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隐藏的罪恶(第1/2页)
    “好重的血腥气!”

    将瓦片悄悄放下,顺着天窗处悄悄落入小院内部。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藤蔓,仿佛置身于原始森林一般。藤蔓上红彤彤的果实,一颗颗宛若星辰。

    “好重的血腥味!”离的这里近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从周围涌上鼻尖。这种味道有些刺鼻,在这种有些密封的环境下更是难以消散,沈康也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血腥气在此凝而不散,周围的土色似乎早已发黑,一层堆着一层。可想而知,这样的土壤绝不是一朝一息可以形成的。

    那血气丹中的主药,应该就是眼前的藤蔓上所挂的红彤彤的果实。也就是说沈家的血气丹,实际上是间接的以人血为主药炼制而成。

    真是没想到,以血补血,还能是这么个补法?

    悄无声息的躲在阴影处小心地行走,又一道靡靡之音从不远处传来,沈康顿时停下了脚步悄悄凑了上去。这大晚上的,沈家人还真是好精力。

    顺着声音找了过去,离得近了沈康听着似乎这靡靡之音中,好像还混着两个老男人的声音。

    “大哥,小茹可是当年你在街上发现留在沈家一手培养出来的,现在焦阴之体瓜熟蒂落,正好可以助大哥为了突破瓶颈,可最后被沈城业一声不响的采补掉了,连口汤都没留下!”

    “就算他是家主,也不能这么没有规矩。他的功力倒是更上一层楼了,大哥你多年心血付诸东流。这口气,你咽得下去么?”

    “小茹?那个大长老家的二小姐,那个行事霸道的茹小姐?”

    没想到行事霸道的二小姐竟是街边捡来的,还被沈家家主给采补掉了?今天脑袋里接收到的信息太多,着实让沈康大开眼界。

    难怪二小姐死后,沈家上下一点悲伤的氛围都没有。一个从小捡来培养就是为了日后消耗掉的孩子,怎么可能让这些心狠手辣的沈家人留下半滴眼泪。

    像沈家二小姐这种情况绝对不是第一个。恐怕这些特殊血脉,对沈家功法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沈家这些年也应该一直都在搜集这些有这特殊血脉的,凡是找到的,都会被他们当成猪养。

    沈家这位二小姐是,他沈康似乎也是。等到猪养的膘肥体胖了,沈家自然磨刀霍霍不心疼。猪养肥了,不就是用来吃的么!

    想想自己听到的传闻,沈家二十前还是中等家族,不过短短二十年就已称霸莫阳城,成为莫阳城第一世家,家中先天高手就有数位。

    不知道,沈家荣耀的背后究竟埋葬了多少白骨,隐藏了多少罪恶。

    屋内的声音就如同之前沈家主那边一样一样,凄厉的叫声中混杂着痛苦。但很快声音就渐渐消失,在声音消失之后好一会儿,才听到屋内的声音。

    “真是没用,这女人又不能用了,拖下去喂血蔓!”

    “大哥,这些凡俗女子太不顶用,精元消耗后怎么补都不好补,只能反复用上两三次就得重新找新人!”

    “前两天宁远县那边传来消息,那边的牙行出了问题,即将交付的少女也都跑掉了,害的我还得重新找门路!”

    “老三,有一点你要记清楚了,我们沈家的规矩,不能对莫阳城动手。这样吧,沈城业把小茹给霍霍了,不过给了我们二十个二八年华的少女,容貌还算不错,我部给你!”

    “谢大哥,不过他沈城业倒是打的好算盘,甭说就是二十个,就算是五十个,也顶不上这一个!哼,前段时间我在宁远县发现了一个三阳之体,还没等确认呢,他就已经下手了!”

    “大哥,沈城业行事霸道,欺人太甚!有他这个家主,我们几房永远也出不了头。他不过是个妾生子,要不是算了,事已至此,不说了!”

    门口的沈康听着里面的话,心中如翻江倒海难以平静。祸害少女对他们来说就好像在喝酒吃肉一般稀松平常,在他们的心中,恐怕早就没有了最基本的道德观,只是一些披着人皮的畜生罢了。

    抢呀下心头的愤怒,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里面两人应该是沈家的长老,最少也是先天高手。偌大的小院内,还不知道隐藏了多少高手。此时动手,得不偿失!

    听着里面的动静,沈康快速的从门口闪到一旁。门口护卫将门打开,拖着里面两个只剩下一口气的少女。看到眼前的少女,沈康心头格噔一下。

    之前沈城业那边拖出去的少女看起来只是有些消瘦,而这两个少女中有一个虽然瘦小但看起来还算是正常,另一个看起来却是瘦的只剩下了皮包骨,完不成人样。

    莫阳城沈家的采补之术,何止是霸道!其内藏污纳垢,就该被毁灭!

    其中一个护卫那名很虚弱的少女扔到了墙边,很快,原本静静的藤蔓突然暴动起来,仿佛整个院落无数的藤蔓都在飞舞着。

    无数的滕蔓缠绕上来,凄厉的惨叫声随之响起,不过几个呼吸之间便在没了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