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底牌(第1/2页)
    “常玉峰,你”

    常玉峰的话,令周围这些捕头们陷入了难以置信地震惊之中。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常玉峰竟然会是血衣教的人?这怎么可能?

    虽然朝廷与血衣教之间,肯定是会相互渗透。朝廷上下一定有不少血衣教的人,而血衣教中也有大量朝廷布下的密探。

    但那可是金牌捕头,已经属于三法司的高层了。一个血衣教的弟子,怎么可能一步步的爬上金牌捕头的位置!

    那不仅需要极为丰富的办案经验,而且还要经历极其严苛的审查。

    据他们所知,常玉可至少有二三十年捕头的生涯,经历重重需选拔,这才成为了银牌捕头。在之后突破了宗师高手,才被提拔为金牌捕头。

    这么说来,血衣教早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了,这是何等可怕的信号!

    不仅如此,常玉峰可是整日混迹于诸多金牌捕头之中,而且还能时常接触到玉牌捕头,甚至是办案经验极为丰富的总捕头。

    那可是号称一个眼神,就可以明知前因后果,足以审判断案的总捕头。这么长时间,竟愣是没有被看出丝毫的破绽。

    在他们内部究竟还隐藏了多少这样的人,这么长的时间,又会有多少秘密被窃取,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无间道啊!”听着背后常玉峰的声音,沈康的内心是极度崩溃的。

    这些金牌捕头还处处防着自己,可结果最大的内奸就在他们中间。

    不仅如此,自己还被打了一掌,聚气许久未出的剑招直接被打断。剑气反噬之下,不仅剑势彻底溃散,自己还受了些伤。

    而后又有暗器直逼而来,那些牛毛细针竟能攻破护体罡气直入血脉肌肉之中。若非早早的提升了金钟罩的等级,这一下就被穿透了!

    “众位同僚,你们也不比震惊,其实我不叫常玉峰!重新认识一下,血衣教,血衣护法常默峰!”

    “常默峰,常默川,这两货莫非是两兄弟?”眉头微微一挑,这两人名字这么像,由不得人不怀疑。

    默默的盯着常默峰,生怕他有丝毫的异动。沈康一边迅速的恢复着体内的伤势,九阳神功和属于凤血的力量,在迅速的修补内部的损伤。

    好在有金钟罩和凤血的力量相护,伤势其实并不算太严重,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恢复了大半。但要想彻底修复,非得静养一番不可。

    只是对方,怕不会给自己这点恢复的时间!

    “诸位,念在我们同僚一场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

    “常默峰!”耳边再次传来常默峰的声音,默默念着这个名字,沈康的脸色变得极为冰冷。

    任谁在背后突然被人打了一掌,心情都不会太好。此时沈康那宛如冰霜的脸庞,完证明了这一点。

    而就在此时,常默峰一步步向自己旁边离的最近的以为金牌捕头走去,手中的刀已经慢慢的举了起来,他竟然要举刀挥向自己的昔日同僚!

    “住手!”眼神扫到这一幕,沈康脸色一冷,数道无形剑气突然爆发,硬生生的将准备动手的常默川逼退。

    “住手?哼!沈康,中了天罗破罡,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

    “沈庄主,先不用管我们,赶紧截断周身各处经脉,切不可急躁运功。天罗破罡共有三百九十余根牛毛细针,可破护体罡气!”

    “这些细针一旦插入体内,会立刻深入经脉之中,随着功力运转,散向四肢八骸,将浑身经脉部损毁!”

    “这么狠?”沈康也没想到这一把小小的暗器,竟能有如此威力。宗师高手不察之下被击中,岂不是立刻就跪了!

    好在这些细针被自己卡于肌肉中,并未钻入体内,也造不成多大的破坏。

    “天罗破罡乃三法司暗阁三楼之物,常玉峰,你竟然偷入暗阁,偷取天罗破罡,你可知该当何罪!”

    “哈哈,哈哈哈!”听到这话,常默川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一般,眼神中透着无尽的讽刺。

    “该当何罪?你们说该当何罪?你们是不是傻!”

    一边小心提防着沈康,常默川一边冷冷的说道“今天你们都得死,而我会活着将信息传出去!”

    “之后朝廷就会得到消息,血衣教少主沈康联合血衣教高手们提前埋伏在据点之中,诸位血战之后则是军覆没!”

    “诸位听听,这个理由可好?”

    “常默峰,你卑鄙!”

    “卑鄙?”忍不住再次放声大笑起来,常默川的脸上却越发的冰冷,杀机也越发浓厚。

    “这世间只有胜者,哪有什么卑鄙不卑鄙!”

    “常默峰是吧,你该死!”手握长剑,沈康冷冷的看向对方,一身肌肉竟在不断耸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