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一只白猫引发的血案(第1/2页)
    “一尊,生活不是一碗面条就能满足的。”

    徐雅雯一愣,知道一尊想解开心中的结,不由略显“老成”的说。

    她觉得自己该给一尊一个交代,毕竟自己爱过这个大男孩。

    “你喜欢他吗?你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一尊有点激动了。

    他不相信徐雅雯看不清胡小洛的人品。

    这话在徐雅雯听来,有点刺耳。

    似乎自己是一个只认钱没有“品”的社会女一样。

    “一尊,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况且胡小洛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徐雅雯有点激动的说。

    帮胡小洛辩解,不如说为自己辩解。她不想自己在一尊和同学们的眼中,就是一个社会女。

    “我不明白,不喜欢,怎么会在一起?胡小洛是什么样的人,同学们都知道。”

    一尊摇头,真的不明白徐雅雯的话。

    “一尊,我需要他!但是我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徐雅雯说出这些话,脸上出现红色。

    那是生气了。

    “那我呢?你不喜欢他,你只是需要他的钱,不,他爸爸的钱。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

    一尊也有点冒火,大声说。

    “一尊!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女人!”

    徐雅雯提高了音调,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来质问我!

    看见我生气了,也不哄哄我!

    噢……

    你看不见。

    徐雅雯不由平息一下起伏的胸膛,柔声说:

    “一尊,你太单纯了,有那么多钱,部捐了。知道吗?我曾经憧憬过我们以后在一起生活的日子,但是除了洗衣做饭做家务,就没有了其他的画面。我不想那样。”

    一尊感到奇怪,这样的生活不是正常的生活吗?

    “我要上大学,进修播音主持专业,胡小洛可以帮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你能帮我什么吗?”

    徐雅雯知道这个问题很尖锐,还是说了出来。

    “我……”

    一尊哑口无言。

    自己都没有把握考上大学,更加不要说把美术专业的徐雅雯转到播音主持系这种神操作了。

    痛吗?

    再刺你一下!

    看到一尊张口结舌的样子,徐雅雯有一种报复的快感,虽然自己的心中也疼。

    “而且我父母亲要我大学毕业后就结婚,嫁入豪门,就像奶茶妹一样,从此不用整天挤公交车去上班,你能帮我实现这个目标吗?”

    徐雅雯看着一尊,眼中有点希望的光彩闪动。

    如果一尊的运气一直那么好,倒是最理想的归属!

    自己爱过他,不会像与胡小洛在一起时那么的无感与抵触。

    那么早就想结婚了?

    嫁入豪门?

    呵呵!但凡家里有个漂亮的女儿,做父母的都想让女儿嫁给有钱人吧!

    我会是豪门吗?

    我能不能够活过三年还是未知数,又能对你承诺什么?

    但是一尊还是要说:“胡小洛爱你吗?就算你嫁入豪门,就幸福吗?”

    “不要说爱不爱幸不幸福好吗?我和他只是相互利用,我会保护好自己,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西餐厅的事情,胡小洛不会就这样算了。”

    徐雅雯觉得一尊太幼稚,还活在二次元的漫画中,一点不知道现实的残酷。

    其实她今天才十八岁,对社会现实又了解多少?

    一切的想法,都是她父母亲“教育”给她的。

    “你们的世界我不懂。我想回家了。”

    一尊心灰意冷,两个人的价值观完不一样,多说无益。

    “那我送你吧!”

    徐雅雯也松了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总算是给一尊一个交代。

    “不必了。另外告诉你,如果胡小洛还想来惹事,让他做好有来无回的准备!”

    一尊站了起来说。

    “你的眼睛?”

    徐雅雯看到一尊的眼光闪烁,一点不像失明的样子。

    “我眼睛好了,请帮我保密。另外,祝你生日快乐!”

    一尊说完,大步走下面馆的楼梯。

    “一尊!”

    徐雅雯呆呆的看着一尊准确的避开桌椅人流,消失在楼梯口。

    “你眼睛真的好了!”

    徐雅雯觉得发生在一尊身上的事情太震撼。

    同时心中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