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该还了(第1/2页)
    “你们的表演完成了,那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了!”

    剑无声无息间举了起来,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皆是心头一颤,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几步。

    长山那一战在他们心中留下了不小的阴影,没有人能够形容那恐怖的剑法,剑势惶惶如天威,剑气凛冽似寒冬的刺骨冷风。

    璀璨的剑光突然自沈康身上散发出来,那耀眼的光芒令所有人都忍不住眯起了双眼。

    随后一道恐怖而磅礴的气势突然冲天而起,几乎在眨眼间,就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威力。

    剑,快到似乎超越了时间,超越了思维,电光火石之间便已经降临。那一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那道如同烟花绽放般的绚丽。

    “诸位小心!”

    突然出现的剑光令所有人大为紧张,他们下意识地就将功力运转到了极致,最得意的武功含而不发,只等与那璀璨的剑光一较高下。

    甚至于他们都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若眼前这位真还如长山之战的时候那般可怕,即便他们一拥而上也必将是损失惨重的局面。

    各派这点家底,可不可能就这么扔在这里!

    不过这些人的戒备显然是有了过了,沈康的目标从来都不是他们,而是在眼前的这二十几个出自万剑山庄的先天高手们。

    当柳如风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失败的后果。背叛者,就应该知道他们自己的下场!

    其实想想柳如风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赌一把而已,赢了柳家重得万剑山庄,输了就将一无所有。现在赌输了,那一切的后果都怨不得别人。

    要怪也怪沈康太过轻易相信别人,江湖险恶可不是处处真善美。

    在沈康的剑意锁定下,对面的这些人仿佛深陷泥潭之中,连动作都变得异常迟缓。

    剑光临近,那种近乎于绝望的情绪顷刻间涌上心头,他们甚至连反抗的勇气都似乎被消磨了大半。

    他们的无敌,是寄托于万剑阵上的。其实当万剑阵破碎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失去了勇气,失去了信心。

    打,怎么打?这可是一剑单挑整个长生教的猛人,你来打试试?

    面对那恐怖的剑法,这二十几名先天高手初期的高手,几乎不堪一击。一剑过后,只剩下了一地的哀嚎声!

    “刚刚你们迟疑了一下,所以今日就我饶你们的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们这一身武功我废了!”

    “这,这完了,一切都完了!”

    看着遍地哀嚎的弟子们,柳如风面如土色,他们柳家所有残余势力加起来,就剩下这二十几名先天高手了,今日竟然一战毁。

    没有了万剑阵,没有了这些高手支撑,现在的万剑山庄就是个笑话,除了他之外就再没有多少自保之力了。

    现在整个万剑山庄就剩下他一人撑着,甚至他这一身功力还没有完完的恢复,身上还有不少的暗伤在。

    看着周围这些昔日的好友,柳如风顿时感觉他们的眼神中都流露出了一丝的贪婪。

    所有的谋划,所有的一切都付诸东流,原来真正可笑的是自己!

    柳家已经完了,就剩下柳如风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在撑着,简直一推就倒。

    这是啥,这就是一块肥肉,让他们甚至都忍不住想要上前咬上一口的肥肉!

    现在的柳如风其实很想对沈康说一句,要不再回来呗,咱们继续相亲相爱一家人。可是看着沈康那嘲讽中透着杀气的眼神,柳如风很识趣没有开口。

    现在沈康最想杀的人是谁,那还用问么,估计在场的人中最想干掉的就是自己这个二五仔了。

    打得过么?柳如风不禁问了自己一句。打不过,完打不过,他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找其他人帮忙?怎么可能?没见他们一个个的都恨不得将万剑山庄吞下么。二十余名先天高手被废,现在他是万剑山庄唯一的支撑。

    一旦自己这个最后的支撑也没了,那整个万剑山庄还不是任由他们取用。

    到时候他们就可以随意让万剑山庄的弟子为奴为婢,替他们铸剑炼器,供他们随意欺辱压榨。

    没想到,万剑山庄数百年的基业没有毁在柳慎手里,竟将毁在自己的手里。可笑,这是何等的可笑!

    “柳如风,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只会废了你的武功!”

    一手持剑静静的慢慢走向柳如风的方向,每当沈康前进一步,柳如风就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甚至两三步。

    显然即便此时的柳如风心乱如麻,但心中畏惧还是驱使着他做出最本能的选择。

    “你的武功是我送给你的丹药恢复起来的,既然你已经决定与我分道扬镳。那我的东西,你得部还回来!”

    “对了,大长老可还记得你们万剑山庄现在究竟欠了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