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张师兄很大方(第1/3页)
    “啪!”

    房子里惟一还完好的瓷盏,被张忡山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这时候他满目怒火,看着自己狼藉一片的房间,目光简直要吃人。

    本来就因为前十之席被夺走,他憋了一肚子郁火,把罪魁祸首梁通打了一顿,又敲诈了他一百块灵石,才稍稍解了自己心头之恨,结果一回到房间,就发现自己收藏的字画古玩还有法术秘诀都被撕的粉碎,藏在了床底下的身家宝贝,也被搜刮一空。

    甚至就连自己的床上,都湿漉漉的坐都坐不下……

    “究竟是谁……”

    二指之间,夹着那张字迹潦草的纸条,张忡山沉声怒吼。

    他愤怒无比,又不敢将此事声张出去!

    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与梁通之间的这个小交易,居然被人知道了。

    与人串通,收人重礼,趁着试炼之时伤害同门,这事若是闹到了明面上,大小也是个罪过,尤其是名声上不好听,就算仙门对这样的事情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尤其是在查无实据的情况下,不会因此逐自己离开,但同门里闹开了,也会让人小瞧了自己……

    所以哪怕心里再愤怒,他也只是在想,究竟是谁,知晓了这件事情后,拿来威胁自己?

    难道又是梁通那厮走漏了风声?

    看样子自己要他一百块灵石,还是便宜了他!

    “对方既然留下了字条,便说明还想继续拿这件事威胁我……”张忡山心里暗自想着,冷冷瞥了字条一眼,心里暗想:“这字写的跟狗爬一样,对方定然是怕我认出了他的笔迹,用左手写的,想必是我的熟人,只是究竟是谁这么大胆……”

    握着灵剑的手慢慢的攥紧了,只要自己查到了那个人,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

    ……

    在张忡山愤怒的像只狮子一样在房间里乱转的时候,方贵正在长吁短叹。

    他这时候倒是毫不担心盗药事发,笃定张忡山看了那纸条上的留言之后,一定不敢声张自己房间被盗的事情,只会暗中查访究竟是谁在拿这件事要胁自己,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再捅出去就晚了。

    当然了,这还只是撒口气而已,至于报仇的事情……

    “唉,这群鸟世家子,还真有几分本事啊……”

    方贵手托了下巴,愁眉不展,一想到张忡山那一剑之威,心里便闷的慌!

    这仙门和牛头村果然是不一样的,在牛头村他连最凶狠的李屠户都敢招惹,但李屠户再厉害,也最多就是杀个猪宰个羊啥的啊,哪会像张忡山一样,一剑斩碎岩石?

    凭着自己的本事,何年何月才能找他报仇?

    阿苦师兄十分理解方贵的心情,拍着他的肩膀劝道:“你也别气馁,人与人是不一样的,张忡山之流,虽然天资不足以惊艳到直接进入青溪谷修行,但也都是那些修行世家培养出来的仙苗,打从一生下来开始,便为修行做准备,如果算起来,你才不过修行了半年,人家可是已经修行了二十年了,这可怎么比,无论是法术还是阵器符篆,你要学的还很多!”

    方贵翻个白眼,道:“那我何时才能收拾他?”

    阿苦师兄无奈,道:“想要收拾他,你起码得修为比他高吧?而且就算不说把他从小学会的那些法术之类部学会,练好,最起码你也得有几手威力强横的法术神通在手才是!”

    “法术神通?”

    方贵抬起了头:“哪里能学?”

    “方贵师弟,你马上就是红叶谷弟子啦!”

    阿苦师兄道:“修为突破了养息中境,仙门就会传你功法传承,这些传承都是仙门秘传,可比那些小世家的功法厉害多了,而且秘典阁也会向你开放,各种法术都可以借阅研习,等你在这些功法传承之上都有所成就了,应该就不必害怕张忡山了……”

    方贵眨了眨眼:“啥叫应该?”

    阿苦师兄无奈道:“你能学,人家也能学,学的不如人家,被收拾的还是你!”

    方贵:“……这日子没法过了!”

    “哈哈,方贵师弟也不必太过悲观!”

    阿苦师兄见了方贵这模样,难得的笑了两声,拍了拍方贵的肩膀,道:“你才入门半年,便可以通过十里谷问道,还入了前十之席,已经十分难得啦,仙门会特别关照于你,赐下灵丹,帮你突破养息中境的门坎,这已经是常人不敢想象的造化啦,而且,如今鬼影子方贵在咱们乌山谷那也算是个名人了,张忡山不敢明目障胆对你怎么样的……”

    “鬼影子方贵?”

    方贵咂了咂嘴,道:“听着像是故事里面被好人打的坏蛋……”

    “……”

    阿苦师兄叹道:“所以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集中一切精力,将修为提升到练气三层巅峰,再借仙门灵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