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地火(第1/2页)
    “这里应该就是当年白岳剑派的驻地,果然如此!”

    两人坐在金雕直接飞往了襄州白岳山,这一路几乎可以用飞驰电掣来形容。耳边呼呼罡风,以及从万里高空向下眺望的那种刺激感,让路捕头甚至忍不住大呼小叫。

    不过在看到沈康鄙视的眼神后,路捕头非常识趣的收起了那忍不住张大的嘴巴。其实沈康第一次上来,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一回生两回熟,现在完有资格鄙视新手。

    两人仅用了半天的功夫,就从方州路捕头处来到了万里之遥的襄州白岳山。根据陆捕头指引,停留在一座雄伟的山峰边上。

    一踏入这里,两人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路捕头指的路,便是当年白岳剑派的驻地,可是此时的白岳剑派,已经近乎成了一片荒地。

    眼前山门破旧,其内满是残垣断壁。路捕头仔细看过,这些残墙断壁都不是自然风化,而是被人以内力震碎,这里当年应该经历过一场惨战,而战斗的结果便是白岳剑派军覆没。

    而且路捕头可以肯定,当年的白岳剑派派上下必然无一生还,甚至连门派被灭的消息都无法传出。

    想来即便是游走于江湖上的白月剑派弟子,也都是惨遭毒手。不然,若是这些弟子游历归来看到山门的情况,白岳剑派的事情早就传开了。而且以背后之人的心性,也一定会做到斩草除根!

    原本他们两人来白岳剑派,也只是抱着一丝的可能,就是希望白岳剑派此时还有人在,哪怕这些人是被人给控制住了。

    说不定以路捕头的手段,威逼利诱之下还能逼问出什么来。可现在满地的荒芜,连道人影都没有,还问个球!

    “沈庄主,严捕头虽然圈出了白岳山。可这诺大的白岳山,就凭我们两人,如何能找到那铸剑之地?”

    现在路捕头也是满心的担忧,白岳剑派空无一人,就凭他们两个人要想在诺大的白岳山找到铸剑之地,那得搜到猴年马月去。

    而若是他们调集人手来的话,这么多人在白岳山中想不暴露也难。到时候他们的调查就将由暗转明,想想严捕头的下场,就知道这么做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选择。

    “路捕头,先不用着急,其实我觉得这事其实也不难!”站在最高处往下眺望,沈康接着从怀里掏了掏,竟然掏出一个罗盘出来,对着罗盘仔细的观察着山脉地形。

    站在高处四下眺望了一下后,沈康指着一处山谷处说道“路捕头,我们去那里,若我猜得不错的话,应该不离十!”

    “沈庄主,这是个什么宝贝?”眼见着沈康掏出了罗盘,然后就这么对照着四下的看了看,接着就能确定位置。这宝贝若有如此功效,那真是强的可怕!

    面对眼前的沈庄主,路捕头就感觉自己跟个土包子似的,好像这位沈庄主随便掏出一样东西来都能令人大开眼界。

    “这个啊是我一两银子随便从青雨城算命摊上拿的!”

    “靠!”忍不住暗骂一声,刚刚他还以为是啥顶级的宝贝呢,算命摊上随手拿的罗盘。给他一两银子,能给你买一堆。

    “那沈庄主是如何判断的?”

    “因为那个地方位置最好,按风水学来说此地天地元气应该是最为浓郁的!”将罗盘收了起来,沈康拍了拍路捕头的肩膀,然后说道“路捕头,走吧!”

    再次通过金雕直接飞到沈康所指的山谷处,现在已经是万物复苏的季节,谷内枝叶藤蔓早已开始疯长。此时整个山谷被山林藤蔓包围,丝毫没有一点人类踏足过的痕迹。

    “莫非我们来错地方了?”找了许久,沈康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连他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虽然此地应该是最好的风水节点,但也不意味着那些人真会把铸剑之地安排在这里。

    “路捕头,你等会儿我,我再找找看。我还就不信了,找不到地方!”

    “不,沈庄主,我想我们已经找到了!这断枝,可不是什么野兽造成的,而是人为!”

    手里捏着一只断枝,路捕头满脸慎重的仔细看了看,随后又冷眼扫了扫四周,嘴角忍不住咧出一丝冷笑。

    “这隐藏的倒是好手段,哼,不过欲盖弥彰而已!”

    随手将树枝扔到一旁,路捕头随即开始静静的仔细寻找着隐藏在山林中的蛛丝马迹。风水之类的他是不懂,可是论及查案找线索,他们这些金牌捕头个个都是身怀绝技。

    沈康已经帮他把找到大体的位置了,要是这样还找不到,那他近四十年的捕快生涯就白干了!

    “找到了!”顺着找到的一点线索,路捕头直接顺藤摸瓜没多长时间,就来到了一处峭壁所在。这里被层层叠叠的藤蔓所包围着,即便是仔细观察沈康也没看出任何不妥。

    直接拔出了刀,将洞口处的藤蔓小心地清理着,却并未发出丝毫的声音。很快,一个幽深的山洞出现在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