之意时,更是不能留情,否则养野了性子,关键时候怕是会对主人不利……

    这连青的做法或许没错,但在这时候,却顿时惹怒了方贵。

    方贵最开始,对这婴啼着实没什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