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个信条(第1/2页)
    “老九,老十,你们还是留下吧!”

    两个黑影走进,阁楼前的灯笼,映照着两个冷漠的脸孔。

    很冷,脸色惨白。

    白得像鬼一样的脸色,还加上几条疤痕,即使是练气一层的俩姐妹也要惊呼一声:

    “六师兄,七师兄!”

    六师兄,萧尘。

    七师兄,萧仙。

    脸色冰冷,目光如剑。

    身体挺立如剑。

    别看他们排行靠后,却是俩姐妹最害怕俩位师兄。

    跟两个“死人”打交道,任何人都会害怕。

    两个“死人”如果出剑,死的必定不会是他们。

    他们脸上的伤痕,那是经过无数次的训练和刺杀任务后留下的。

    湘江实业集团,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大。

    胡寒山熟读三国,文武之道一张一弛的道理,他了然于心。

    文有莲师姐的媚功,任何对手,关系户都会拜倒在水莲心的石榴裙下。

    武有萧家兄弟的夺命剑。

    对于一些不被水莲心的媚功融化的顽固不化分子,那么只有把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抹去,才不会阻挡湘江实业集团的前程。

    古武经商,自然有自己的手段。

    艾老的十大弟子,可不是摆设。

    “你们让开!”

    小珠现在可不怕这两个杀星,柳眉倒竖,厉声说道。

    说完,还勇往直前,朝面前的萧仙冲去。

    “小珠!”

    姐姐大惊失色。

    不过也只能跟着一起冲。

    小珍不会如此莽撞,不过,这也是小珠的优点:

    她不会优柔寡断。

    惊讶的还有萧家兄弟。

    这两个师妹都是毒门高手,虽然战斗力没有他们强,但是只要粘上一点毒,不死也会脱层皮。

    他们没有收到与师妹死战的命令,但是也不能后退。

    退无可退。

    “呛啷!”

    萧仙的三尺青虹宝剑出鞘,夜色下寒光一闪,对小珠当肩刺来。

    这是希望小珠知难而退,以攻为守的招数。

    哪知道小珠不管不顾,右手中指的毒针,拍向萧仙的颈脖!

    狭路相逢勇者胜,拼着肩膀被宝剑刺穿,小珍也要在萧仙的脖子上扎进毒针。

    “小珠!”

    “萧仙!”

    小珍与萧尘忘了出手,得先制止两位同门师兄妹的相残啊!

    这个时候,只见三道流光突然出现。

    “当!”的一声,萧仙的宝剑被一刀两段。

    萧仙被强大的内气冲击,“噔噔噔!”连退几步,避开了小珠那拼命的一招,同时他手中的断剑无法握紧,掉落在地上。

    萧尘拔出一半的宝剑,也被一道流光击中。

    萧尘知道,他的宝剑已经折断。

    这是什么法术!

    第三道流光,射进阁楼。

    水莲心正在整理换好的衣服,腰间挂着一个鹿皮袋。

    那是她的暗器袋。

    只是一道流光飞来,从她的腰间飞过,鹿皮袋掉落在地上。

    从袋子里面滚出像莲子的小钢珠,散落一地。

    水莲心一动不动,她被吓得六神无主。

    那道流光似乎活了过来,在房间一个转弯,悬空停在水莲心的面前。

    这下水莲心看清楚了。

    是一把飞刀。

    薄薄的柳叶飞刀!

    飞刀朝上,擦着水莲心的头皮飞过,然后穿过纱帘,飞出阁楼。

    一缕青丝从水莲心头顶飘落。

    水莲心不由浑身颤抖,双腿发软,跌坐在地板上。

    而在阁楼外面,空中出现一个人影。

    黑夜中只看见他的头发就在鸟窝一样,有几个长长的尖角直冲天空。

    他抬起右手,三道流光飞进掌心。

    小李子双手抱胸,摆出一个最拉风的姿势,淡淡的说:

    “你们好大的胆!”

    这个黑影一声闷雷般的音波传人萧尘,萧仙,水莲心的耳膜里,让他们体内气血翻涌,“哇!”的一声,吐出鲜血出来。

    “李寻欢!”

    小珠忍不住惊喜,叫了一声。

    这个时候,小李子的形象在她心中特别的高大。

    小珍自然也有同感。

    只不过她至少美目闪烁,痴痴的看着小李子,并没有出声。

    萧尘,萧仙连忙拜倒在地,抱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