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可怕的一剑(第1/2页)
    “真是难缠,不过一切也该结束了!”

    柳家的秘法加上魔剑气息的增幅,两者结合,所形成的巨大破坏力绝对超乎想象。

    似乎连柳慎体内的那点毒素都被方位的压制,此时的柳慎无论是还是功力,都强的可怕。

    一举一动都似乎拥有着万钧之力,每踏出一步,脚下的石板都会承受不住而寸寸龟裂。

    若是用的力猛了,使劲踏向地面,甚至会在地面下留下一道坑。所过之处,简直是一片狼藉。

    即便沈康的实力已经有了翻天复地的变化,面对如此强横的柳慎,也依旧不敢轻视分毫。

    手中的剑含而不露,始终只是在不断的抵挡。每一剑间都会有一股反震之力出现,震得他气血翻腾。

    可沈康脸色丝毫不变,一剑接着一剑,剑法仿佛连绵不绝,生生不息。

    就仿佛一道大网一般,将所有的攻击牢牢锁在了外面。

    在这方寸之间,却如同咫尺天涯般。任凭对面的柳慎如何努力,如何的狂躁,都不能前进半分。

    剑势却在悄然无声间慢慢的凝聚着,精神,功力,意志都一点点的汇聚在了一起,越积越多,越积越强。

    剑虽未出,却隐藏着爆炸般的力量。秘而不泄,将发未发。让人看一眼,就本能的寒毛直竖。

    “嗷!”再次仰天长啸一声,身上狂暴的气息猛增了三分,周围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在这股恐怖的气势下瑟瑟发抖。

    现在柳慎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一般,这种危机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越来越强。

    生物的本能驱使着他想要逃离,可残留的意识却不允许他这样做。

    最后不得已之间,它只能通过疯狂的吼叫,来抒发内心的慌乱和不安。

    正是这一闪而逝的犹豫,让沈康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好机会!”

    剑,瞬间由防守化为了进攻。那凝聚到极致的剑,静悄悄的落下,仿佛要洗去一切的尘埃。

    朦胧的光芒出现,似乎要将整个天地照亮,将周围的一切都定格。

    这道光芒并不璀璨,与沈康之前那绚丽灿烂的剑法完不同,反而有一种返璞归真的韵味。

    这一剑超越了时空,超越了思维,仿佛不属于凡尘一般。

    轻飘飘的落于身前,那平凡中却透着致命威胁的大恐怖,让柳慎出于本能的想要拼命逃离。

    可当他想要逃的时候,却发现身体根本不受使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瞬息而至。

    强悍的肉身在这柄剑下,没有遇到丝毫的阻碍,轻飘飘的就被穿了个通透。

    狂暴的剑气在柳慎的体内爆发,从身体各处刺破激射到石板上,在石板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深坑。

    鲜血顿时洒落一地,那原本强悍的身体此时犹如一块破布一般,仿佛在四处透风。

    原本体内的狂暴气息,也在瞬间散入了天地间。

    就如同戳破的气球般,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这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剑法?”

    看到如此可怕的剑法,在场看到的人都陷入了无尽的惊恐之中,久久不能回神。

    恐怖的剑法虽然是一闪而逝,却给在场的所有人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他们不知道用怎样的语言来描述,这把剑仿佛已经超脱了凡尘,超脱了思维。

    即便过时三年五载,在夜深人静之时,他们的梦中恐怕都会时不时的出现这柄剑。

    这难道是以先天之境,摸到了元神境的门槛?怎么可能?

    不,不对,这并不是元神境的门槛,而是剑法激发到极致才能形成的类似的一种特殊力量。

    这恐怖的剑法何止是登峰造级,而是有了自己的道,自己的势。

    人剑合一之下,元神的力量与的力量相结合,才爆发出了这等超越凡尘的力量。

    这种力量,已经无限于接近传说中的元神境的力量。

    传言元神境高手们的攻击早已经不局限于招式,而更多的偏向于精神层次的碾压。

    到了那个境界用眼神杀人都不是传说,瞪谁谁死,就问你怕不怕!

    年纪轻轻不仅一身功力登峰造极,甚至还拥有如此恐怕的剑法。

    可畏!可怖!

    “你,你怎么可能?”

    狂暴的气息随着鲜血洒出而快速消逝,身上沾染的魔剑气息也在顷刻间消散,柳慎那血红色的眼神也渐渐恢复了清明。

    浑身上下传来的痛楚感,让神志恢复的柳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一股极度的虚弱感涌上心头,让他恨不得直接睡上三天三夜一般,原本就有些慌乱的他甚至渐渐开始迷糊。

    “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