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你究竟是谁(第1/2页)
    “莫云殇,你算到了一切,却唯独忘了一点,我身怀噬心蛊母,百毒不侵!”

    狂暴而强大的气势突然爆发,宛若巨大的炸弹在原地突然爆炸,掀起了重重气浪。

    而顾明扬的身形却突然间消失在,重重腿影宛若狂风骤雨。每一脚都是一个雨点,每一脚都似乎重若高山。

    “有点意思!”面对突然的袭击,莫云殇眉毛微微一挑,却是不慌不忙。

    一股无形的剑气出现,仿若气罩般笼罩身,刺骨的杀机弥漫在周身各处。

    顾明扬攻击过来的每一脚,都会激起一处剑气反击。这撼天动地的一招,却被莫云殇轻松挡住,竟难以前进分毫。

    这老家伙的功力,简直强到可怕。当年的莫云殇就已经是最顶尖的高手,如今又多了这些年的积累,其功力可想而知。

    更何况长生教还有类似于噬心蛊母这样的作弊器般的东西在,这么长时间下来,莫云殇的武功说一句深不可测绝不为过!

    “莫云殇,当年你杀我师傅和众位师兄,此切骨之仇我一刻也不敢忘!”

    瞬间顾明扬血气上庸浑身血红,汗水滴落竟也同鲜血一般的颜色,整个人如沐浴在血水之中。

    无形的力量向四周荡漾,似乎要将周围的一切都褶皱扭曲。那强大的气息,似乎比之前还要强上三分。

    “今日,我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当年我也不想的,围剿长生教那一战你师傅拿走了噬心蛊母,他竟然嫌此物太过邪恶霸道而弃之不用,差点令蛊母生生饿死!你说,我能放过他么?”

    “而且他还在无意间发现了我的身份,竟然还敢多管闲事,简直不识抬举!”

    “你的那些师兄也是,一个个的都是不自量力!”说到这里,莫云殇还忍不住嗤笑一声,言语之中满是不屑。

    “不过顾明扬,你跟他们不同,你比你师傅那个老糊涂要强得多。虽然你曾伏击过我,但最后却给了我一个大惊喜!”

    “你们无痕宗做的很好,虽然不是我的狗,但却比我的狗还有用的多!”

    “莫云殇,我杀了你!”

    “就凭你?你跟你的师兄弟一样,蚍蜉撼树,都是不自量力的小丑!”

    狂猛的一掌,如擎天巨手般狠狠的将顾明扬暂时击飞。紧接着莫云殇冷冷一笑,手指以极快的频率微动。

    这个动作,就仿佛在瞬间使了什么魔法一样,原本想要冲上来继续拼命的顾明扬,突然间状若疯狂的在地上痛苦的打滚。

    几乎一眨眼的功夫,顾明扬胸口处仿佛有什么东西穿胸而出,鲜血混合着莫名的血块洒落一地。

    一只带着翅膀的细小虫子,披着血红色的外衣,颤巍巍的飞到了莫云殇的手上。

    轻轻抚摸着这只虫子,仿佛至宝一般爱不释手,那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是在抚摸着恋人的手一般。这一刻,莫云殇的表情陌生而可怕。

    “我不是说过了么,这噬心蛊母是我长生教的东西。别人的东西始终是别人的,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怜悯的看了眼已经声息无的顾明扬,莫云殇摇头淡淡的说道“好歹你也算是一方枭雄,可惜不能为我所用。算了,无非就是个器皿而已!”

    “顾宗主?”堂堂宗师境高手,竟来不及做出丝毫反抗,蹉跎了半生却为他人做了嫁衣。

    “杀,我宗主报仇!”

    顾明扬的死,给了他们极大的震撼。但在无痕宗中,顾明扬似乎极为得人心,他一出事,所有人立刻就准备冲上来为他报仇。

    “呵,蠢货!”看到似乎想要冲上来拼命的无痕宗众人,嘴角咧出一丝弧度,莫云殇的脸上满是不屑之色。

    手中蛊母的翅膀突然间飞快的舞动,一丝很轻微的声音出现,仿佛一种特殊的信号般。

    瞬间,无数痛苦哀嚎声响起,周围原本与沈康他们对峙的高手们几乎部痛苦的抽搐着,有的甚至疼痛难忍到在地上不断打滚。

    一个又一个血洞从所有人人胸口处爆开,无数细小的虫子从他们胸口的地方钻了出来。

    莲山巨寇,包括无痕宗这么多刚刚与沈康他们交手的高手,竟然在瞬间部没了声息。

    好可怕的蛊虫,好歹毒的心肠!

    “剿灭莲山巨寇任务完成,奖励侠义点两百,黄金宝箱一个!是否开启宝箱?”

    让他揪心不已莲山巨寇,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没了?

    在最开始他来参加会盟,就是希望可以要联合各派,汇集所有力量共同对付莲山巨寇,可到头来却是以这样的方式将其剿灭。

    这过程还真是讽刺的很!

    “系统,开启宝箱!”

    “恭喜宿主,获得复制卡一张。此卡只对系统宝箱中开出的东西起作用,黄金宝箱及以下宝箱开出的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