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千万!(第1/2页)
    一尊躺在床上,身体被抽空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

    这时候他大脑里面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起来。

    强行开启天眼,身体被抽空,意识被抽空,但是下意识中,他的右手还紧紧攥着那张裤兜里的彩票。

    而且还能保持力度,别把彩票券揉破了,到时候无法兑奖。

    不是听说有人找到中了头奖的彩票,结果被风刮进河里去了吗?

    中午,饭也没有吃,还在沉睡。

    下午六点多,羽秀回家看见一尊着皱眉头睡得很沉,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没有发现感冒发烧的迹象。

    “这孩子,今天很反常呢!”

    羽秀理了一下一尊有点汗湿的头发,摇摇头去厨房淘米做饭。

    一阵耀眼的光芒,在一尊的脑海中炸开!顿时到处金光闪闪,白鸽仙鹤在自己的头顶上掠过。

    一尊身后出现一道光轮,散发祥和的佛光!

    突然,黑暗笼罩下来。

    一尊从云端跌落下去,被黑暗拉扯,进入无底的深渊!

    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是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直往下掉,

    往下掉……

    “尊宝!尊宝!”

    有个声音从寂灭中远远传来,越来越清晰,仿佛就在耳边呼唤自己。

    “妈妈!”

    一尊睁开眼睛,看见妈妈真正摇自己的肩膀。

    “你怎么啦?做噩梦了吗?”

    羽秀一边用毛巾擦一尊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关切的问。

    “我没事!几点了?”

    一尊感到房间光线昏暗,应该是到了晚上了。

    “快八点钟了,你睡了一天了吗?肚子不饿?”

    羽秀看见儿子脸色还好,放心下来。

    “呃!真是好饿!”

    一尊感到肚子瘪瘪的,都要贴着后腰了。

    “你洗个澡,再吃饭。”

    羽秀扫扫儿子蓬乱的头发,微笑着说。

    一身臭汗,都是那个可怕的噩梦吓出来的!

    一尊洗好澡坐在沙发上,看见妈妈又坐在阳台上准备锯字。

    “妈妈,你吃过饭了?”

    “妈妈早就吃过了,你把菜都吃完,不要给我留。”

    羽秀拿着手里的泡沫板,准备开工了。

    泡沫板上,有贴上的美术字。锯字机的锯条,沿着字体的轮廓锯下去,就可以了。

    商铺的招牌,广告招贴上的立体字,就是靠锯字机锯出来的。

    锯泡沫板还好,没有什么噪音。

    锯塑料板,有机玻璃板等材料的美术字,噪音就会传进一尊的卧室里。

    “妈,今天你不用锯字了。”

    一尊端起饭碗又放下,对妈妈说。

    “尊宝,你马上就要上大学了,不锯字,妈妈从哪里给你赚学费啊?”

    羽秀知道儿子心疼自己,对一尊欣慰的说。

    上大学?一尊不知道能不能考上。

    想到妈妈不管自己考不考得上,都要辛苦加班赚钱做好准备,一尊的心好温暖,好感动。

    世上只有妈妈好!

    一尊走到阳台上,从妈妈的手里抢下泡沫板扔在一边说:“妈妈,今后你再也不用锯字了!”

    “喔?”羽秀惊讶的看着一尊,张大了嘴巴。

    “你不是喜欢看韩剧吗?,今晚你啥都不要做,好好的坐在沙发的嗑瓜子看韩剧就好了!”

    一尊拉着妈妈的手说。

    这孩子!今天是咋了?

    心疼妈妈了吗?

    一夜就长大了吗?

    “好好!妈妈就不干活看电视了。不过,不准你转我的台喔!”

    羽秀瞪了一尊一眼,站起来被一尊拉到沙发上坐下来。

    每次羽秀看韩剧,都哭得稀里哗啦的。

    也不心疼浪费纸巾抹眼泪了。

    一尊看到了,就会一边取笑妈妈一边转台。

    吃了晚饭,一尊洗了碗,给妈妈泡了一杯绿茶,就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韩剧。

    羽秀从儿子手里接过茶杯,心里一阵感动。

    懂事了,长大了!

    知道给妈妈泡茶了,知道主动洗碗了。

    以前,一尊可是最讨厌洗碗的。

    他嫌油腻,宁愿拖地也不想洗碗。

    然而瞪着液晶电视屏没有十分钟,羽秀就眼泪汪汪了。

    韩剧可真会催泪啊!

    一尊看看客厅墙上的挂钟,拿起妈妈身边的遥控器。

    “你干嘛?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