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不存在了(第1/2页)
    “砰!”

    大门被粗暴的踹开,沈康静静的从门口走了进来,一身衣衫早已沾满了血迹。清秀的脸上却是说不出的平静,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窝里斗么?”眼前的这一幕,倒是让沈康脸上闪过一道讶然之色,但很快就消散无踪。无论是不是窝里斗,今天六虎堂的结局只有一个。

    “噌!”平静的凝视着眼前剩下的这两人,沈康平静的拔出了手中的剑,仿佛他只是去邻家玩耍般的轻松随意,一点看不出丝毫的剑拔弩张。

    一切的一切是那般平平无奇,这一剑却散发出了凌厉绝伦的气息,那是一种无法躲避的死亡气息。

    “好快的剑,好恐怖的剑!”

    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好像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桌间的长剑瞬间落在了手上,大堂主身形急退,剑鞘横在身前挡了一下,险而又险的避过了这一剑。

    “挡住了?”自从用了阿飞体验卡后,他就是从门口一路横推过来的,整个六虎堂无人可以接自己一剑。

    眼前这个看似颓废的中年人挡住了自己一剑,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未等沈康再次出剑,大堂主便已转守为攻手中剑势一转,犹如白虹贯日,锋芒毕露大气磅礴。在巨大压力下挥出的这一剑,大堂主甚至感觉自己仿佛重回了最巅峰的那一刻。

    不过迎接大堂主的却依旧是平平无奇的一剑,快到极致的一剑!不,不能说是一剑,而是两剑,剑法太快,快到自己根本无法看清第二剑。

    “呃,呃好快的剑,好恐怖的剑!”喉咙间突然多了一丝剧痛,大堂主低头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

    十年了,他已经没有握剑太久,颓废的生活和酒精的气息早就掏空了他的身体,磨光了他的锐气。身为剑客,连握剑的手都有些不稳了,更何谈其他。

    输,也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这一刻会来得这么快!

    “阿离,我来找你了!”

    感受着生命力的快速流失,大堂主的脸上竟露出解脱之色,左手中酒壶再也握不住撒落在地,滴在了地板上与地上的血迹融在了一起。

    “我为你杀尽所有人,可却换不回来你了,今天,我终于可以去见你了!”

    在这死亡的一瞬间,大堂主似乎想到了很多,回想起他们在一起的幸福时光,想到了自己被追杀时那少女拼命帮自己挡了一剑时自己的绝望,回想起了那抹再也回不来找不到的温柔。

    “大哥,大哥!”

    “侠义点+20”

    “大哥?那就是大堂主了,好歹也是最大的boss,怎么会只有这么点侠义点。算了,蚊子再小也是肉,不能太贪心!”

    一瞬间,沈康心头闪过许多念头,但又迅速的压下,一双平静的眼睛扫到了不远处的仅剩的这一人。

    这人脸上满是悲切痛苦之色,脸上还闪烁着止不住的慌乱。不过沈康分明能感受到,这人身上的悲太过虚假。那不是悲痛欲绝的悲,纯粹是兔死狐悲的悲。

    慢慢走过去,手里的长剑早已蓄势待发,只能轻飘飘的一下便能将这最后一人解决掉。若他猜的不错的话,杀了这最后一人,六虎堂六位堂主应该就齐了。

    “大侠,大侠不要杀我,我是无辜的!”

    对面沈康那轻飘的脚步声却犹如巨锤一般,一下下的敲在二堂主的心头,沉重得让人绝望。

    双腿一弯,二堂主重重的跪在了地上,泪水鼻涕止不住的流淌。看起来要多凄惨有多凄惨,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大侠,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不能死,我是无辜的,我就是一个跑腿的,我没有欺男霸女逼良为娼过,都是他们干的,都是他们干的”

    说着说着,二堂主的眼圈就红了起来。这年头,没有几手过硬的演技,怎么混江湖。

    说谎演戏对于二堂主来说早已经是炉火纯青,随意拿捏两下就足以胡弄的这些心怀正义的少侠们找不到北。

    见对面的沈康迟疑了一下,二堂主的表演更加卖力。果然,武功再高也不如演技好的,当年自己混迹街头这么多年躲避赌债追杀磨练出的演技,此刻终于派上用场了。

    “大侠,我也是被他们抓来的,每日被他们打骂欺负,苦不堪言。大侠覆灭六虎堂,杀光了恶人,为我们宁远县除去一大害,回去后我必为大侠立长生牌日日供奉!”

    “可怜?六虎堂中真有可怜人么?这一身绫罗绸缎穿的比其他几大堂主都要光鲜亮丽,就这还是被抓来的,六虎堂的福利待遇能有这么好,这是糊弄谁呢!”

    看了眼系统,系统中还没有提示任务完成。冷眼扫过仍旧喋喋不休的二堂主,沈康默默举起了手里的剑。系统任务得完成才行,他现在还有别的选择么?

    “大侠,不,别,我有钱,我都给你,求求你放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