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九鼎君子
    灵水南岸。

    封青岩凝视着从天而降的君行碑,刹那间看到一条条墨龙从石碑中挣扎出来,腾空而起,吟啸于天。

    他心中不由一惊,定眼再看时哪有什么墨龙。

    只见石碑上字如山岳,重若万钧,似蕴藏着无穷的浩然之气,可震慑万鬼。

    好书法!

    封青岩惊叹不已。

    若是参透一二这两行字,必定可使自己的书法入品。

    “人王恭贺儒家第八十一书院落成,赠经史子集三千册,宣笔三千支,佳墨三千副,宣纸三千刀,石砚三千方,以助教化天下。”

    有唱礼官高唱起来,声音响彻天下,清晰落入每个人的耳里。

    “楚王恭贺儒教第八十一书院落成,赠经史子集三千册,宣笔三千支,佳墨三千副,宣纸三千刀,石砚三千方,以且教化天下。”

    “越王恭贺儒教第八十一书院落成,赠经史子集三千册,宣笔三千支……”

    “齐王恭贺儒教第八十一书院落成,赠经史子集三千册……”

    这时,有人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想不到有人竟然在书院典礼之时,当众打人王的脸……

    若人王贺礼三千,诸侯最多只能贺礼八百。

    否则就是僭越。

    虽然说周天下早已经失尽威信,一些兵强马壮的诸侯国,不仅吞并了其他弱小的诸侯,还不知称王了多少年。

    但是,人王依然是表面上天下共尊之主。

    有些时候,面子还是要给的。

    “哪来的狗贼,在乱唱什么?”有人朝唱礼官怒骂,“拖出去斩了,斩了!”

    “荒唐!一诸侯竟敢与人王平起平坐?谁给你的胆子?!”

    “是谁派的唱礼人?”

    周人王派来的礼官,不由勃然大怒。

    而那称王诸侯国的礼官根本就不屑一顾,若不是路途遥远,以及没有大义,恐怕早已经灭了周王室……

    这时,唱礼官已经被拖下去,换了新的唱礼官。

    “鲁君,恭贺儒教第八十一书院落成,赠经史子集八百册,宣笔八百千支……”

    即使有不少诸侯国,送来的贺礼和人王一样,但皆被唱礼官改口为八百。

    一些称王的国君,亦由王改为君。

    周天下有数十上百个诸侯国,现在已经有二十余诸侯送来恭祝。

    在观礼人骚动时,封青岩和周昌相视一眼,恐怕其中有人在搞鬼,要不然书院岂会出如此低级的错误?

    儒教掌二十七书山,八十一书院,门徒万万千千,势力碾压诸侯,根本就不用看诸侯的脸色。

    你虽称王,但我称你为君,又能如何?

    在重大的礼节上,儒教皆按《礼经》的礼节实行,不可能会出错。但现在却出现如此离谱的错误,说明肯定有人在暗中搞鬼……

    “哼,怕是有人欲离间儒教和周王室,挑拨两者反目成仇啊。”周昌冷哼一声说,“如此粗陋之计,一眼就能看穿,岂会有人会信?”

    “恐怕不仅仅如此。”封青岩沉吟一下说。

    “怎说?”周昌连忙问。

    “我看,不仅是离间儒教和周王室的关系,还有人在针对安先生。”封青岩微微蹙着眉头,说:“安先生以文相之境,却荣登八十一院主之位,与天下大儒平起平坐,不知有多少人心中暗恨……”

    “况且,不知道有多少人,早已经看上了院主之位。”

    “倘若安先生在书院典礼时,就出了重大的错误,恐怕免不了责罚……”

    周昌闻言倒觉得十分有可能,皱眉说:“一石二鸟之计?”

    “一石多鸟。”

    封青岩想了想又说。

    周昌细想一下,就发现其中的问题,有些虽然明知道是诡计,但诡计的目的人依然会实现……

    不管怎么说,周王室的确丢了面子。

    这段时间来,虽然封青岩勤学苦读,但对周天下亦有所了解。初代人王分封八百诸侯,但是到现在只剩下数十上百个而已,其他的六百余诸侯国,早已经被一些强大的诸侯国吞并了。

    于是出现诸侯称王,不臣不事周人王的现象……

    儒家的主要活动范围,在周天下的东部诸侯国。

    因为儒教势大,庇护了不少弱国的诸侯国,遭到不少强大诸侯国的不满……

    但,亦没办法。

    这时天色微变,就有阵阵风雨落下,整个天地变得温暖起来,但风雨不湿人衣,却可使花草树木欣欣向荣。

    只见一阵风雨过后,书院里和四外的周的草木,似乎已经生长了数年般,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

    “咦,这是?”

    封青岩有些诧异。

    “应该是有大贤在施放‘春风化雨’之术,使草木向荣。”周昌大概解释一下,“这原本是农家的一门术法,却被我儒家学到了,对于草木生长十分有利……”

    农家?

    封青岩皱了一下眉头,却没有追问。

    典礼过后,就是书院开考。

    所考有经史子集,六艺,君艺等,不限几考,只要有一考被评为甲,即可进入书院学习。除了天下瞩目的“太平有象”称其文才外,琴棋书画亦吸引众多的目光。

    而其中的九德之门,亦不输于君艺。

    在书院的大门后,立有九座门楼,每一座门楼为一德,只要走过九德之门,即为九鼎君子。

    而九鼎君子,他日必可成圣。

    但是,天下能走过九德之门的人,却少之又少……

    或许除了圣人外,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走过。

    即使是大贤,都不一定能够走过。

    这九德之门,分别为度门,莫门,明门,类门,长门,君门,顺门,比门及文门。

    度,即心能制义。

    莫,即德正应和。

    明,即照临四方。

    类,即勤施无私。

    长,即教诲不倦。

    君,即赏庆刑威。

    顺,即慈和徧服。

    比,即择善而从

    文,即经纬天地。

    这时诸学子走进书院大门后,都绕开九德之门朝两边走去,有不少学子看了看九德之门,最后还是摇摇头离开了。

    走过九德之门为九鼎君子,而走过一门则为一鼎君子。

    书院自然不需要学子走过九门,这不现实,只需要走过一门即可进书院,但是历来少有人做到……

    九德之门在书院的入学试,或许就是一个摆设。

    ……