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神秘铜钱(第1/3页)
    “你谢我当然是应该的,只是刚才那妖狼……”

    局面好像有些出乎意料,方贵这等心大的人也反应了半天,才讪讪开口。

    “小姐在那边……”

    话犹未落,忽听得远处林边响起了一声焦急的清叱,而后方贵眼睛就瞪圆了,只见得那林边上,居然有两团白色的云气升腾在半空,直向着他们所在飞来,在那两团云上,却是有着一个一身是血,身穿青衣的双髻女侍,还有一个身穿黑袍,拄着龙头拐的老婆子!

    “神……神仙?”

    方贵一瞬间眼睛都瞪圆了。

    他一直深信自己是神仙送到了牛头村上来的,向来把神仙当成自家人,只不过在牛头村上呆了十年,传说中的修仙之人他也没见过,这还是第一回。

    一时心里无法抑止的激动了起来,也不知是兴奋还是激动。

    只见那青衣女侍与黑衣的婆子落到了身边,急急的向着小女孩身上打量了几眼,见她脸上出现了一丝血痕,顿时神情紧张,目光看到了十几丈外的两匹妖狼尸首之时,更是脸色变得无比难堪了起来。

    老婆子一把将小女孩抱了起来,上下摸了个遍,见她身上没什么别的伤才放下了心,恨声道“原来野岭窟那帮子妖人也来了,简直就是胆大包天,看他们怎么死!”

    青衣女侍冷着脸道“好容易杀退了那些人,还是先离开这里为妙!”

    说着妙目一转,落到了方贵的身上,皱着眉头道“这个小子是谁?”

    方贵一见她们眼睛看向了自己,忙道“什么叫这小子,刚才是我看她差点被狼吃了,跑出来救她的!”虽然自己也不确定究竟是谁救了谁,但先占个道理肯定是没错的。

    老婆子听了微微诧异,打量了方贵一眼,道“你救她?”

    说着,目光疑惑的向那小女孩看了一眼,意露询问之色。

    小女孩有些腼腆,微微犹豫之后,倒是轻轻点了点头,竟是承认了方贵的话。

    黑衣老妪和青衣婢女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精彩。

    对她们两人来说,局面倒不难搞明白,只是问得几句,便已然心里有数了,倒也有些哭笑不得,她们自然知道,那两匹妖狼,还是伤不到自家小姐的,只是这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野小子,居然有胆子在两匹红背妖狼的面前出手救人,胆子倒是实在是不小!

    “你是哪里人?怎么会在这里?”

    青衣女侍皱着眉头看了方贵一眼,疑惑问道。

    方贵心里一个激棱,装出了一副老实模样,小声道“我……我是牛头村上的人,肚子饿了,就跑到山里来套野兔子,然后就看到有狼……有狼想要吃她……”

    老婆子微微皱眉“荒山野岭套什么兔子,你爹娘呢?”

    方贵摇了摇头,道“我没有爹娘!”

    青衣女侍与黑衣老婆子对视了一眼,她们两个都是有修为在身上的,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方贵是个没有修为的凡人,再加上方贵天生长了一只老实巴交的脸,身上衣衫也寒酸,这时候听了他的话,又看他身上有不少滚落山坡时擦出的血迹,夜色里尤其显得可怜巴巴。

    “这倒是个有侠义心肠的!”

    那黑衣老婆子微一皱眉,道“野岭窟的人还没死干净,这满山都是妖物,留他在这里,早晚是个死,不如先带回去!”

    青衣女侍受伤不浅,但闻言还是微一皱眉,道“保护小姐才是最重要的!”

    黑衣老婆子看了她一眼,道“我心里有数!”

    青衣女侍忽然明白了什么,便不再多言了。

    两人计较已定,便由老婆子抱着那个小女孩,青衣女侍随手打出了一道云气,将方贵也托在了上面,云朵腾起,于这夜色之中,飞遁而去,眨眼间便消失在了这片荒山里。

    而伏在了那软绵绵的云上,方贵伸了脑袋出去瞧,下方树木飞快闪过,心里也隐隐有些激动。

    谁能想到,只是朝镇上的人吹了个牛,居然真能碰到神仙?

    这下好了,抱上了神仙的大腿,若是能学两道法术回去,镇上谁敢不高看自己一眼?

    李屠户家的猪头肉,张婆子家的鸡,那还不是想怎么吃怎么吃?

    ……

    ……

    这小小年纪,便在荒山里乱窜乱跑的少年方贵方大爷,来自三十里外牛头村,但他虽然长在牛头村,但却不是牛头村上生人,而是十年之前,某位仙人抱了过来的……

    ……牛头村上的人一直都是这么给方贵说的,他就是仙人抱来的。

    据说那是十年前的某一天,牛头村上的人正吃饱喝足了照例在东家长西家短的消谴闷子,却忽然间小镇上空,乌云密布,雷电轰鸣,在那乌云里,却有一位白胡子老仙人踏云而降,怀里抱着一个小小婴儿。

    那老仙人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