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查明了么?(第1/2页)
    “师叔,冒昧打扰,还请师叔见谅!”

    落星阁中,风一帆独自一人脸色慎重来到落星阁的密地,穿过长长的甬道,来到密地最中心之处的一间屋子,恭敬的站了片刻。

    没多长时间,大门无风自开,也一下映露出了屋子里面的场景。

    整个房间里空间颇大,却空荡荡的只有三个蒲团,上面分别端坐着三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这三人端坐于蒲团上一动不动,宛若一做雕塑一般。呼吸也似有似无,若不仔细看的观察的话,根本难以察觉。

    风一帆堂堂落星阁阁主,方州武林盟现任盟主,在这些人面前却显得很恭敬。

    这些老者没有说话的意思,风一帆就绝对不开口,只是老老实实的站立在一旁。

    若不是非常之事,风一帆也不愿意来这里。在外面他趾高气昂,可以意气风发随意发布命令,到了这里就只能装孙子。

    这里有一个算一个,最少要也比自己高一辈,甚至还有一个高两辈的存在,甭说装孙子,这辈分根本就是。

    这是他们落星阁硕果仅存的前辈们了,乃是他们落星阁最后底牌,甚至其中一个都已至宗师之境的极致。

    卡在那个境界十几年,纵然因为年老体衰等原因未能成功突破,但这么多年的功力积累亦是非同小可。

    在落星阁虽说这大小事务都是他这个阁主说了算,但真要遇上真正难以抉择之事,或者关乎落星阁前途命运的事情。那都通知这些人,让他们拍板做最后的决定。

    “是阁主啊!”在等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其中一人睁开了眼睛,抬头漫不经心的看了风一帆一眼。

    “你这个盟主不在居中调度,怎么有空跑到我们这里来了,可是都准备好了?”

    “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如今各派正值危急存亡之秋,各派的那些老家伙们都答应共同进退,你不必过于着急!”

    似乎看出了风一帆脸上的慎重,老者轻轻摇了摇头,脸上却满是云淡风轻之色。一点点小事而已,至于么?

    “阁主放心好了,除了各派的人外,我们还联系了一些老朋友!”

    “他们都答应可以助我们一臂之力,有诸多高手相助,即便是朝廷也不能为所欲为!我落星阁和方州武林盟,定能撑过这一次!”

    说到这里,老者显得很是自信,他也有这个自信。江湖就这么大,大家朋友拉朋友,关系攀关系的,什么人交往不到。

    当年他们外出游历,也结交了不少好友,其中甚至不乏有顶尖门派的弟子。现如今熬到他这个年纪,在门派中至少也是中高层。

    这些顶级门派,即便是朝廷单独面对也畏惧三分。有他们出面相助,朝廷也得给三分面子,不可能做的太过分。

    而且朝廷显露出要对付方州武林的意思,其他各州武林虽然看似平静,但内中早已是波涛汹涌。

    这次是要对付方州武林,那下次呢,又会轮到那个地方的武林势力!朝廷这是要飘啊!

    那些顶级大派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竟然同意弟子相助,本身就说明了问题。这些消息朝廷不可能不知道,更不可能不顾忌!

    当然,虽说这其中付出的代价有些让人心疼,但关乎门派之安危,这点付出也就算不上什么了。

    “师叔,这,事情可能出了一点点小差错!”

    抬头看了三位老者一眼,风一帆不免有些心虚,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

    现在各派的长辈们基本上部被惊动,大家托关系找朋友,把能想的办法能用的关系用上了。

    大家现在基本上商量好了要拼尽力跟镇北军来一场,各派都快把老底掏出来准备战事了。

    现在说这些都是误会,不说别人,自家这三个长辈都能把自己吊起来打。

    “师叔,这,这个”一想到这些,风一帆心中就是一团乱麻,这该怎么说!

    “阁主有话何必吞吞吐吐?”一看风一帆这样,老者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立刻便问道“有什么差错,直说便是!”

    “是,师叔!”

    小心的看了老者一眼,风一帆这才小声说道“据我等调查,镇北军冲击方州武林盟一事可能是血衣教在背后策划的,这一切都极可能是血衣教阴谋!”

    “血衣教意图挑起我方州武林与朝廷之间的血战,待我们两败俱伤之时,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借此独霸整个方州,甚至想借此与朝廷分庭抗礼!”

    “血衣教?”抬头猛地看了眼风一帆,这位老者身上无形的威势一闪而逝。其他两位老者在听到这个名字后,也纷纷睁开了眼睛。

    一瞬间,三位老者在猛然间给了风一帆莫大的压力,冷汗顺着额头一点点的流下。

    这个名字当年可是威风赫赫,在三州之地掀起了多大的风浪,逼的朝廷与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