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欺负(第1/2页)
    “好强的剑意,好可怕的少年!”

    感受着沈康身上撒发出来的强大气势,常默川脸上满是慎重之色。此时的沈康竟似乎还隐隐在他之上,甚至给他一种强烈的威胁感。

    现在的小年轻,一个个的都这么彪悍了么?还让不让人过了!

    “不应该,我血衣教的药不可能失效,可为啥似乎一点事情也没有,反而比之前更加强大了?莫非”

    常默川心中顿时闪过一种可能,会不会药效早已经过去了。所以此时此刻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令他更上一层楼。

    “柳如风,你竟敢坑我,我饶不了你!”

    常默川想来想去,也只能想到有一个解释,就是柳如风早已经将他卖了。

    现在这一切都只是沈康和柳如风两人唱了个双簧,就是为了引他们出来,好将他们一网打尽。

    这些老家伙们,心里真是一肚子的坏水!

    听到常默川小声的嘟囔,似乎是误会了什么,沈康冷冷一笑也不打算解释,像柳如风这样的人被血衣教给盯上那也是活该。

    现在沈康想要的,就是想在一个时辰之内,将这些人部留下!

    无形的剑气迅速的凝聚在一起,仿若君王般降临,所有的剑都似乎在这剑意之下低头臣服。剑还未出,便已胜了半分。

    恐怖的力量仿佛即将爆发的火山般,一旦爆发必是惊天动地,令万物战栗。

    而这充满着煌煌天威的剑意,令常默川脸色大变,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对方剑法之强大完超出了想象,年纪轻轻便凭真才实学位列才俊榜第二的位置,假以时日必会成为一方巨擘。

    这世上就是有那样的天才,在别人还为先天境界,宗师境而苦苦奋斗的时候,这些天才们已经悄无声息的踏入了新的境界,站在世界的高处俯瞰大地。

    甚至几乎每届才俊榜的前几名,除了那些中途夭折的,其他的几乎都会在三十岁之前突破进入那新让人遥不可及的新境界。

    而且才俊榜虽然只收录三十岁以下的人,但只要突破宗师境,才俊榜便没有资格收录。

    就如同现在的才俊榜,无双公子位列第一。谁又知道,其实在两年前,无双公子程无双只位列第三。

    并不是说程无双比前两名要强,所以才位列第一了。而是前两名齐齐突破了宗师境界,才俊榜已经完没有资格收录他们了,无双公子自动升为第一。

    感受着那刺骨的危机感,常默川紧张与慎重中更多了一丝的欣赏,如此青年才俊若是能加入血衣教,必能助教主一臂之力。

    这样他们血衣教就足以中再添一员大将,说不定将来,沈康在血衣教的位置将远在自己之上!

    “冰天雪地!”

    欣赏归欣赏,可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速。刺骨的冰冷气息自常默川身上瞬间爆发,周围的一切只要染沾一点气息,顷刻间就被冻成了冰棍。

    掌力与剑气相撞,恐怖的力量向四周荡漾,树木花草转瞬间便化为了冰碴,又被剑气肆虐尽数折断,简直是遭遇了史无前例的暴风雪折磨。

    空间荡起了丝丝涟漪,令周围包围着沈康的血衣教弟子飞速的逃离。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两大高手对招,即便是余波也不是他们能抵挡的。

    一剑过后,沈康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常默川的强大还要比他预想的要高一些。甚至于一时半刻,恐怕根本难以拿下他。

    脸色一愣,沈康转而又出一剑,剑气携带者巨大的破坏力向常默川方向荡漾。随后沈康的身形紧接着不断向前,一剑又一剑间接连不断仿佛不知疲惫。

    这完是拼命的打法,打的对面的常默川都有些这咋舌。

    大哥,咱们好歹也算是高手交手过招,不应该先从试探开始么,怎么还一上来就直接拼命呢。

    可常默川不知道的是,人物体验卡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每时每刻都能保持在巅峰的状态。不会因为过度的输出,而导致功力不济的情况发生。

    同样是相差不大的对手,一方会随着不断的交手而状态功力都会衰弱,另一方却始终保持在巅峰状态。

    这种状态下,光耗也能把人生生耗死,就问你怕不怕。

    因而沈康尽情的肆虐挥洒着剑气,完不顾及自身的消耗,只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换取最大的杀伤力。

    不过即便是使用了无名的人物体验卡,眼前的常默川依然给他一种淡淡的威胁。可想而知对方的武功不在此时的自己之下。

    功力至宗师境,内气生生不息,一时半会也不会跌落巅峰。所以若一个时辰内解决不了,就只能灰溜溜的该跑跑,该撤撤。

    就算现在他能赢,也必然要经历一场苦战。

    一个时辰之内,沈康完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彻底拿下常默川,而且周围还有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